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杂谈:饮食男女

早熟早恋

<一个关于早熟的话题> 有一个理论说男孩从七八岁到青春期开始,都有"同性恋"倾向,即不喜欢女孩,喜欢男孩,只同男孩交往。我觉得尽管这个现象是正确的,但这种"泛同性恋"说法很牵强。暂且存异。 有人说:这个理论,加上现在的学校从小对小孩灌输的"理解同性恋"的教育,会使一些小孩在这个期间认为自己就是同性恋。过早地给自己给自己打上了标签。有些人就带着这样的认同长大成人。也许这个男孩本身就只是害羞而已,并不是真正的生理上同性恋。这就形成了一个"假性同性恋"的群体。如同儿童期的"假性近视"。成年后,如同真同性恋过异性生活一样痛苦,这样的"假性同性恋"过同性恋的生活同样的痛苦。他们只是心理上的害羞,闭塞,而不能够,不敢同女孩交往。但是他生理上是向往异性身体的。这也是一种逐渐增多的心理疾病。 我觉得这个说法是对的。所以我不赞成前面的’泛同性恋"的说法。儿童的同性倾向仅仅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没有性取向上的意义。这时候过分地强调性取向,广泛地进行同性恋教育是瞎掰。结果是,满眼一望,全是同性恋,尽管大家全都还没有性意识呢。 成长过程中,由于女孩成熟的早,女孩会开始主动接近男孩。有一段时期(五六七年级),男孩会觉得女孩的接近很麻烦(近似于讨厌)。每个男孩的情况不同,每个男孩的吸引力不同,所以有些经历了,有些没有经历女孩的纠缠。 中学之前男孩主动接近女孩,这是很早熟的男孩。 –BG 2/10/07

Posted in 杂谈:饮食男女 | Leave a comment

坏男人的恶习

坏男人的恶习 内衣反穿。 不知从什么年代起,我开始了这样的"恶习"。染上这个恶习,就图一个境界,舒服! 为什么不呢?汗衫,高领衫等等内衣上面那些线缝,针脚,贴在身上多难受。一天下来,蹭来蹭去,干吗那么折磨自己?反过来穿多滑溜。 自己的贴身衣服,又不妨碍别人。内衣反穿,利己不损人,何乐而不为? 这个"恶习"应该大力推广。算是生活小诀窍。 –BG 2/7/07

Posted in 杂谈:饮食男女 | Leave a comment

好男人真的那么重要吗

<源于关于好男人的讨论> 好男人真的那么重要吗? 女人至今不明白,或者是不愿意承认,或者是没有显意识,"好"男人是给别人看的。 一再训练,修琢,熏陶自己的男人成为"好"男人。就是为了博得女人的嫉妒,大家的赞赏,社会的承认。哇,天撮之合,好男雅女。男人一天天的"好"了起来,女人的不安全感一分分地多了起来。我认识一些朋友,开始给老婆送花,就是变"坏"的开始。女人,要开始警觉了。想想也是,给自己老婆送花有什么挑战性?你帮他训练出一身好武艺,不转身去骗小姑娘,那不是空怀绝技,英雄无用武之地吗? 好,坏,这一类的标签,真的是做给别人看得。我的,你的,她的才是真实的。 –BG 2/7/07

