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西方的”知之”和”不知”

西方的"知之"和"不知" 这篇这个题目的封坛。 孔老教训子路说:"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西门雷的翻译是 to take what you know for what you know, and what you do notknwo for what you do not know , that is knwoledge indeed. 很正确通顺,但是很饶舌。 西门雷注到:在雨果的一个笔记里,有这样一段陈述恰当地注解了上面的说法。"有两种无知。一种是不知道的无知。第二种是认为自己知道的无知。第二种无知比第一种无知更坏。"(其实,雨果只是重复一个古老的航海原理。一个水手错误地认为知道船的位置比一个不知道船位置的水手更危险。) 用西方的常识,恰当地注出中国的哲理。这就是西门雷本事。 学习,就是化不知为知之,共勉之。 –BG 1/18/07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

西方人教我中文

西方人教我中文 上回说了西门雷那几个不恰当的翻译,这些都是小节。作为一个外国人,他能做到这样已经相当地出色了。让我,我能达到他一半就不错了。而且很多也不是他的错,中国学术界就争论不清。 别说,读西门雷的翻译还真纠正了一个我从前的错误概念。这就是"学而优则仕"。原先我一直以为这里"优"是好的意思。咱们一直说这孔子鼓吹"读书做官论"。学习好了就能当官。这个理解根深蒂固。 西门雷说这个"优"是"悠闲"leisure的意思。意思是,学习的之余就去做做官。如果用“优”是“优秀”的意思那就无法解释另外半句"仕而优则学"。当官当好了去上学?这不是退步了么? 西门的注释很长,摘译如下。 西门:"优"很接近古希腊所说的schole(σχολη),一个来形容一个人属于他自己的状态。这个人完全主宰着自己。(希腊词schole不仅仅是指休息,悠闲,它包括悠闲是如何使用的:读书,学习;扩展至读书学习的场所,书房或学校。英语里的学校school就是从古法语和拉丁的schole来的。 通过这个演变,我们能够看到孔子的思维–政治和文化两者都是"悠闲"的衍生物。他们是君子的专属,因为君子有很多悠闲的时间。同样的观点也由古典的希腊人所表达。在柏拉图的一组对话中,苏格拉底问:"我们是奴隶,还是我们有悠闲?"Bernard Knox评论道"悠闲被认为是良好的生活所必不可少的,是自由人的特征。’奴隶’在希腊的俗语里就是’没有悠闲的人’–这就是定义。从古希腊开始,这个注解延续到古罗马:人文的原始概念(artes liberales) 就是基于自由人(liber)与文化的追求之间的联系。这里,自由人(liber)–相对于奴隶(那些保持着实际技巧的人们techne(τεχνη)。 这种观念一直保持在欧洲的文化中。Samuel Johnson 表达了他的观察到的常识:"所有的知识的进步都是源于悠闲。"(Boswell Life of Johnson , entry of April 13 1773)。但是,一个世纪之后,尼采抨击了由美国的不良影响对悠闲文明的侵蚀。尼采写到:有一种野蛮化,就是以’红皮’为代表的美国式淘金。他们那种不断催促着不休止的工作–这就是新世界的恶习–使得旧欧洲不断污染野蛮化,培养着一种非常不寻常的思维。我们已经为悠闲而感到可耻;静思已经变成了一种罪恶,"干点什么比什么都不干好":这个原则就像绞索一样,将优质的文化和品位绞杀。(尼采罗嗦太长了,不翻了)。(La Gaya Scienza, IV, 329) 现在一个巨大的矛盾呈现在我们面前,一方面,’流氓无产阶级‘被大规模的强制性的悠闲所诅咒–永久性的失业;另一方面,受过教育的精英们,他们原本人文性的活动变成了冷血的赚钱机器。他们将他们自己堕落成了不分日夜,长时间工作的奴隶;没有休息,直到象圈养的牲口一样垮掉。 注释译毕。 标准的西门雷。就是我们已经熟悉了的愤青。 通过西门雷,纠正了我对"优"的理解。可谓开卷有益。 –BG 1/18/07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

