Category Archives: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求贤若渴

本斋主正待作法收坛。忽然间,一阵飓风吹来。霎那间,飞沙走石,日月无光。待一切尘定,只见本坛影壁上刻如下字句。句句如雷贯耳,字字当头棒喝。 > 男色时代已经开始了,男为悦己者容,不如多谈谈男人如何把自己收拾得好看点,能干点,> 进得厨房,出得厅堂,要不还没到四十岁,就头轻脚重,倒三角成了正三角,多让人扫兴,> 潘驴邓小闲,光靠钱算什么?欢迎指导。 这么着吧,也别玩空手道。你也找本教科书,参考书给大伙提高提高。 我倒是有一本渡边纯一郎的<男人这东西>。不过那是男人自己分析解剖男人的。我到是想找本女人分析男人的比较系统的书籍。那种情绪化的不算。一定是要有那种出自"怜香惜玉"(对男人这个词可能不太合适,反正就这个意思)的情感写的书。应该有建设性,希望帮助男人提高的书。可以出于玩赏,玩弄男人的角度,没关系。 这方面的研究,据我所知,在整个联合国的范围里都很欠缺。 –BG 12/14/06 N年前,Mel Gibson演过一个电影叫"what women want"。男主人公在一次事故后,能够听见女人心里想的真心话。原来,她们说出来的和心里想的大大地不同。从此,这厮凭此独门绝技,如鱼得水。说话行事,尽得女人欢心。女人们也因此快乐之至。 看看,这不是共产主义是什么?天下大同,和谐社会。 当然,这个电影里的男女反过来写也没关系。我不在乎,只要能够实现和谐社会就行。 可惜这毕竟是在电影里。现实中火星人和水星人之间有着太多的误会。 像李笠翁这样以建立和谐社会为己任的老人毕竟太少了。 –BG 12/14/06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拒绝平凡

人说了,你们光说美女美女的,这还让不让广大的丑女活了。 莫搞错了,这闲情偶记恰恰是给平凡的女子写的。 美女样样完美,都天生丽质,国色天香的。他说的这些梳妆打扮、选衣择袜的藏拙的技巧对美女来说真是没什么用。 书中,李笠翁对美女的红颜命薄充满了怜惜之情。对平凡女子的旺夫之命则是赞赏有加。例如:若是,则白者、嫩者、宽者为人争取,其黑而粗、紧而实者遂成弃物乎?曰:不然。薄命尽出红颜,厚福偏归陋质,此等非也,皆素封伉俪之材,诰命夫人之料也。 李笠翁的观点是,既然国色天香少而又少。那么众多的平凡女子就要想办法弥补自己的不足。按照现代的一个说法就是,"长得丑不是你的错,就这么出来吓人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所以,把自己收拾得齐齐整整的,对自己,对他人,对市容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弊。 例如:名花美女,气味相同,有国色者,必有天香。天香结自胞胎,非由薰染,佳人身上实实有此一种,非饰美之词也。此种香气,亦有姿貌不甚较艳,而能偶擅其奇者。总之,一有此种,即是夭折摧残之兆,红颜薄命未有捷于此者。有国色而有天香,与无国色而有天香,皆是千中遇一,其余则薰染之力不可少也。 大意:天香稀少,天香命薄。其余众人要自己多加熏陶。 照现代的说法就是,对于无天香之人,自己要搽香水,用除味剂。至于分寸、种类、方法李渔的书里讲得很细。 除了熏陶之外,其它的藏拙之技,李笠翁也讲了很多。如点染,如盥栉,如首饰,如衣衫,如鞋袜。 另外女子的技艺也是提高整体分数的重要因素。如文艺(诗书,琴画),如丝竹,如歌舞。 平凡之女子,如显丽藏拙,必能有不平凡之韵。 –BG 12/14/06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观念