Posted in 杂谈:饮食男女 | Leave a comment

旧石器时代的菜谱。

旧石器时代的菜谱。 (甲)<始流传于8/23/1993>          飯譜                炸醬面(摸索版)原料:肉餡250克(有工夫的切肉丁更好,考慮到工程量太大,不予推荐)          至少須有25%的肥肉,否則,不夠香。          唐人街賣的夠標准,老番店里買的要用最肥的(75%瘦)      食用油100克          最好用豬油,          玉米油也可。      黃醬500克          面醬替代也湊合,但要加鹽          豆瓣醬也成,辣就辣點吧。      青蔥兩根          沒有就算了,千萬別用洋蔥            面條適量          視食量而定,寬窄隨您喜好烹飪:    將食用油加至八成熱(此處不嚴格,從寬掌握)    加入蔥花爆鍋    將肉餡放入熱油鍋中,攪拌,    待肉餡熟(變色)后,加入醬,攪勻,    大約攪拌兩分鐘后,即可(此處不嚴格,一般香味出來就行)    裝碗    水燒開(如下意大利干面條,涼水就下,省時間。           否則,煮半個小時。沒事,泡不坨,要不怎么意大利呢)    下面條    面條熟,撈碗里,加上炸醬一大勺,拌勻。    咪西咪西體會:化工夫!光找替代品就要有神農嘗百草的勁頭子。      有條件要上,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后来有人指出要配两根脆黄瓜> (乙)<始流传于11/03/1993>               飯譜二                面兒粥 (探索版)炸醬面吃了快倆月了,今天貼一版如何熬稀粥。原料:1.玉米面(曾用名:棒子面兒)二兩        超級市場的品種很多,別買加了糖或鹽。粒度要大的,        太細了不靈,那是做“馬糞”的。多買几次就知道了2.水半鍋        鍋口徑大于八寸,深度大于四寸操作步驟:1.玉米面放碗里調成糊狀2.水燒開3.玉米面糊倒入鍋中,不停的攪拌4.煮……開始越煮越稠,到一定時候不再稠了就算得了一般飯譜到這兒就完了,可面兒粥不行。這喝法有講究,馬虎不得,不能誤人子弟。吃法工具:海碗一個,直徑大于五寸。        千萬別來筷子,叉子,勺子之類的家什,切記!!!!!!!步驟:1.把粥倒入碗中2.涼至碗底不湯手為止        千萬不能急,面上涼了下面燙,要出人命的!!!!!!3.捧(讀旁)這碗把粥嘴里倒,倒完了,那碗才叫一個干淨,保你顆粒歸倉。        一用勺子筷子,那碗里就千溝萬壑了,不舔弄不干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谈:饮食男女 | Leave a comment

也是酒经

<又是一个跟酒相关的话题><这里面有很多其他人的评论,这种颓废的生活态度不拿出来毒害青少年,太可惜了> >这葡萄酒是个很难很难的未解之谜。照理说,中国人是很崇洋>很跟风的,什么麦当劳、肯得基、必胜客这些破玩意儿垃圾食>品,在中国能大行其道,可俺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国人不能象喝>可口可乐那样接受葡萄酒。我不明白究竟这是文化与饮食习惯>的惰性(只喜欢酒精度高的蒸溜酒),还是因为商业推广的不>得力所致。 是复杂性。麦当劳、肯得基、必胜客是很单一的。