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谈

数字游戏

    这是跟万教授抬杠的“主线”。万教授的数字分析很有道理。这是一个思维方式问题,不要想着谁对谁错,也许我是错了。但是很有意思。数学思维和其他思维的不同。这里一共轰炸了邮件组18个邮件。部分是英文。先简单介绍一下前面。   <万教授> 起源于万教授的文章“繁忙的总统”说一个电视问答节目中美国人认为总统握了11%美国人的手。假设总统高寿,计算下来,现总统每天要握1000个不同人的手。如果假设五位前总统在世,那也需要一天200次握手。   <我抬杠>  美国有总统时代有两百多年,前面的人口远远不到3亿。例如华盛顿时代估计人口有2百50万,华总统活了67岁,即使他每天只握50次手,他也能握50%的人口。对所有总统的握手率平均,四十三个总统平均下来,10%也是可能的。   <万教授> 万教授认为2.5M人口跟现在人口300M相比微不足道,不到1%,即使华总统握了全部人口,也不够。万教授认为我的平均方式有问题,万教授认为应该是有总统以来所有的跟所有的总统握过手的人口跟有总统以来所有人口总数平均。按不同人口群来平均是不对的。   这是一个的的例子。假如工作在白宫里的人员跟GWB有50%的机会握手而外面的人有1%的机会握手。对两个人口群平均得出25%的握手率是不对的。   <我抬杠> 因为我们谈跟总统握手的人口比例,我们应该对总统平均(方法一),而不是跟人口群平均(方法二)。   方法 1: 假设握手率G Washington 50%J Adams  50%J Madison 50%T Jefferson 50 %JQ Adams 50 %.U Grant 8%.W Wilson 8%..FDR…5%.R Reagan 1%GH Bush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道,终极道

<读朋友一篇关于庄子的文章有感> 这就看如何理解道。 哲学家或者理论物理,追求的是“终极道”。就是那个生一生二生三生万物的道。这是很空洞,缺乏实际的把握。对于定力不够的人等,很容易出偏。 佛里面的俗话"悟性就在你脚下",对道也是一样的。 从把握"非终极道"入手,从而参出大道。如同庖丁解牛,他的入手就是对牛的了解,从而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这个追求过程里,道也在其中了。 佛家的禅,从一杯茶,一盆花,借物参禅,进入禅静,达到物我两忘。 这样的例子很多,例如做软件,通过对"非终极道"的追求,到了一定程度,也会进入"得道"的境界。发现那个"生一生二生三生万物"的道。尽管他的追求不是大爆炸,不是基本粒子,不是回答什么是"是"。但是,他能认识到的确是那同一个东西。 同样的"得道"可以发生在做硬件的,做化工的,做金融的,做花匠的,做木匠的等等形形色色人身上。尽管他们参的物不同,各自有各自的"非终极道",但是随着追求,都会感受到那个公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说不出来,说出来就什么都不是了。所谓的"道可道,非常道"。禅也是一样,能够感觉到,但是说出来就是‘无一物"。尽管是"无一物",但是它的表象就是庖丁的"游刃有余",就是那些充满艺术感的创造。 从积累知识,升华到追求智慧。这是一个人人生的一个坎儿。如果过不了这个坎儿,就如同苏非的路米Rumi在桌边谈话(table talk)所说的,如果这件事没有干,那怕你干了一百件事情,等于什么事都没有做。Rumi所说的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嘿嘿,又是一个"可道而非常道"的"无一物"。各人也许会自己发现这件事情。通过发现就在各人脚下的悟性。 –BG 7/31/07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基督教科学广场一带