On 12/3/06, Other wrote: > 他的纳幼妾不知和采阴补阳有没有关系。 这个问题里包含了两个命题。1) 李渔有恋幼齿倾向。2) 李渔是否赞同采阴补阳。 关于1)已经于前文谈到。下面也会再次考证。 关于第二个命题,下面是考证。由此谈一下李渔的房中术观。 道家的采阴补阳对男人其实是有一定的强迫性。性交的目的已经经历了第二次异化。从繁衍到行乐是第一次,从行乐到采阴补阳,固精健体是第二次。密宗里的男女合体双修也是对性交目的的另一种异化,目的为了修成至高大法成就。 从书中的讲述来看,李笠翁是不赞成采阴补阳的学说。前面说过,李渔是崇尚人道自然的人。对于不自然的行为他是不主张的。他对性交的比喻很好。见下文。 题论:则谓阴阳之不可相无,忧天地之不可使半也。天苟去地,非止无地,亦并无天。大意:他把男人比作天,女人比作地。天地和谐,二者缺一不可。性交之乐男女双方缺了哪一方的快乐都不行。没有了女人的快乐,你男人自己穷折腾有什么意思? 比喻一:江河湖海之不存,则日月奚自而藏?雨露凭何而泄?大意:如果没有地上的江河湖海,天上也不会产生那么多的雨雪霜露。产生了雨露你放在哪儿?评:看这朴素的哲理性!天地的相互依赖性。天上是下雨的,所以用天比男人。地是接雨的,所以用地比女人。这天地角色的分配也是很朴素直观的。 比喻二:人但知藏日月者地也,不知生日月者亦地也;人但知泄雨露者地也,不知生雨露者亦地也。大意:都说大地是接受雨露的。岂不知雨露也是由大地生成的。评:这朴素的道理还特气象学上合理。 比喻三:地能藏天之精,泄天之液,而不为天之害,反为天之助者,其故何居?大意:大地从天上得到了许多的好处,幸福了自己,同时也帮助了上天。这是为什么?评:这样的和谐是什么原因呢? 评:他的以下解释是以男人为主动一方。主动归主动,但并没有唯男人所用,并没有置女人而不顾。效果还是要双方和谐,快乐互利。房中之事,总是要有一方为主动。若相安无事,则人类灭绝。 比喻四:则以天能用地,而不为地所用耳。天使地晦,则地不敢不晦;迨欲其明,则又不敢不明。大意:天地之道,地是处于被动服从的地位。评:古代的天地观就是这样的。既然用天地为比喻,结论也就是这样的。 比喻五:水藏于地,而不假天之风,则波涛无据而起;土附于地,而不逢天之候,则草木何自而生?大意:没有天上的风,地上的水也起不了波浪。地上的土,没有上天的滋润,草木也长不出来。评:尽管不是太科学,几百年前朴素的思想还是直观的。 比喻六:是天也者,用地之物也;犹男为一家之主,司出纳吐茹之权者也。地也者,听天之物也;犹女备一人之用,执饮食寝处之劳者也。大意:问题(见比喻三)的答案。天地能够和谐,互利相助的原因就是:天充分使用地上的资源,就像男人为一家之主行使权力。地充分地为天所用,就像女人伺候男人,掌管操劳家里的事情。评:这段比较大男子主义。指出男女的分工和地位。并没有压迫妇女的意思。 阅读全文,有极强的连贯性,逻辑性和感染性。我说李渔是及其聪明的人。他若进学科举,前程也未可限量。以后会谈到。 全文如下:则谓阴阳之不可相无,忧天地之不可使半也。天苟去地,非止无地,亦并无天。江河湖海之不存,则日月奚自而藏?雨露凭何而泄?人但知藏日月者地也,不知生日月者亦地也;人但知泄雨露者地也,不知生雨露者亦地也。地能藏天之精,泄天之液,而不为天之害,反为天之助者,其故何居?则以天能用地,而不为地所用耳。天使地晦,则地不敢不晦;迨欲其明,则又不敢不明。水藏于地,而不假天之风,则波涛无据而起;土附于地,而不逢天之候,则草木何自而生?是天也者,用地之物也;犹男为一家之主,司出纳吐茹之权者也。地也者,听天之物也;犹女备一人之用,执饮食寝处之劳者也。 既然是以男人为主导。下面就是他的进一步论述。 果若是,则房中之乐,何可一日无之?但顾其人之能用与否,我能用彼,则利莫大焉。大意:男女之事是件很快乐的事情。干快乐的事情也要顾及到对方的身体情况和心理情绪,也要看我自己的情绪和状况,这样快乐的事情才成为对双方身体心理都有利的好事情。评:精辟!"顾其人之能用与否"。怜香惜玉! 凡借女色养身而反受其害者,皆是男为女用,反地为天者耳。倒持干戈,授人以柄,是被戮之人之过,与杀人者何尤?大意:那些因为男女之事而影响身体的的人。都是自己没有掌握好时机和关系。霸王硬上弓,欲女狂贪淫,均是不可为而为之。这本不是男女之事本身的错。评:还能再多说什么呢? 关于行淫幼女。没有文字表明李渔认同这种行为。 反而有文字表明他似乎并不太喜欢开发幼齿。 如下文:“新婚燕尔,不必定在初娶,。。。。。” 所以,我认为李渔还是有比较正确的性交观念。他的和现代科学之下的观念相当地符合。都是出于人道的考虑。出于娱人娱己,幸福快乐的考虑。 所以,对本文开始那个问题中的两个命题的答案都是否定的。 –BG 12/9/06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咨询