西方人也卷入了门派之争。

西方人也卷入了门派之争。 对中国经典的释义,中国人自己都有帮帮派派之争,一个外国人夹在中间,那滋味一定也不好受。但是他又必须要取一种中文说法翻译,这时,外国人的注释就特别长。他不仅要介绍主要学派的观点,同时他还要说明为什么自己要追随某一派,双重的辛苦。 西门追随钱穆的时候比较多,也经常提起杨伯峻的观点来对照。 例如对"为政第二6"的"攻乎异端,斯害也己。"的"攻乎异端"他注了两页。西门的翻译是:"To attack a question from wrong end" 这里的"异端"是wrong end而不是通常意义下的"异端邪说"的异端,即错误的学问。而"攻"也不是采"学习"的意思,而是attack。 这就是钱穆和杨伯峻两大阵营的对垒。西门取了钱穆的说法。 我是不赞成西门钱穆的观点,太望文生意。几乎就是一个字一个字翻译出来的。攻 to attack乎异 wrong端 end 我服了U。 另外一处就是公冶长第五7的子曰:"道不行,乘桴浮于海。从我者,其由与?"子路闻之喜。子曰:"由也好勇过我,无所取材。"的"无所取材"。 西门的翻译是;"Still,where would we get the timber for our craft?" 这里,西门注了三页。解释完了,最后,给西方人讲了一整页中国的航海史。什么郑和,什么大船队,瞎白话,蒙老外。 我对这个翻译是非常不赞同。因为同前面说话的语气太失去关系了。前面是评价子路,后面怎么一下就真的考虑起制造船的材料来了呢?前面的出海也是虚拟的假设,根本没有立刻考虑实际操作的必要性。 从环境来看,我认为孔老这里是在搞平衡,不想表扬了子路之后,让子路洋洋得意,让其他学生觉得难过。所以"无所取材"还是应该在这个语意环境之下理解。 我认为"无所取材"可以有两个意思。一个就是训诂的"材"通"裁",说子路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 另一个说法,联系上文,就是:"我就是矮子里拔将军,没办法,拔到了你这个单纯勇敢的家伙–子路。""无所取材"是矮子里拔将军的意思。 两者都是打击子路的得意之形。 这样的平衡,在论语里面不是一次两次。孔老师是很注意保护所有学生的学习热情的。例如:先进十一15子曰:"由之瑟,奚为於丘之门?"门人不敬子路。子曰:"由也升堂矣!未入於室也!" 孔老师先挤兑挤兑子路,后来发现,由于这样,其他学生看不起子路了。孔老师又表扬表扬子路。这就是教育方法。批评与鼓励相结合。 西方人,真是难为他们了。 –BG 1/17/07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

西方友人对孔老的敬仰。

西方友人对孔老的敬仰。 既然讲到了外国友人对中国哲学的敬仰,就借题发挥一下。 在西门雷的注释里面,对孔子学说最最敬仰的我看就是卡尔.容格(CG Jung)了。 在注为政第二8的四个不同的孝道的时候,西门也注意到,孔子对不同的人,实行不同的教学。不教条,不抽象。前面我讲的孔大分快慢班的规矩,就是为了因材施教。"中人以上讲上语"。 这里,西门引了一段卡尔荣格:"不是所有人需要知道同样的事情,同样的知识绝不要用同一种形式展示给所有的人。这恰恰是我们今天的大学所缺乏的:大师和弟子之间的关系。"当有人建议容格成立一个研究机构来比较研究东西方思想时,他说:"对我来说,用一个研究机构来糟蹋智慧是一件很恶心的事情。据我所知,孔子或庄子都从未成立研究机构。" 当西门解释"知者乐水,仁者乐山"的时候,他说:聪明和仁义,山和水,不是对立相排斥的东西。他们通过辨证的耦合相互补充,相互完善。如同男女,主动被动,光和影,天和地,空和满,等等。例如我们说是"风景",中国人说是"山水"。卡尔荣格十分敬仰中国的思想中的"能同时抓住每一个现实的完全相对的两极。"对应的来说,他发现西方思想的单一特性给了它更多的能量,同时他也谴责这种思维的野蛮性。 西方人里,有些人真是非常痴迷于东方哲学的思维。 –BG 1/17/07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

