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10

加一条

加一条, 正片脱衣卸裤,金屋床上,越来越像黄片;黄片风花雪月,莺歌燕舞,越来越像正片。 以 下是网上的流传 教授摇唇鼓舌,四处赚钱,越来越像商人;商人现身讲坛,著书立说,越来越像教授。医生见死不救,草菅人命,越来 越像杀手;杀手出手麻利,不留后患,越来越像医生。明星卖弄风骚,给钱就上,越来越像妓女;妓女楚楚动人,明码标价,越来越像明星。警察横行霸道,欺软怕硬,越来越像地痞;地痞各霸一方,敢做敢当,越来越像警察 –BG 5-14-2010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play bill 红色娘子军

既然把play bill 找出来了,再上一组。 这是纪念延安文艺座谈会上讲话60周年的演出。只有两场。 据说《红色娘子军》现在是中芭的保留节目。谁出钱,团里立马就能演。都不用排练,熟着呢。就跟过去叫堂会一样。 但是如果不是政治任务,质量就不一定了。什么AB角之类的,可能都不上。如果是小成本,也可能乐队都不出场,就是跟着录音跳跳。 这次演出是非常正式的。各方神仙全都出来效力了。看看这两张图就知道了。 历代的吴清华A角全部上场。包括白淑湘。 历代的洪常青A角,除了刘庆棠全部上场。 年纪大的跳不费力的段子。年轻的跳顶梁柱的段子。 像王国华演的洪常青就在祝寿时候出来遛了一趟,也得了满堂彩。白淑湘可是真的出来跳了一段。老太太很不容易。 即是是历届吴清华的B角们,这次也出演连长,战友之类的。所以这场戏是同一个角色,频繁的换人,换一个人下面的粉丝就鼓掌。这是一次典型的“看鸡不看蛋”的演出。蛋已经娴熟于心了。就跟唱传统的《空城计》,谁还不知道情节?  出场了6个吴清华,五个洪常青,三个连长,三个小庞,四个老四。  指挥也是原装的卞祖善。从头到尾,大汗淋漓。  有点遗憾的是,前面赠票区空了不少位子。文化部的干部真没什么文化。 下次。。。。。 –BG 5-9-2010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Billy Joel 的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1990年,也是我第一次开始听Billy Joel。记得这里谁说过喜欢他的歌。 那年,热得挺早,我开着我两个座位的车(很低档的“伪跑”),开着窗兜风(没空调)。 匣子里在放着一首“潮歌”里,听着很过瘾。什么胡志明,玛丽莲梦露,最后来了一句China under Martial law。 最后作者歌名都没记住。 我钻进街上最近的一个音乐店。凭着记忆从把这个碟给揪出来了。 这就是 We didn’t start the fire.  直接谷歌这个词组,一定就是它,别无分店。 wikipedia上列出了歌里的这一串事件。 我现在有很多的Billy Joel 的碟。他的键盘(钢琴)演奏很有激情。从“性音乐”的角度就是“催情”类的,但不是“壮阳”类的。 –BG 5-4-2010 这就是我曾经的"伪跑" 。外形比较装13. 很矮,倆座。但是败絮其中。只有1.6的发动机。我的是83年的。 这个车的产量不是很高。估计很多人都没有听说过。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扫帚大叔 Alan Bloom

《谈到Alan Bloom的私生活》 谁说我很懒,总能找到过去的语录。 这里“扫帚大叔”著作是参考书。 我还有更文物的东东呢。 “扫帚大叔”是一个“给”,这不是秘密。而且他死于艾滋,这也不是秘密。 八卦说这个麦克,是他的一个“合作者”(partner),小名Nicky。 “扫帚大叔”的书不是很容易读。哲学工作者的书都不容易。 这是全文。 –BG 不打诳语。 这是文物。才从书架上拽下来的。  1988年五月A B的签名书。当时有通知说,他来学校书店签书。我就去了。买了一本。 前面一个名字是家属,后边是我。女士优先,老头特绅士。但这书基本是我读的。 家属的名字非常美国化,老头随手就写了。而我的名字恨不得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拼的。 这是离他逝世大概有两年。签完字好像我们还握了手。 –BG 继续八卦。 AB是芝加哥学派的。芝加哥学派的人很经典。也可以说是保守。当年不读亚里士多德的人是没有资格谈哲学的。所以AB的书很难读。 quote from 前文语录 西方大书的编辑说: "杜威?他连亚里士多德都没读过,他妄称哲学家" 说的就是这种门户之见。当年杜威也在芝加哥混,不过是混教育学。但是他很钟情于哲学。但是在保守的势力面前他混不进去。因为他没有读通亚里士多德。大概面试时候跟人家捣浆糊。 后来他去哥大搞起了哲学。这也是保守人士不齿的实用主义哲学。 这是我从前提到的杜威 你要说芝加哥学派保守,但是惺惺惜惺惺,传统认传统。芝加哥学派能够承认中国的传统经典替代西方经典。 例如对李“博士前”的网开一面。 回到话题,当年从耶鲁毕业的胡庆斯(Hutchins),能在芝加哥落脚下来也是这里的经典主义气氛的浓厚。而在东海岸,学术气氛十分冒进。 这是我关于西方大书的平面表示法 ,这是我关于西方大书的文字表示法。 –BG 5-4-2010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城里人–现在