<有人谈到了基督教科学和基督教科学广场> 我是很喜欢基督教科学广场一带。 基督教科学广场在麻省大道和杭廷顿大道交口的西北角(方向不是很严格,在波士顿,没有严格的方向)。站在基督教科学广场,面向南,对面是波士顿交响乐厅。百年老店,提名字就够了,不用多说什么,就跟天福号的肘子一样。当方丈当了二十多年之后,小泽去了维也纳。最传统的演出就是圣诞季节,亨德尔的弥撒曲。年年都有,从不间断。交响乐厅在路口的西南角。交响乐厅向东,杭廷顿路对面是杭廷顿剧场。小小的门脸儿。杭廷顿剧场也是波士顿大学戏剧,表演,舞美等等相关学科的实验剧场。我老人家在该庙化缘的时候,经常光顾此地。下午场是学生的演出,一根冰棍钱就够了。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学生的汇报演出很卖力,很认真。毕竟这是他们成绩的部分依据。虽没有明星大腕,但是大师的影子不断闪现。萧伯纳,契科夫。很多剧本我就是在那里真正从舞台上接触到的。晚场就是专业团体的演出了,外地的本地的都有。票价也就从一根冰棍,升至一套大餐的价钱。我去过的晚场也就在一掌之内,还净是买一送一的赠票。 演出场所附近一般都有很多小食肆,这一带也不例外。沿杭廷顿再往南一个路口,就是新英格兰音乐学院。里面的主音乐厅也很好。华人组织也经常能在这里安排大陆台湾大腕的演出,如李云迪,吕思清等。到了周末,这一带就是预科生的天下,背着形形色色乐器的小孩满街乱窜。下面的几个街区,就是东北大学的地盘。大楼的"大"而不是大师的"大"。再往下就是波士顿艺术馆。也是百年老店,王麻子剪刀。在那里能够看到宋徽宗老头的真迹。接着下去就是哈佛医学院以及那一片著名医院的最东端。 从这往东,就是传教山地区,从传教山往东,就是犯罪率最高的多切斯特-拉克斯伯里地区。一星期不凶杀致死一个人,那就是新闻。 ———广场往西一点有一片很典雅幽静的住宅街,红砖二层,林荫覆盖,闹中取静。过了这几条街就是会展中心,和配套的酒店。——— 广场往北是普天寿大厦和配套的购物中心。——— 广场往东就是大马路,沿街的住宅,小店。属于"南端"地区了。东南角是一个卖画画颜料,纸笔,框架等的小店,东西很全。沿街的住宅很有特色。The most common styles are Renaissance Revival, Italianate and French Second Empire, though there are Greek Revival, Egyptian Revival, Gothic Revival, and Queen Anne style houses.——- 广场所在地算是后湾和南端的交接地带。波士顿整个"后湾"区是填海填出来的。所以后湾一带的街道稍微整齐一些。街道的名字从A排到H –BG 08/14/07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密教与人欲

  <这是延续一个“纵欲过度”“密宗”的话题> 7/4/07   问世间,欲为何物? 密宗同喻枷是紧密相关的。而学喻珈很重要的一点就是静心,(入定,禅坐,禅修,参禅….)。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静心是觉醒之前的必经之路。乔达摩王子化了七年,尝试各种手段达到了静心,然后成佛。<西藏生死书>里整个第五章就是讲静心的技巧。书上说了半天技巧,根本上就是没有技巧。我认为说到底,技巧是外在的,而心境是内在的。同样的道理,实际上任何事情都是技巧。你可以无物,你也可以参物,你可以闭眼,你也可以睁眼,你可以稳坐,你也可以扭曲,你可以念咒,你也可以静音,等等。所谓的"悟性就在你脚下"。 该书上说,禅坐没有一定的时间限制,但是时间不宜太长。我觉得是对的。有些人给自己设立时间,如同每日做功课一样,坐在那里心里想着尘事,时间到了,提包上班。如同每天走走步机一样。设定时间,是西方发明的定量"方法"。二十分钟是西方的标准时间。关键是禅定,达到内观清明。也许只需五分钟。也许宗其一生而不得。 话又说回来了,什么是禅定的状态?抽象的说就是什么都没有,就是空。具体的说,<西藏生死书>有个很好例子,一个印度名人Apa Pant是上师的学生,他一再问上师如何禅修,上师有一次说"当过去的思想停止,未来的思想还没有开始,中间有个间隙,是吧。""是的。""这就对了,延长它,这就是禅修"。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行人欲,其实是达到禅修的一个很有效的方法。<西藏生死书>里没有刻意发挥。 在人们的生命中,有那么几个自然的时刻人的大脑是一片空白,其中之一就是性高潮之时。另外一个就是濒死,另外还有药物麻醉的方法。所以达到禅修最容易,最直接,最自然的方法就是通过性高潮,并"延长它"。这也就是欢喜佛的表现。 这里,人欲本身不是目的,而是手段。人所追求并坚守的是性高潮那一虚无时刻的延伸,并不是性或性伴侣。那不是快乐,也不是痛苦,也不是满足,也不是失落,也不是爱,也不是泄。。。。而是没有,是无一物。这就是静心。万里长征迈出的第一步。 –BG   <继续> 7/4/07 最近看了一篇文章,说得是,女弟子们为上师而争风吃醋,哭哭啼啼,真是很有意思。这女弟子一点也没有得道。仍然把性交本身当作一件事情。一再的希望"拥有",而禅定恰恰是要"没有"。所以,无法体验性交之时难得的大脑空白的禅定时刻。可惜可惜,白白费了大师的一片苦心。也难怪,据说,30%的女人没有性高潮。 –BG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八卦