东西方的”君子”再谈

东西方的"君子"再谈。 上次谈了东西方的君子和士,涉及了地位方面的关系。并没有涉及具体的君子身上的所具备的品质。 孔子前前后后讲过很多关于君子的标准,包括我们说过的’君子不器‘。 下面再举一些例子。子罕第九2: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搏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当别人说孔子博学但没有一样是成名的,老人家问弟子:"我老人家是练飙车呢,还是练射击?"当时古人讲究联系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这里孔老用玩笑再一次强调了"君子不器"。 对于"搏学而无所成名",西门是这样译的:With his vast learning, he has still not managed to excel in any particular field. 注解选译西门:孔子的教育并不在于对某一个技术的熟练,而是开发一个人的仁德(humanity)。即:不是追求"拥有"(having)之技,而是追求"立命"(being)之才。 不光:这就是所谓的"授以渔,而不是给以鱼" 西门: 在广义的人道主义方面孔夫子笔下的君子就等同于传统法国的honnete homme。(参阅,例如。帕斯卡的许多论述 Les Pensées de Pascal F.Kaplan [Paris, Cerf 1982] 543-45 ) 不光:他还列了许多其它书目,恕不一一抄录。 不需要教导一个人如何成为绅士,教给他所有的其他东西;这样他们以成为绅士的自豪感比他们知道任何其他东西都要强。这样,这个唯一的让他们为之自豪的东西恰恰是他们从来不需要学习的。 不光:我们中国叫什么来着,欲擒故纵。 ** 博学高于精学。不器为冠。 不光:这段太意译了。原文如下: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

东西方的”雅言”