《接前》 忘了是魏京生还是谁的回忆说,他文革串联的时候到了西北才知道中国也有穷人,深感震撼。想想也是,大院里的公职人员,大概没有谁家到了月底揭不开锅的。 去年冬天的一个星期六早晨的七点多钟,天很冷,路上没什么人。我在一个有箭头的路口等右拐。最前面是一个出租车,紧跟着是一个小车,然后是我。就在刚变绿灯的时候,路边不知从哪儿窜出来一个人要上出租车。从他端着咖啡的样子,估计是刚从边上的DD圈饼店出来的。在出租车载客的时候,后边的小车不断的按喇叭。后来,出租车接上客人走了,大家也都跟着走了。我跟我车里的小孩说,前面这个车里开车的人一定是一个"hacker"。就是从来没有靠自己收钱谋生的。每个月拿工资但从来不用想这钱是从哪里来的。例如政府工作人员,大公司的白领这类的人,他们是通过他们置身于的"机构"领钱。他们的创造价值和金钱本身是非常遥远的N级相关,N>5。政府预算,公司预算,部门预算,未来发展,收益预测。等等。。。所以他们无法知道N=1的人,就是直接收钱的人的谋生艰难。 我跟我孩子说,等出租拉上个客人,我不在乎等这一分钟。司机就指着这钱养家呢。能让别人方便,又不影响你什么,为什么不呢?按喇叭的人,实在没有什么道理(我心说了,那厮不是个A,就是个B)。 确实理论上来说,司机不应该在这里拉客。理论上来说hacker是法律上正义的一方。"假如所有司机都在这里拉客。。。。"(政客们经常用这样的"天塌下来了"的scenario)。可是,这是一个能冻掉人下巴的早晨,街上没有几个毛车。路人甲发现这么个车,司机甲愿意载他,各自都有了自己的方便,天也没有塌下来。但凡是一个需要自己找活自己直接收过钱的劳动者(waiter, bartender, taxidriver, gardener, small business owner…..)或者有同情心的人都会体谅。 现代社会,通过层层的"管理",将人和物质性的金钱本身隔得越来越远。而另一方面人们对数字性的金钱的渴望剧增。人们对数字性的金钱的渴求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过这金钱是怎么来的。因为弱物质性,所以人们以为钱是天上掉下来的数字。政府老板多发给钱是天经地义的。 我十分怀念早年能够直接握着票子或者支票的日子。如今这样的乐趣也没了。大部分公司强迫大家"直接存",完全没有感觉。我觉得发工资这样的ritual还是必要的,能提醒劳资雇佣双方的各自的承认和感激。时不时的提醒大家,双方是相互依赖的,相互共存的。 在每星期开的同一条路上,我们还会经过一个老墨(广义)揽活的地区。不论天气多冷,那里总是有人等着招揽。我时不时的指给孩子看。我不希望他们将来沦落到要到这里揽活。同样我也让他们知道谋生就是这样的不容易。如果能够给别人方便的时候,不要按喇叭,不要A,不要B。 –BG 5-7-2010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城里人–过去

城里人所多的也就是那几斤粮票。很多人很穷。 记得那时候我妈的一个徒弟,每回发工资那天,早早的要去领,然后中午送回家。因为,她妈在家里就等她的这几块钱买粮食下锅呢。照现在的说法,紧巴巴的 cash flow。 她是个初中毕业生。那年头初中毕业很稀罕了。她的字写得很好,手也很巧,人很文静秀气。所以进厂之后没有分下车间,而是分在技术科干描图员,但还是工人编制,不是干部编制。在工厂每一个人都有个师傅,这是传统。很多年后,我们一个成电毕业的工程师是从同一个工厂来的。聊起来,他也是开口我师傅,闭口我师傅的。在社会上他的师父算起来也是高工总工的干活。但是回到科组里还是师父徒弟的关系。这现代师徒关系,安排得似乎很偶然,但一确定下就是一辈子。中国所谓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断不能欺师灭祖。这就是传统。 据我妈说,她家在新街口内的一个胡同里。家里不富裕,弟妹很多。她的收入在弟妹没有工作之前一度在家里占了很大的比重。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工资半天都不能耽误。通过她,我小时候才知道,一家人的钱还能紧到这个程度。 后来我听别人描述说,早年,每个礼拜天,永定路邮局,汇款要排长队。都是脱离的供给制,领了军衔,换了料子军服的军官们寄钱回老家。这些早年的事情,对我都是"都市传奇"。而我所知道的每家人似乎都是紧巴巴的。 我上次说的东南西北的几个参照物。中间的地方就是我童年的地方–一个工厂区。这是大概是新中国历史最悠久的一个现代电子工厂。1949年,早在东郊电子城还是乱坟岗的时代它就建厂投产了。 最早的老厂在德胜门内。后来在离老厂不远的"郊区"圈了地盖了新厂。这个旧日的"郊区"现在也是三环内的闹市了。很长时间以来,这个厂生产的就是相当于现在"防火墙"–大功率发射机。当年,各个除了各个省市自治区的广播电台必须有至少两套发射系统之外,对于每一个敌台频率都要有一套大功率发射机来干扰。这样一来,看看这需求有多大。鬼子有一个敌台,我们就要有一台发射机。 在这里,我一直住到到我家离开北京。看海阳的照片回闪,我捕捉到一张他们家1969年离开北京下迁西安的照片,很有感触。我家也是差不多时候离开北京的。我清楚记得临行的最后的一顿饭是在我妈的这个徒弟家吃的。那时她已经成家,有了孩子,也在厂区有了小小的宿舍。而那时候我们在北京已经没有家了。那天吃完了饺子,我们就上火车了。 这个阿姨,后来一直就在这个厂,一直干到退休。我们现在还时常来往。迄今对我妈也还是师傅师傅的叫。 我曾经回忆过她这个描图员。 –BG 5-6-2010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规则很简单

《数学笑话:电影学院又招生了,其中有不少姿色美女,问她们怎么看待潜规则,美女回答很淡定:“只要有规则,就好办。” 》 我觉得这规则历代流传 很简单很实用。 先×÷后+- –BG 5-18-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