  非常有意思的八卦。 http://www.93.gov.cn/93kanwu/200404/mk040411.htm 讲到很多人(几乎是所有当时在这个领域的人)。有些已经是古人。 何学部当时是助教级待遇。 见"在讲习班担任助教工作的还有何祚庥和陈中谟两位。" –BG   02/16/07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哥庭根的话题

  <提到哥庭根>   数学物理。这时哥庭根学派的传统。 哥廷根学派,对世界的贡献巨大。 上上个世纪,高斯,黎曼,希尔伯特。上个世纪的,玻恩。最近我才注意到,费米毕业后也到哥庭根干了一阵(1924),跟马克斯.玻恩。然后后才回弗罗伦萨找到一份讲师的工作。所以费米也算受过哥庭根的熏陶。 费米是我喜欢的物理学家。理论实验都特牛。物理直觉非常强,对实验现象,数据的估计很准。说八九不离十过分,量级之内不成问题。传奇很多,说1945年七月十六号第一次原子弹爆炸,冲击波过来,费米扔了一把碎纸,看了看碎纸飘的距离,随后就算出核爆炸的当量是一万吨。实际是1.8万吨。工程上,他在芝加哥建造了世界上第一个受控核裂变装置,也就是反应堆。费米的学生里,六个诺贝尔奖。这记录,估计一时半会儿打不破。 前两年,我儿子看费曼的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觉得很牛。我告诉他,费米比费曼牛得多。让他看"原子在我家中"。但好像对他吸引力不大。琐事太多。书这个东西,没兴趣就是看不进去。费曼自吹自擂倒是特能引人入胜。 –BG 02/14/07     ———————–   哥庭根的名人录。 http://en.wikipedia.org/wiki/List_of_Georg-August_University_of_G%C3%B6ttingen_people 更正一下,普朗克不应该算。 朱德也在里面。 这个列表的可靠性有问题。把狄拉克也拉进去了。不能说去做一次讲座就算那里的牛人吧? WIKIPEDIA的自由化。 –BG   02/14/07   ——————–   刚查过,Richard Rhodes的书上详细记载了费米的估计。纸飘了2.5米,他估计是至少一万吨。 另外的传说,爆炸前,官方的预计是五千吨。幸亏实际上只超出了四倍。要是超出几十倍,这一帮精英可就全交代了。   –BG   02/14/07   ———————————-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形而上学

    记得前些天提过一次特专业的"色空"理论。现在翻出来。 也就大学毕业时候还搞点形而上学,算是哥本哈根学派的。 –BG http://groups.google.com/group/alt.chinese.text.big5/msg/2cb1222f21d392a6?hl=en&amp; 原文——————————– 近來網上關于"空色"有些紛爭,"不光"不才,愿貢獻兩句。 何為空?    物理上的"空"和俗話里的"空"(如醬油瓶子"空"了,要去唐人街了)不一樣,那是"<真>空"(vacuum)。真空用一個真空態︱0>描述。這真空里有什么呢?有萬物!所謂"真空不空"。因為N個正粒子算符和N個反粒子算符作用在真空態上結果還是真空。通俗來講,真空里有無窮的正反"物質對",正反二者相消,就顯得什么也看不見了,看不見不說明沒有。此真空概念在"狄拉克"的文章叫"海"。"海天一色,海不為天" 何為色? 色為萬物。萬物源于真空。"天地元黃,宇宙洪荒"。世界原本真空。但是另一個物理原理"真空漲落"(vacuumfluctuation)引發了咱這花花世界。這真空并不老實,正反物質時不時的要分開一下,你、我和這花花世界就是這真空分開的一霎那。另一邊還有一個"反物質"的花花世界。觀察熱力學里的漲落,如花粉的"布朗運動",時間尺度都很小。真空這一"漲落"讓這世界活了N年。 這覺著這與佛家的"空"與"色"是護通的。佛家能看到了另一個"世界"(我叫"反物質世界"),把這兩個世界放到一起來看就是"空",分開看為"色"。二者本為一物。 俗體會:有一物質存在必有一反物質存在。建SCC,研究高能物理,就是要用高能克服這兩個世界之間的障礙(勢壘)。設想,咱造出一個"反愛滋病毒"或"反癌",一打進去,正反一中和,病全好了。哥們兒,幸福日子過著去吧。就怕那幫小子別造出一幫"反人"來,大伙兒就完蛋了。 版權聲明:本文是不光十年前在"科班"的學習成果。全文、原文請去院圖查。(但愿他們還留著)。原文還有如何測量和確定"真空漲落"的描述,特科學。 —不光不才,不禿不毒,不色不空,不空不色…… ———————–   02/13/07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