东西方的"雅言" 如果看外国小说看多了,就知道,外国上流社会有上流社会讲的话。无论是语音还是内容都和平头百姓讲的不一样。好莱坞古代还拍了个"My fair lady"的电影,就是演如何讲上流社会话的故事。这"上流社会话"大概就是孔子所谓的"雅言"。别说,会讲点"雅言"还真有优势。我们从前一个销售,讲一口标准的牛津腔。他再怎么吹,别人都信。所以他的业绩还特好。真是邪了门了,按说,美国解放也两百多年了,怎么还那么殖民地习气十足的。 雅言有两层含义,一是语音,二是内容。语音,会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变化。现在是普通话,前朝是国语,孔老时代是周京地区的官话。内容也是随朝代变化。例如文革最鼎盛时期,人人开口,言必称语录,然后再说想说的事。孔老所说的"雅言"的内容是指什么呢?论语里说得很明确:读诗书,作礼仪用雅言(述而第七18)。所以也就不难理解孔大的升级标准就是<诗经>。不会说两句<诗经>"雅言",永远呆在慢班。 论语里面有很多地方提到诗经。其中轻松一点的如:"你们这些学生读读诗经,多多少少也能让你们多认识一些鸟兽草木之名"(阳货十七9)。可见,孔老师也是很有生活情趣的知识分子。 其中严格一点的如:"一个人如果不读周南、召南,就如同撞了南墙一样再也不能进步了。"(阳货十七10)。又如:不学诗经,就不会说话。"(季氏十六13)。再如:"兴於诗。立於礼。成於乐"(泰伯第八8)。看来,孔老眼里,不读诗经的人就是一具行尸走肉。可见诗经之重要。 那么这个诗经到底是什么呢?孔老一句话,就给”毙“之了:"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无邪’。" 就这三个字"思无邪"Think no evil"。让西门雷注了一整页。其中我认为有价值的就是这一段。 西门:在正式场合,礼仪需要国家工作人员,外交官和君子不能随便说自己的话,而是要引经据典说书上现成的话。就有点像Huxley小说Brave New World里面的人物一样,说话只用莎士比亚的词句。或者像那些写匿名信的人一样从书籍或报纸上剪贴词句。<诗经>就是这样一个最丰富的现成词句的词典。摘译毕。 我不知道古代正式场合讲话是不是如此之严格。如果那样,正经事情还说不说了?比如说颜回的葬礼,这悼词总得歌颂一下死者的丰功伟绩吧。可是这颜回又是英雄模范,古代现成的好词都不够用了。咋就不兴让我们孔老师即兴发挥,创造一些新的“雅言”的范本呢?依照孔老的水平,老人家创造点雅言还是绰绰有余的。看见没有,孔子之后四百年,孔老的字字句句都成了非常雅的雅言。西门这么抡圆了侃,我想八成又是想侃晕外国读者。西门最后说了一句非常对的话,就是“<诗经>就是这样一个最丰富的现成词句的词典”。但是丰富之余,依然有着遗憾。 西门也提到,孔老编辑了诗经。但是他没有告诉外国读者孔老是怎么编辑的。 传说中诗经被孔老编辑之前有三千多首,结果让孔老师一套"思无邪"的武功练下来就剩下三百来首了。这叫一个狠,斩去了百分之九十,打一折贱卖。好端端的一个<全本诗经>就这样’太监’了。其实按比例来看,岂止太监。按郑渊洁的说法从"鼻子以下"全都砍了。这些所有能犯错误的器官都没了,能不"思无邪"吗? 如今咱们捧着"洁本诗经",想象着那"思有邪"的全本。读着那字里行间若隐若现不断飘出的"以下删去三百字",似乎看得见孔老师那把利刀快斧。 孔老的雅言,就是建立在百分之九十语言尸骨堆上的百分之十的文化遗产。 –BG 1/12/07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

东西方的”孝道”

