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帚大叔 Alan Bloom

《谈到Alan Bloom的私生活》

谁说我很懒,总能找到过去的语录。 这里“扫帚大叔”著作是参考书。

我还有更文物的东东呢。

“扫帚大叔”是一个“给”,这不是秘密。而且他死于艾滋,这也不是秘密。
八卦说这个麦克,是他的一个“合作者”(partner),小名Nicky。

“扫帚大叔”的书不是很容易读。哲学工作者的书都不容易。

这是全文

–BG

不打诳语。

这是文物。才从书架上拽下来的。 

1988年五月A B的签名书。当时有通知说,他来学校书店签书。我就去了。买了一本。
前面一个名字是家属,后边是我。女士优先,老头特绅士。但这书基本是我读的。
家属的名字非常美国化,老头随手就写了。而我的名字恨不得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拼的。

这是离他逝世大概有两年。签完字好像我们还握了手。

–BG

继续八卦。

AB是芝加哥学派的。芝加哥学派的人很经典。也可以说是保守。当年不读亚里士多德的人是没有资格谈哲学的。所以AB的书很难读。

quote from 前文语录
西方大书的编辑说: "杜威?他连亚里士多德都没读过,他妄称哲学家"

说的就是这种门户之见。当年杜威也在芝加哥混,不过是混教育学。但是他很钟情于哲学。但是在保守的势力面前他混不进去。因为他没有读通亚里士多德。大概面试时候跟人家捣浆糊。

后来他去哥大搞起了哲学。这也是保守人士不齿的实用主义哲学。 这是我从前提到的杜威

你要说芝加哥学派保守,但是惺惺惜惺惺,传统认传统。芝加哥学派能够承认中国的传统经典替代西方经典。 例如对李“博士前”的网开一面

回到话题,当年从耶鲁毕业的胡庆斯(Hutchins),能在芝加哥落脚下来也是这里的经典主义气氛的浓厚。而在东海岸,学术气氛十分冒进。 这是我关于西方大书的平面表示法 ,这是我关于西方大书的文字表示法

–BG 5-4-2010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