贫僧正在大肉斋开坛传意淫大法。忽见东方现出朵朵彩云,只见一骑白鹤飘飘而来。只见鹤上坐着一黑冠皂靴墨袍的真人。贫僧正欲行礼招呼,只见那白鹤转身渺渺而去。彩云间飘飘而落的是一轴黄绫。贫僧伸手接住,打开一看只见上面一片旋风般黑字。曰: > 你这套理论,封建卫士们或者大男子沙文主义份子一定会 > 举双手赞同。但是,如果要实现这样的梦想,还得要有相 > 当坚实的经济基础,还得要贫富不均的"和谐社会"才行, > 不然,如果没有生存的压力,没有那个少女愿意去作人家 > 二奶的。如果世界上的女人都象徐静蕾那样,财、才、貌 > 具佳,你认为李笠翁之流能梳笼得了她们?也最多只有远 > 远地"意淫"一下而已。 > 复读一遍,得到如下观点: >你这套理论,封建卫士们或者大男子沙文主义份子一定会 > 举双手赞同。 1。只有部分会有既得利益的社会阶层会赞成男人需要更加意淫。 > 但是,如果要实现这样的梦想,还得要有相 > 当坚实的经济基础,还得要贫富不均的"和谐社会"才行, > 不然,如果没有生存的压力,没有那个少女愿意去作人家 > 二奶的。 2。意淫是有条件的,只有在为富不仁型的社会中,富有的人才能享受意淫。女子是功利的,女子(婚否不限)不会去跟随一个十分意淫的男人(婚否不限)风花雪月,饮酒赋词,瑶琴作词,乃至共度春宵,同居共室。除非这个男人花钱解除女子的生存压力。 > 如果世界上的女人都象徐静蕾那样,财、才、貌 > 具佳,你认为李笠翁之流能梳笼得了她们?也最多只有远 > 远地"意淫"一下而已。 3。意淫的功能是有限的。意淫不能实用到使当红的偶像青春玉女“为我所有” 。 初步评论: 1。如果纯粹从利益出发(即你输我赢,你得我失的算计),你的观察是对的。看起来似乎女子是吃亏了。但是从人道的角度考虑,难道妇女们不希望男子更加意淫?男人意淫,这对她们也是有着十分的好处。难道她们希望一个个粗鲁的,上床吹灯办事,办完事翻身睡觉的男人。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理论基础

这是另外一篇的理论部分。相当于它的附录。 理论研究。 (1) 量子理论和社会理论的对应关系(有数学家来信将之正名为:希尔伯特空间在社会学研究上的应用) 量子力学: 任何一个状态|X>可以写成它的所有本征态的和 |X> = SUM Ai |i> 由于归一性 <X|X>=1 (1.1.1) 由此得出 SUM(Ai*Ai)=SUM(|Ai|^2)=1 (1.1.2) 其中|Ai|^2就是 |i>态出现在|X>中的概率。 任何一个作用H,相当与一个算符所用在态上 H |X>。作用之后的值为 H|X> = SUM Bi |i> (1.1.3) 这个作用的期望值是 <X|H|X>=SUM(AiBi) (1.1.4) 对一个状态|X>的观测,就是施加一个作用H,得到的结果就是这 个期望值 <X|H|X> 社会学: 对于一个"人" 可以写成他的所有特性的和 |人> = SUM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戏曲理论