快餐,批量生产,流程标准,质量容易控制。 葡萄酒是很复杂的。同一个品牌,同一个果园,不同的年份,质量都不同。所以并不是那个牌子就好。哪个牌子,哪一年的,哪种葡萄的最好。这是上天说了算。另外,即使同一年的同一种葡萄,不同年龄的葡萄藤长的,价钱也是不同的。这样一来,作市场的人很难做。 其实有一个漏洞可以钻,就是把好牌子的不好年份的酒便宜买入。高价卖出。这里困难有两个。 1)真正的好酒厂,不好的年份的某种葡萄,自己不酿,买葡萄汁给其他厂。不想砸牌子。一个酒厂都会有不同的葡萄园。也算是分散风险。2)即使你真能弄到,也很容易砸自己的牌子。 –BG 12/23/06 <有人要谋算我酿的私酒> 我酿的还不够我自己消费的。一般就是这个季节全部消灭。我的年产量五瓶(750ml瓶)。而且我是土法酿的,喝出人命来怎么办? 今年本地的雨水大。葡萄特差。产量高,但是质量很差。我家今年的酒不如去年好。今年趁着葡萄季节,我还酿了一瓶西瓜酒。 中国人民喝酒的口味比较偏甜。无论是长城还是张峪都是那味。层次比较少,没有什么回味。Woodbridge会适合中国一些。如果是仅仅用符合中国人口味的酒来竞争,那你是争不过张峪。顾客可以买你一瓶尝尝。但是不能锁住长期顾客。因为平缓,而没有差异性。当然,市场是需要培养和推动的。你要是鼓吹得小资们以"干"为时髦,那也就行了。消费产品,不论什么生意,他们是消费群体。消费群体,不是十亿中国人,不是十万超级富翁。而是那年薪十万的小资月光族。 相对来说,甜比较简单。容易推广。但是市场饱和了。"干"是比较主观的。不容易迎合所有人的口味。因为入口以后变化太复杂。但这正是魅力所在。一旦接受,客户的忠诚度还是很高的。其实国内有很好的干红,例如"楼兰",产量不高。非常好。有点象令狐冲在西湖底梅庄同江南四友喝的。 如果能培养市场,炒作市场。那就标新立异。如果不能,就随大流。否则会死得很难看。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至少美国东海岸是这样),酒类的进口是由家族控制的。如果你进了欧洲的酒自己形成了渠道,没有经过那几个家族(在新泽西),嘿嘿,后果会很严重。我原来一个同事,他爹是做意大利杂货(直接进货,家族生意)。他的酒生意从来就维持在很小的规模(百箱)。不敢做大。出口可能会不太一样。但是酒这个东西,从来就是暴利。任何一个国家的海关,从历史以来,烟酒香水一定是限量的。总是有它原因的。 从酒上赚钱很容易,在酒上栽跟头也很容易。阿尔卡朋就是一个例子。 –BG 12/23/06 <有人介绍酿酒机器> 这家伙聪明。就像LEVI,别人淘金他买仔裤。如今淘金的人何在?LEVI可是依然铺天盖地。 机器是死的。酒是活的。酒是有自己灵魂的,酒是有生命的。所以酒的好坏是很难控制的。除了标准的主观之外,即使是酿好的酒,每年每年AGE下来都不一样。 我认为酒是爱好,是生命的一部分。世界上的生命千姿百态的不同。世人对酒的喜好就很难炒作出一个统一的口味。 也许我是错的。 –BG 12/25/06 <这是海大帅写的研究和数据,很牛,很有价值> <<<<<<<<<<<<<<<<<现在出名的贵的酒可能是美法大赛中的那几种.1976年美法比了一次盲品,结果是:1 United States – Stag’s Leap Wine Cellars 19732 France – Château Mouton-Rothschild 19703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谈:饮食男女 | Leave a comment

