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里人–现在

接前

忘了是魏京生还是谁的回忆说,他文革串联的时候到了西北才知道中国也有穷人,深感震撼。想想也是,大院里的公职人员,大概没有谁家到了月底揭不开锅的。

去年冬天的一个星期六早晨的七点多钟,天很冷,路上没什么人。我在一个有箭头的路口等右拐。最前面是一个出租车,紧跟着是一个小车,然后是我。就在刚变绿灯的时候,路边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个人要上出租车。从他端着咖啡的样子,估计是刚从边上的DD圈饼店出来的。在出租车载客的时候,后边的小车不断的按喇叭。后来,出租车接上客人走了,大家也都跟着走了。我跟我车里的小孩说,前面这个车里开车的人一定是一个"hacker"。就是从来没有靠自己收钱谋生的。每个月拿工资但从来不用想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例如政府工作人员,大公司的白领这类的人,他们是通过他们置身于的"机构"领钱。他们的创造价值和金钱本身是非常遥远的N级相关,N>5。政府预算,公司预算,部门预算,未来发展,收益预测。等等。。。所以他们无法知道N=1的人,就是直接收钱的人的谋生艰难。

我跟我孩子说,等出租拉上个客人,我不在乎等这一分钟。司机就指着这钱养家呢。能让别人方便,又不影响你什么,为什么不呢?按喇叭的人,实在没有什么道理(我心说了,那厮不是个A,就是个B)。

确实理论上来说,司机不应该在这里拉客。理论上来说hacker是法律上正义的一方。"假如所有司机都在这里拉客。。。。"(政客们经常用这样的"天塌下来了"的scenario)。可是,这是一个能冻掉人下巴的早晨,街上没有几个毛车。路人甲发现这么个车,司机甲愿意载他,各自都有了自己的方便,天也没有塌下来。但凡是一个需要自己找活自己直接收过钱的劳动者(waiter, bartender, taxidriver, gardener, small business owner…..)或者有同情心的人都会体谅。

现代社会,通过层层的"管理",将人和物质性的金钱本身隔得越来越远。而另一方面人们对数字性的金钱的渴望剧增。人们对数字性的金钱的渴求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这金钱是怎么来的。因为弱物质性,所以人们以为钱是天上掉下来的数字。政府老板多发给钱是天经地义的。

我十分怀念早年能够直接握着票子或者支票的日子。如今这样的乐趣也没了。大部分公司强迫大家"直接存",完全没有感觉。我觉得发工资这样的ritual还是必要的,能提醒劳资雇佣双方的各自的承认和感激。时不时的提醒大家,双方是相互依赖的,相互共存的。

在每星期开的同一条路上,我们还会经过一个老墨(广义)揽活的地区。不论天气多冷,那里总是有人等着招揽。我时不时的指给孩子看。我不希望他们将来沦落到要到这里揽活。同样我也让他们知道谋生就是这样的不容易。如果能够给别人方便的时候,不要按喇叭,不要A,不要B。

–BG 5-7-2010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