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歪脖镇大字报

考古:关于人文的感想

<这是去年的一个讨论,是由Who cares about your 15 years ago College Entrance Exam Ranking?引起的,原文很有意思,照抄如下:<原文>答案是Google想知道,如果你想去Google的话.吾友申请Google工作,吾警告之,须把若干年前大学成绩单找出来呈给Google因为俺知道另一现在Google当VP的也得过这一关.友初不信,谓毕业十余年矣,又不是去申请程序员的工作.后果然得提供成绩单.这还不算,面试过关后,复收Google电邮,问其高考分数和排名.其行文显示乃Google正式程序,照抄如下: What was your score and ranking on the National China Entrance Exam (NCEE)? Relative to Candidate’s Province, test performance is gathered based on the total number of points possibl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歪脖镇大字报 | Leave a comment

杂论10/05

<这时去年的这个时候的一个话题。内容很杂。> <这是一个贴在镇上的一篇言情小说引起的> 麻木,真麻木了。我怎么想激动都激动不起来。也许最近是我看密宗的东西多了,对时事的东西没感觉了。 佛罗依德,太佛罗依德了。这故事,典型的一个佛罗依德的例子。年轻的洛丽塔甚至与亲妈斗法。"女人为什么总和女人过不去"。 10/24/05 <有人再谈到密宗> 不能绝对这么说,但有一定道理。 显密之分更广义(脱离佛教)地说就是世界观的问题。esoteric从内部的意识出发,exoteric从日常的外部意识出发认识世界。从行为上来说,密派行为出于直觉,显派行为出于理性。 现代世界的理性结构决定了人们由显入密。从小上学,老师一定知道答案(因为他是出考题的)。没有未知,没有神秘。欧几里得的公理体系,亚里士多德的逻辑体系,直到现代科学,建立了一整套理性的体系。在这体系的尽头,"一个幽灵,一个神秘主义的幽灵,在欧洲大陆上徘徊"。这个过程,十年不算长。俗话说,刚上大学觉得什么都懂,出了大学什么都不懂了。 在先进的时代,显派确实太有吸引力了。特实用,实实在在,按步就班,每一步基本上是可预测的。上完大学,可以有个工作。可以缴税。。。可以有养老金,最后可以有个坟地。完全理性,如同欧几里得的证明一样,最后划一个"证毕"。对神秘的追求,只有是吃饱了撑的人(如我),或者是物质特别落后的时代或地区的人们。 不扯太远了。 流行的是藏密。属金刚乘 (Vajrayana)。混合了印度教的Tantra(密传)和佛教的大乘。日本的东密,真言宗(shingon),更注重于密咒的吟诵。固守身口意三密。注重自身的修练。至于上西天成佛,那依然是未知数。并没有"此经日诵三百遍,日后必可上西天"之类的必然。由于同印度教的混合,修练中有喻加的成份。其颂经的过程其实就是调整呼吸的过程。长长的经文慢慢地将你的呼吸拉长。绵绵不断的经文吟诵,有时也是为了解除形体的痛苦(呻吟)。喻加的音乐就是源于印度的咒语(Mantra)。 简单地说,密派的哲学出发点就是"不可知"。但这个命题本身就是矛盾的。你如何知道’不可知’?如果你真正知道那是’不可知’,你已经达到了’可知’。我看来,完全’不可知’是盲目的。我看密学,就是想发现如何确定哪些东西是’不可知’的。就是可知"不可知"。 如果仔细看那个行为艺术的基本图案(没有放沙子的时候),那基本上就是印度Tantra的Sri Yantra图案。密派再古老就是波斯了(拜火教之流)。亚里山大东征剿灭波斯之后,波斯的密宗影响磕磕碰碰最后融入了穆斯林什叶派。什叶派就算穆斯林的密宗了。 –BG 10/25/05 <关于弗罗依德> 同意,弗老绝对伟大。他的潜意识理论就是神秘主义的一个重要支柱。 另外卡尔。容格(Carl Jung)的集体潜意识也是我的最近的厕书。 — >>弗罗依德是没有办法的,弗罗依德也非常正常,弗罗依德就 >>[snap] >>关爱,跃然纸上,但感染力差了很多。而这篇言情小说则比>>较触及人类在时间上不可逾越的根本悲哀,"恨不生同时" — 问题就在这里,这算什么大不了得事情?小资磨磨叽叽的。小事磨叽成大事。什么生不逢时的。这根本不是问题。这是假正经。乌迪。爱伦不也把养女给办了吗?这有什么呀?太容易解决了。 这不算是悲剧。没有悲剧因素。 悲剧是,明明知道将导致毁灭(或者是一个对谁都不好的结果),但是一种力量迫使着主角自觉地走向毁灭(坏结果)。这种力量是什么?依然是个迷(神秘)。传奇里最常用的就是"咒语"。现实中的的"力量"。。。。说法各异。 我倾向于人类的潜意识在强相互关联的网络下所采取的生存策略。 The Tragedy of the Commons 是一个例子。通俗的说就是"三个和尚没水吃"。 –BG 10/26/05 <分化出一条关于选择的主线>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歪脖镇大字报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