考古新发现:关于酿私酒

<这也是一年多前的话题。最近引出的。由于我自己吹牛从来不打草稿,我自己的版本已经丢了。这是寻访了各位神通广大的大仙才找到的> 本坊开酿私酒了 今年葡萄是大年。劳动节我又去后院丰收了两大筐。 果酱的定额早已经在前几个星期就已经完成。今年剩下的产量就归我的 酒了。 没任何设备,就是土法酿。前年酿了近两瓶。能喝,但不太成功。 我现在知道是什么原因了。 去年是小年,没酿。 今年。。。已经开始了,榨了三瓶汁,就等着结果了。 下个星期,如果鸟不来扫荡,估计还能收几筐。能出三瓶好酒我就满意 了。 条件不好,就几个旧瓶子。标准的"旧瓶装新酒"法。 原料品种也不好。就是最糙的品种"协和葡萄"。 用自然酵母。发酵环境也是纯自然环境。 技术嘛,就是自学加交流。四处找点绝招。 谁还道听途说过什么绝招? 红高粱的招术我已经知道了。 9/06/05 ——————– <这是其他兄弟的绝招,非常好。不全引用可惜了。> 关键是你的葡萄选用错了,不是什么葡萄都适合于酿酒的,那个Concord主要是用来作水果食用的,含糖量很高(含糖高的一般都不适合造酒,当然这只是原则,而任何规则都可以破的,这里只泛泛而论)。Concord也用来造酒,但一般只是犹太 人用来造点象Kosher类饮料(略带一点酒味儿)而已。家里后院里栽种的一般都是果用葡萄(除了真正造酒爱好者的后花园),建议你用酒庄常用的那几种葡萄来先试试,比如黑皮诺、解百纳、霞多丽等等这样的大路货专用造酒的葡萄,如果自己家里没有,看看在收获季节里上酒庄去,买点人家榨好的葡萄汁回家自己酿(一般说来人家都会支持爱好者)。或者买人家刚摘收的葡萄回家自己榨。俺比较喜欢香味儿较重的品种,比如Gewurztraminer、Muscat、Riesling等等,俺要酿酒就酿这些品种。美国书店里有许多关于自己酿酒的书,许多细节,很有讲究,可以先找来学习一下,以免浪费时间重蹈前人覆辙,净在黑暗中摸索。我自己也自学过一些,但目前没有具备实践的条件,只好以后解甲归田以后再说。此外,还可以试试造“冰酒”(Icewine或称Eiswein),凑合着先将葡萄放冰箱里冻成冰(掌握好时间,让葡萄里的水结冰而果汁未冻),拿出来榨汁,这样的果汁浓度最高,酿出的酒极为香甜(不妨先买几瓶酒庄出的冰酒先尝尝口味如何,正宗的冰酒是在结冰后再采摘的,工艺麻烦,价钱昂贵,俺说的办法只是变通,算是“冰箱酒”,加州从不结冰,所以我们那里山后的利弗莫尔就有一家酒庄就采用这个办法造酒)。另外,也可以学学意大利人造“神仙酒”(Vin Santo),把葡萄先放在通风阴凉处风干,然后再榨汁(别太干,成了葡萄干了),这样也能提高果汁浓度,造出来的酒也很香甜。意大利有种好吃的饼干沾上一点“神仙酒”吃,很是美味。葡萄酒可以说是西方烹饪的核心,法国和意大利人最喜欢在作菜时采用葡萄酒作出各种好吃的食品,这里我就不多说了。葡萄采摘的时机也很重要,所以在收获季节,酿酒大师就在葡萄园里测葡萄里的糖、酸度,一到合适的时候就采摘,马上榨汁,造红葡萄酒还要与果皮一起发酵。如果想造比较甜一点儿的酒,可以晚一些时候摘葡萄,这就是所谓“晚收成”(LateHavest)类的葡萄酒,由于糖份比较高,所以也较甜一些,与法国人用“贵族霉”长在葡萄上让它吸干水份的办法类似,加州这边至少不太区分“晚收成”和“贵族霉”造的酒,完全混用这两个术语。自家酿酒可能没有橡木桶这样的发酵工具,少了这道工序,味道上和保存期限上可能会大打折扣,只好凑合,放一两年就喝掉算了。别的绝招就是,干脆买几桶人家酿好的原酒回来(正可以装瓶的那一种),然后搞一些烧杯、试管、酒精灯之类的东西,把原酒拿来蒸馏一下,提炼成高酒精度的葡萄酒,再放进瓶里(或桶里)存放一段时间,这就成了价值连成的“Cognac XO”。还有别的绝招的话,就是别只用葡萄,也可以混一些别的水果汁进去一块儿酿,可以考虑苹果、樱桃、草莓等。或者好几种不同种类的葡萄混一起酿,这种作法是法国人的最爱,几乎上升到配方秘不传人的地步,法国的葡萄酒一般就是很多种葡萄汁按比例配成一起酿的。只有加州和法国阿尔萨斯州的葡萄酒才按单一品种的葡萄来酿造(这称为“种类酒”,Varietal)。 红高粱里的绝招如果发生在法国的话,就是用脚踩出来的葡萄汁与机榨汁相比可能别有风味。:)美丽一点的作法就是请正在热恋中的青年男女,赤身祼体在木桶中随着浪漫的音乐蹁蹁起舞地踩葡萄,男女的荷尔蒙在艳舞过程中最好能上升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在耳鬓厮磨与香汁淋漓之际这样踩出来的葡萄汁就会就带上热恋的情趣,非常适合情人节的消费者们品饮。恶心一点的作法就是前去香港,请几个十年没洗脚的患有“香港脚”的流浪汉来踩。:) 总之,葡萄酒的学问太大了,这里俺就不一一指点。如果汤姆有心在此方面术业有专攻,俺建议你搬到加州这边来,去风帮主的母校UC Davis去读一个葡萄与酿酒学的博士学位。该校是全球第一家设此专业的大学,纳帕谷的不少酒庄的大师们都在那里任教。 黑圣人 —- 用上协和葡萄,这出身就无法选择,咱只能选择革命道路了。 土法上马。有什么葡萄用什么葡萄。主要不想糟蹋了收成。 还没有职业到要去买葡萄酿酒的地步。再说,我们附近就没有什么酒园 。 鳕鱼角的TORO有一个。尝过一次,不咋地。 设备也是简陋。基本上就是练"旧瓶道"。 协和葡萄是粗葡萄。生命力特强。别人给了两个苗,我就种了。 开始趴地上,没什么收成,几年以后越发蓬勃。搭了个大架子以后 ,越发不得了。 每年春天鸟在上面做窝,咱的葡萄也有就浪漫的成份。 协和是甜葡萄。甜汁就容易泛酸。据说著名的餐后酒PORTS就是当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谈:饮食男女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