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9

张胜温图卷和其他(12)–珍贵的遗漏

下面几幅是丁观鹏临摹的时候不采的图。 他们分别是,神会大师(禅宗慧能之后的传人),以及大理的八位高僧。 丁版之所以没有录入,我分析是这些人等的影响力不够大。神会的法门并没有传承下来。而大理的高僧在中原更是默默无闻。 正是他们的默默无闻,张胜温图卷才显得珍贵。它给我们提供了研究大理历史的材料。 50. 这就是神会的玉照。他的法门,在中原,五代之后逐渐式微。而在大理国,当时他的影响力似乎还不小。交通不便有交通不便的优势。 51-52 大理高僧–和尚张惟中,贤者买X嵯 前者是个出家人,后者明显是个居士。 身后的山水已经很具体。不再似众罗汉身后的那样抽象。 远山,近水,垂柳。 53-54 纯陀大师,法光和尚 依然是远山近水,云雾缭绕。鸡鸭也在听法。 55-56 摩诃罗嵯,赞陀崛多和尚。这两位都是梵人的摸样。 赞陀崛多是将密宗传入大理的人。修金刚瑜伽法。我曾经说过,云南的密宗应该独立于藏密和东密。独立传入发展。57-58 沙门XX, 梵僧观世音菩萨。在南诏的建国神话故事中,一位梵僧的贡献很大。号称是阿嵯耶观音的化身。 BG 11-29-09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张胜温图卷和其他(11)–禅宗祖师

在张胜温的图中,紧接着阿难的就是禅宗的达摩祖师。 丁观鹏的临摹也是一样。 中土的禅宗对大理佛教到底有多大的影响? 既然这里画上了六位祖师,至少说明他们得到了足够的尊重。至于影响力多大,是另一个问题。 44-4546-4748-4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张胜温图卷和其他(10)–资深罗汉

在佛祖的左面是两位资深罗汉,迦叶和阿难。 这两位一个是大弟子,一个是贴身弟子。 将他们突出,似乎是画卷从前拥有者的本意。 42-43 本来他俩就是陪伴释迦佛的,把释迦佛调到他俩边上,佛祖也不孤单。中国的很多壁画雕塑都是“一佛二弟子”的格局。 –BG 11-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张胜温图卷和其他(9)–错位的中心

这就是夹在18罗汉之间的佛祖。前面说过,我认为这张图应该是图卷中心,裱糊时候被故意插错。 图39-41 光芒万丈的佛祖被放在了这个地方。众罗汉环绕。 上面的题词是“南无释迦佛会”和“为法界有情等”。 下面的供养人都是一摸一样。 –BG 11-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张胜温图卷和其他(8)–被拆散的罗汉