东西方的"孝道" 孔老师嘴里的孝,也是不知说了许多遍。在"为政第二"中连续四个人问孝,孟懿子问,孟武伯问,子游问,子夏问。对四个问,孔老给了四个不同的说法。这四个都是针对尚在世的父母的孝道。根据不同人的情况,孔老给了不同的说法。有点象举例子,讲故事。如何尽’活孝’,真有点象问’禅’,只能讲具体的故事,给不出严格的定义。 比较具体的定义"孝",是从"礼"的角度论述的。在学而第一11中,"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同样的话在里仁第四20里重复了一遍。这就是父亲去世之后严格的孝道。金正日就严格地守了三年,几乎不公开露面发表语录。 对里仁第四20,"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西门是这样注的: "filial piety"(孝)。孔子尽管经常说"孝",但是是以后的"国家儒学"将孝道提升到了至高的圣德的地步(不要忘记,孔子逝世350年后,儒学才成为正统)。在之后的许多世纪里面,一个个道德条理,一个个模范的传说,进一步发展着这个主题,以至于当儒学成为教条的时候,孝发展到了令人恶心和恐怖的地步。这也成了20世纪反孔的愤青们的弹药。他们的’不服从‘的叛逆行为就是对’服从’的孝道教条的反叛。 作为西方读者们则没有经历这个严酷的中国传统。他们看孝道不必从经过了两千年统治阶层的扭曲变形的形象中还原。他们可以没有偏见地看这个概念。我们可以发现孔子的观点很适时地回答了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对于老人和年轻人的交流问题,人类学家警告说,目前我们所见证的交流断层,会使得我们的文明的继续存活受到威胁。"一个社会如果将他的年轻一代作为另外一个实体来对待,它将为这个短视而付出巨大的代价:一个标志就是主流的一代对他们自己的价值失去信念从而抛弃了他们的责任。一个社会的存活条件就是能够将它的原则和价值一代一代地传播下去。一旦它感觉到不能传下去,或者没有什么可传的了,它就不能自己维持下去了。(列维-斯特劳斯Claude Levi-Strauss and Didier Eribon, De pres et de loin [Paris jacob 1988] 221-22) 注释毕。 哇,又是天要塌下来了。这就是西门雷的毛病,开始讲得挺有道理的,一但开始义愤填膺地发挥,一旦针对现实,就愤青得不可收拾了。 前面一段,他说得挺有道理的。二十四孝里面确实有很多糟粕,象“郭巨埋儿”这类故事,实在让西方人无法理解。 我非常不同意西门后面这一通文不对题的借题发挥。翻译出来让大家见识见识外国"卫道士"。怎么就联系到了人类文明生死存亡的高度呢?不就是一个代沟问题吗?哪一代不面临这个问题,人不都活过来了?至于这么哭天喊地,擦鼻涕抹眼泪,上吊抹脖子吗? 我对这个问题的视角完全不同。既然是谈对故去的人的孝道,这实际上是在"礼"的层次了。三年不改父道,其实也是一种"礼",以表示对死者的尊重。 那么人类这种"死亡崇拜"是什么如何开始的?是从很原始的时候就开始了,从对死人的恐惧开始的。这个’恐惧’不是对自己将来的死亡,而是对这个死去的尸体马上就可能带来的死亡的恐惧。 即使是非常近的近代(17世纪),也曾发生过因为对死者处理不善而引发的大批殖民者死亡的事件。见两则对詹姆斯镇第一批殖民者大规模死亡的研究(PBS)(CBS) 这个死人所能带来的灾难,也进一步强化了人"灵魂存在"的信念。人类从而建立了各种各样的规矩来恰当地处理死尸。无论是入棺掩埋,火烧,木乃伊,天葬,还是海葬,都是为了杜绝可能的传染病。同时再进行各种仪式,一方面是请求死者保佑,一方面是对死者的尊重。最恰当地处理长辈尸体,这就是最初级的"孝道"。最后不断地抽象升级,就成了崇拜,图腾和"礼","孝","供牌位","头七"等等。 古希腊毕德哥拉斯学派的规矩首要的两条就是如何处理粪便和如何处理尸体。如果按照这些规矩做,就能较少疾病和死亡,就是代表了先进生产力,先进文化。 伊斯兰教要求死人要在一天之内下葬,考虑到那里炎热的气候,这也是非常’三个代表’的教义。 论语里记载,凡人有棺,大夫有棺有椁。礼方面也记载了一些。<礼记>里面更详细。而家庭中的子辈对长辈的进一步尊重就体现在"孝"上面了–"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就是其一。 –BG 1/9/07 <进一步说明,死亡崇拜,殡葬制度,孝三者的联系> 多谢。 我看到的联系是这样的: 死者恐惧–>死亡崇拜–>安宁灵魂–>恰当的殡葬–>抽象的仪式–>长期的尊重–>"三年无改于父之道"–>按既定方针办。 回头来看,华国锋的在位坚持三年也基本上是"无改父道"。也许他自己没有意识到。但中国传统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 东西方从"长期尊重"开始分家。西方的长期尊重的方式也许不一样,大概就是每年坟头献花,不至于影响晚辈的日常生活。而中国的长期的尊重–孝道,体现在了这样一种强制性的传统传承。这也是西门雷所借题发挥的地方。 从另一角度来看,这个"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其实是从制度上压制了新家长(执政官)的ego,避免了他在上任初始没有经验的时候,匆忙莽撞行事,造成粮食歉收等不可预测,不可收拾的结果。只需一个错误,就能造成家族的解体。象家庭,公司,国家作为一个多体复杂系统,从条件改变到见到结果是一个lif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