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读书:外国

旧书新读

最近闲暇无事,又找到巴列维国王的自传<我对祖国的责任>看了一遍。这是我从前在国内看过的书。当时看,只是看热闹,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触。这次,我也找到了巴列维流亡后的回忆录。上台,下台,国王,流亡,强烈的地位反差,加上二十年的时间跨度,反应了当事人的思想变化。如今,这么多年过去,配合这这些年伊朗的事情,现在看,觉得历史给这个世界制造了一系列的玩笑。历史是人写的,人的行为,书写着历史。人的功利心,试图改变历史,让未来按自己的设想变化。这就是社会学家,政治家的梦想。然而,现实真是很冷漠,一点也不体谅人们的苦心。当现实变成过去,留下的历史,淡淡地映着活着和逝去的"伟人"。历史依然冷漠,没有嘲笑,没有怜悯,他依然忙碌地不停地收集着一个个的现在。 1960年的自传,第一章用了25页介绍伊朗漫长的历史。注重古代波斯历史。1980年的自传,用了三章(2-4章)12页讲历史,然而这次更加注重于伊朗近代史。 当着国王的时候,坐着万里江山,深深地为古代的文明而骄傲。那25页伊朗史,这是我读过写得最漂亮的(简明)伊朗历史。这不是历史学家,而是统治这个国家的当事人写的。也许不是很客观,但是充满了对祖国的热爱。这不是历史学家能具有的感情。旁人喊爱国,可是对"国家是你的吗?"这个问题,回答起来总是不是那么气壮。巴列维是为数不多的几个人能够坦然的说出"是"这个事实。这就是差别。 当时光转到1980年,他已经不是国王了,那12页历史讲的更多的是伊朗的屈辱,苦难。骄傲依然存在,但是忧虑更加沉重。借着历史,不断地预言着未来。这是一个行将就木的流亡者的心情。这本回忆录中,历史放在了第二章,而自传的第一章,是他的流亡经历。个人的磨难已经高于历史的责任。这两本书的题目也很恰当,一个是<我对祖国的责任>,一个是<我对历史的回答>。在尼克松的<领导者>谈到萨达特的时候说到:巴列维之所以在生命的后期能够保持一定的尊严,完全是萨达特的功劳,在各国领导人中,只有萨达特敢于收留他。当尼克松赞扬萨达特在美国将巴列维国王推出门外后,萨达特收留他所需要的勇气时,萨达特似乎不相信的回答,"先生,你说是勇气?为一个朋友舍身而出不需要什么勇气,我只是做了应该做的。"(83版345页)。十四个月之后,尼克松又去了趟埃及参加萨达特的葬礼。 现在美国为了在波斯湾建一个据点花了如此大的力气,三十年前,卡特老农民把伊朗这个战略据点拱手让人。国王制度确实有这样那样的不好,专制,独裁,也不够听话。可是看看推翻国王后现在的伊朗原教旨主义政府,美国现在的麻烦真是活该自找的。那么重要的一个盟友,有事不帮着点,反而下手拆台。这几十年来上演的最漂亮的一出戏,巴列维的谢幕仅仅是开始。 –BG 2/15/07

Posted in 读书:外国 | Leave a comment

高罗配的书

高罗配的书还是"内部发行"(90版)。第一次才印了三千本。也不知道有啥可内部的。 这书是学术性的著作。而且是东西合璧的内容,对翻译者的要求比较高。译者在东方那边下了不少功夫。主要是从西文找回原文。这也是力气活。特别是黄书,那时候还要介绍信才能看到。译者后记里些写了不少找黄书的故事。西方那边译者的功力就欠缺一些了。其中之一就是对Jung C G注释不出来。只注成"(人名)"。作性学研究,不知道卡尔荣格,这不太应该。另外,对bar-do而不译也是欠缺。这就是藏密里的"中阴"。那时也应该是一个成熟的译法了。 这书确实让咱开了眼。 书中也通过诗经提到了中国的一夫多妻制。说是新娘出嫁要带侧室陪嫁。高罗配并没有展开。这是中国古代正统的侄娣制度。男人一辈子只娶一次,但是一次娶九个。省得以后纳妾了。这九个人是,正房。正房的侄女或妹妹(两位)。正房的非亲的女性(两位)。这最后两位又要各带两位侄女或妹妹。一共八位偏房。有血缘没血缘关系的都带上。这是公羊传里记载的。 说到元朝,从1284-1313年间废除了科举。读书人没有奋发向上的动力了。就都去思淫欲去了。写写戏,编编曲。其乐无穷。歪打正着。要不咱古代全是圣贤书了。 11/22/06 <评论兄弟共妻> 我国古代没有这样的规定。因为从生理上来讲,人口可持续增长的瓶颈不在男人。 其实,从当时的生产力情况下。一夫多妻是最合理的。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也是这样的。 我们的祖先也朴素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婚姻法才是那样规定的。 我们先做一下风险分析。然后再看看如何控制风险。如果是一夫一妻,算女人生一个孩子的死亡率是20%生三个孩子(这样才能保持增长 3>2),女人还活着的可能性是多大?已经接近50%男人耕种打猎征战的综合死亡率应该更高。就按毛氏"七八年来一次"的战争频率。在当时的生产力之下一个小孩的存活率又是多少?就平均算50%。当然这同家境有关。贫穷的家境,存活率会更低,就算30%。富人家孩子成活率70%。而当时贫穷的人口比例还是很高的,就算80%。 就按平均50%存活。男人和女人要生六个才能三个活下来。男人和女人在这段可生育时期共同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是多大? 七七八八一算。如果一夫一妻,如何满足人口可持续增长的?这可是民族存亡的大是大非问题。 风险分析下来一夫一妻,从一而终,根本行不通。 风险管理方案: 如何解决。能者多劳吧。 年轻人。先去打仗(或打猎)。这样淘汰了一批男的。英雄凯旋回来,分封土地。当奴隶主。能养活自己加上九个老婆了。 打下仗来,社会上这女的也过剩了。闲着也是闲着,陪嫁吧。什么从一而终,烈女不改嫁之类的恶习古代当时还没有。大家轰轰烈烈地就嫁过来了。 男的虽然累点。但是为了国家民族大义,忍辱负重吧。 —————— 其实那个婚姻法还有一点细节。就是这九个老婆的年龄会拉得很开。规定如果未成年女子被选上陪嫁,要等长大之后才可加入。这样侄女辈的老婆是期货。 —————— 其实大老婆是不愿意有陪嫁的。这就是为什么诗经里的那诗是陪嫁女写给正配的。恳求正配带上她们。说是大江大河都有之流,加上我们几个算个什么。 诗经,召南,江有汜 11/22/06 <关于高罗配的版本> 我的是90年第二次印刷。3000-10000册。精装 28 RMB。 这本书其实不是以画为买点。很多和画有关的地方他大多引用他的图谱<戏密图考>。 读完到这本书,充分体会到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妙处。考证得非常细致。 我最喜欢的是附录里对印度和中国的房中术的考证。他提出密宗的房中术实际上是从中国传过去的。这是一个很大胆的见解。 <杂论>能者多劳,最极端的例子就是蜜蜂王国。整个王国只有一个能传播后代的。整天生命不息,繁殖不止,任劳任怨。其他的蜜蜂辛勤劳动,把最好的蜂浆给老大吃。这是蜜蜂效率最高的生存方式。 现代人宣传得特假。搞的的人们都觉的狮子都像<狮子王>一家那样一夫一妻呢。 11/24/06

Posted in 读书:外国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