前面说帝释和梵天的位置被放画的最左面(最后)。 下面说一下这张图卷的整体构图。 同所有的佛教题材的画,例如水陆画,一样,这张图也是围绕着“佛”为中心而展开的。 以佛祖为中心,左右是其他的佛爷们。然后是菩萨和罗汉各分左右。然后就根据各自的爱好可以加入其它的诸神,例如佛母,天王,龙王,诸天,等等。如果是后期的汉传水陆画,还会有玉皇大帝,王母娘娘,八仙之类的。我还见过孔子等人也入过水陆画。这样就是完整的儒释道诸神大家庭。由于地域性,在张胜温图卷中,一些大理的高僧也入了画。但是在丁版中完全剔除。 诸神的排序。罗汉,菩萨是在左面还是右面。这个也是没有定论,这在张版和丁版里处理的恰恰相反。 在张胜温的绘制中,“大多数”罗汉是在佛祖的右面(展开画卷先看见),而丁观鹏的绘制将罗汉完全地移到了佛的右面。而且罗汉的位置距离佛祖十分遥远。 张的版本是大体这样排列的,我们已经见过了龙王,帝释天,梵天。下面有罗汉,禅宗大师,大理高僧。然后是文殊问疾,维摩诘经。然后是佛祖,诸佛,包括药师佛的法会。再下来是菩萨(包括诸多的观音)。接下来是天王,佛母,帝母,金刚,护法,明王,天神等直到最后。张胜温图卷的图有一些拼插错误的地方,但是大体次序是这样的。 丁的版本是,龙王,然后紧接着就是观音。众多的观音之后是紧挨着就是佛祖,诸佛(但是没有药师佛)。之后是文殊问疾,维摩诘经。然后是除了观音之外的其他菩萨,佛母,帝母,然后是18罗汉,禅宗大师。然后又出现药师佛的法会和药师佛的十二愿。这里用药师佛的法会另立一个中心。下来是金刚,天王,佛母,明王。最后是帝释天和梵王。 可以看出,在丁版中,菩萨的地位很高。佛的左右都是菩萨,右面是清一色的观音菩萨,左面是其他菩萨,然后才是罗汉们。还有很多耐人寻味的现象,例如为什么药师佛要单独出来?除了大理高僧之外,为什么也把禅宗的“神会大师”给剔除去? 接下来,一步步的看。 张胜温的下一组是罗汉,有意思的是这个图卷将罗汉给断成16+2组合。中间加入了最光明的“莲花背光释迦摩尼佛”。这本应该是中心的图案。丁观鹏的排序就将“莲花释迦摩尼佛”放到了最中心。 张的排序,仅仅是偶然? 从佛教历史来说,确实应该是诸多罗汉环绕佛祖。特别是迦叶和阿难。而在张胜温图卷中,恰恰是这二位罗汉在左面,而其他16罗汉在右面,给了他俩足够的突出。从这个画卷来说,这个位置(40幅)不是画卷的中心。这样一来,显得有些不伦不类。我相信这是后期裱糊造成的,如果不是故意的,那么这个赞助人绝不应该犯这样的错误–将罗汉拆散。 闲话少说,进入正轨。 下面是16罗汉。 23-24。这张画上有嘉庆御览的大印。 25-26 宣统也看过原版。 27-2829-3031-3233-3435-3637-38 没一幅画背后都应该有一个故事。 神态各异的罗汉,很是精彩。 –BG 11-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张胜温图卷和其他(7)帝释-梵王的乾坤大挪移

如果说前面的天龙八部的二位龙王被误座,那么下面的两张就是乾坤大挪移。 在张的版本中,后面两张是帝释和梵王。但是在丁的版本里,我找呀找呀,一直找到最后才找到。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丁要将二位给放到最后。古人留给咱们的黑盒子。 这是19-20,帝释天。他也是众星捧月般的出场。 注意上面的宣统御览的印。丁观鹏画出来之后,这就是后来皇帝看的标准版本了。 这是21-22,梵王(天)。也是诸天之一。就是我说的印度教里的司令被佛教封为师长的那个。 –BG 11-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张胜温图卷和其他(6)各路龙王-2

天龙八部,已经说了两部。这两部是张-丁二版有出入的。我觉得丁是对的。清朝这时的诸神的命名已经很规范。而且丁是著名的宫廷画师,如果有任何疑问他能调动资源来帮助看。另外丁本人也是佛教知识渊博的大家。 另外我不太相信张版上的题记。似乎是后来的读者(收藏者)为了方便阅读题的。有些画有题记,有些没有。象征着加注的人知识也有限。而且字迹混乱,书法不是很一致,不似是学识很高的人。 后面的六部就没有什么争议了。张-丁二版极其相似。 这是13-14. 很慈祥的两位龙王。坐骑是龙,头上是龙,“屋室雕纹以写龙”。还有牛头,马面,大公鸡给当保镖。众星捧月,好不威风。 丁观鹏的上半部显得空了。似乎这是丁版的一贯风格。不知为什么。天空总是空荡荡的。 这是15-16 这似乎是一文一武。文官扮相的一般都有人给打幡罩着。这个武打扮的也不是很凶。各自只有一个随从,比上两位寂寞多了。 这是17-18。也是一文一武。 前面说了,丁观鹏版的其中两幅调到前面对应“青龙白虎去了。所以我这里留个缝隙。 从人物表情来看,张版要丰富很多。 而丁版似乎喜欢用暗色来解决他处理不好的细节。例如前面说的肌肉男。例如上面这张蓝衣龙王。 好了,下面是天龙八部的名字。张胜温的图没有标全。丁观鹏的标的经常串行。 白难陀莎竭海难陀和修吉德叉迦优钵罗 摩那斯阿那婆答多 上面是丁观鹏的次序。前面说了,张版将疑似“优钵罗,摩那斯”调到前面,被标为青龙白虎。 –BG 11-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