学术研究真辛苦。咱接着轻松轻松排古人的八卦。 李渔除了自己写剧本,对也元曲改了很多。他才高气傲 。改起来很不留情。有一次将高则成的琵琶行的"描容"一出改得面目全非。惹得戏曲界讨伐他。可见他自己对女子"描容"从小就有自己的见解。 李渔的年轻时候的观点是:元曲好坏兼半。尤其是长篇,很多是戏园子里锣鼓敲起来了才赶的活儿。(我看这有点像香港当年的武侠连载。古龙粱羽生金庸天天赶活,还给好几家报纸写,写着写着就写迷糊了。出书时候大把大把的改。把前后搭不上的地方给抹平了。)关汉卿,马致远,郑光祖,白朴四大家都有这样的作品。金圣叹当时有个观点,就是西厢记的后四出不时王实甫写的,是关汉卿或者别人续的。金圣叹他自己又不会演戏,所以他怂恿李渔只演到草桥惊梦为止。不要大团圆的结尾。也不知道付诸实施没有。 金圣叹腰斩斩上瘾了。不演大团圆的结果,百姓能接受吗?没有了才子佳人合婚中状元,终究圆不了众人的白日梦。看戏,就是圆一个梦。 –BG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杂论

本篇内容系邮件组交流内容构成。会不定期更新: <谈到李渔买少女蹂躏之> 其实这是正人君子的误会。 李渔确实是买了不少少女,甚至幼女。但是他买回家去,他是不是使用,什么时候使用,只有他自己和女子知道。外人都是猜测。就像一个熟妇从超市买了根黄瓜,你尽可以猜测他回家耍流氓。但她耍没耍,只有她自己知道。 从他的商业模式来说少女幼女是他的投资。是他的生产资料。(注意:这个生产不是"造人")。当然有一部分生产资料会兼用作生活资料。他是开戏班的,他要调教,演习女子。他要训练美女的形态,声韵。根据不同的特长,训练成不同的角色。 如果你是开戏班的,你会招20多岁的女子?看看中戏北舞招的都是几岁的? 李渔培训的美女,在他生活困难的时候,他会转卖出去。而且很抢手。他培养的美女,从选材到训练,都是有理论,有系统的。 李渔这美女经济运作的比金陵饭店强多了。 金陵饭店主要是政策问题,如果金陵饭店也这么培训美女再高价卖出去,在那个年代,国家能答应? –BG > 这么说李渔为那些招女演员的导演们树立了榜样。:) 无罪化! 这次的导演虽欲意淫但功力尚浅。他应该熟读"声容部"。选材很重要。相由心生,态由心生。自己选人不淑,奈何。古人可参考李笠翁,今人可参考第四代名导。 袁枚是文人,老师于学生,古今中外,多如牛毛。如郭沫若,周树人,徐悲鸿。光我们同学就好些个。各人意淫的功力各人自知。 文人与优人不同。文人滥淫无大碍。行道浅些无妨。优人滥淫,如不慎,轻则数月出不了戏。重则戏班解散。所以优人班主的意淫功夫许十分了得才行。所以我说,李渔滥淫,多系猜测。如一味靠"小头"思考之,淫的戏班开不了戏,还不是他自己兜着。何益?李渔之淫,切切要以大头为先。长此以往,意淫功力炉火纯青也未可知。我与他不相识,猜测而已。 今日又与古时又有不同,今日之摄影组,国家或赞助者养着。所以姜导的女优半路产子亦无妨。 在李渔时代,戏曲江湖上寻花问柳比较有名的是袁于伶。这点,李笠翁,金若采经常戏之。 –BG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