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9

祠堂一条街上的故居

前面提到,在苏南,家里拥有祠堂的多半是地主。富农家没这么大的谱。 而无锡的祠堂都集中在哪里呢?大户人家的祠堂都在惠山脚下。那里是风水最好的地方。 土改之后,这些祠堂都干什么了?土改,地主的土地被农民分了,而祠堂则被政府留下了。 祠堂这个东西不好分。给村里人,一人也就几块砖头。况且,祠堂本身不在村里,贫农也未必知道它的存在。 下面说的是无锡下河塘一带的祠堂建筑。这些建筑暴解放时被政府一锅端了。 上个世纪70年代,我住在这里的时候并没有感到这里有什么特别。河沟里的水散发着恶臭,附近工厂向河道里排放着污水。破旧的砖头路坑坑洼洼,路边的房子也是破烂不堪。河沟对面的“上河塘”更是被一道院墙整个围起。院墙里面是一个解放军部队机关。这是当时一个很普遍的现象。解放后,很多没收的财产都落到了解放军的手中。当时军队征房征地易如反掌。 如今,我故地重游。整条街被关闭了重修。 到处都是这个工地的样子。 河水被抽干了,龙船也“落了浅水”。与他为伴的是轰鸣的挖掘机。挖掘机直接吊进了河道。 这是项目介绍。我才知道这里曾经这么牛过。 文字说明。 这张图有些过时。没有画“上河塘”。如今,河两岸都在整修,河对岸的房子如今也被拿回。现在部队的财产地方政府也能商量了。从另一方面说,部队的征用,客观上保护了建筑在文革中不受破四旧的损坏。 这是一张过去的地图。红色的是曾经的部队围墙。 这是我感兴趣的“故居”。正在修建中,只能照个门牌。在地图上就是那个橙色的圆圈。 这是墙上的介绍。这我也是第一次知道。 这是该房子在博物馆中的样子。修好了应该是这个样子。 这个模型只是示意图。真的房子的纵深很深。它离后面的惠山直街还很远。并不是像这里看到的,后门就是直街。这栋房子当时(70年代)也是部队的财产。它是招待所。我在这里住了好几个月。它的门口有一座小铁桥。过桥就是308的小门。里头有食堂,礼堂,服务社等等全部设施。我天天要过去打饭。如果放电影也去那边看。 地图中的蓝色框子,就是当年的无锡17中。有一张82年航拍的图我没有照。匆匆忙忙想着出门照,结果忘了。17中是一横一竖两栋楼,成L形。中间是操场。如今已经迁走,给旅游让路。 这是17中原址上的建筑。也是整修之中。 我在17中上了一个多月课之后,就转学走了。 从前17中斜对面是无锡泥人厂(黄框)。如今也迁了。解放前街上的艺人们(图右的黄框)都公私合营到这里来了。 同一条街上还有很多类似的祠堂建筑。上面是两个门牌。 如今下河塘也上了地标。 这个牌坊70年代肯定没有。这是重修的。 下面这是模型里的。 这是地区的全图。可见从杨家祠堂到直街还是很有纵深的。 这是博物馆中模型的山门和街景。全是泥人。 –B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颇具明星气派的革命者

在这张照片里最英俊,最具气质的是谁? 当然是后排左深色制服的帅哥。 如果看看这张排排坐的照片 这个帅哥不输大明星孙红雷。 不同的是,孙红雷是演革命者,而这个帅哥是真的革命者。 他就是管文蔚,一个1926年入党的共产党员。 这张照片是新四军几位领导的合影。前排左是陈丕显。右边的其中一位是惠裕宇。 从口袋上的两只水笔,不难看出,他是一个读书人。 而且他还是一个教书人。他读的是师范。在1920年代读师范的时候,他接受了共产主义思想。 在这座博物馆四楼,有一张他20年代任无锡县委书记时的照片。 他一辈子没有离开江苏,即使是在白色恐怖时期被捕,他也是在南京军人监狱,苏州模范监狱之间轮换。 抗战爆发,他在家乡拉起了武装。联系到新四军后,他率部归队。其在新四军中早期的地位高于陈丕显,叶飞,陶勇。 前些天,嚎总说到土改的政策。我当时说这是非常“因人而异”的。如果地区的父母官对当地的情况了解,特别是当地人。那么执行的政策就会尺寸适当。一个典型 的例子就是苏南的土改。说管文蔚一辈子没有离开江苏,解放军一渡江,他就留下做家乡的地方工作,没有继续南下。他是苏南军区的司令,掌管苏南行署。在苏南 区陈丕显是书记和政委。苏南的土改同其他地区相比,相当的温和。 土改时候,政策偏差最大的就是外地的南下工农干部掌权,当了父母官,却对当地的情况不了解。情况不熟悉,为了尽快开展工作,只能靠人头来扬威立腕。本人没什么文化,打打杀杀惯了。本着歼敌越多,功劳越大,进步越快的原则,土改的残酷就不可避免了。 作为父母官,管文蔚是本地人,其家也是望族。20年代能上师范的人家不会穷的。他对土改政策的掌握是很温和的。老一代的人,提到管文蔚,还会说,管于他们有恩。中国的老人对于有恩于己的人会记得很久很久。 正是因为他的人脉,抗战时期他在新四军地位高。因为他在江苏的工作的能力是从福建赣南过来的新四军(陈毅粟裕等)无法比的。他能动员当地的名流出钱出力,他能说服国民党武装借路通过,而没有摩擦。毕竟大砍大杀地蛮干,在孙子兵法里也是下品。 管文蔚的仕途,在解放后1955年“审干”时嘎然中止。由于无法证明他在狱中的表现,审干通不过。他能原地踏步,活下来已经不错了。这也得益于他在军内的人脉,毕竟他也是提着脑袋打出来的野战军纵队司令。 都是历史了。 –B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愤青时代的“书”

这次除了看见愤青时代别人写的书,也见到了愤青时代自己写的“书”。 六本从15岁到24岁的日记。 随手翻来,尽管鸡毛蒜皮,还是挡不住的“愤青”。 发现了惠勒演讲的记录,方励之当翻译。发现了李德伦来学校普及音乐的记录。发现美术馆的许多画展的记录。发现了海淀影剧院的演出。发现了哪天看的《火烧圆明园》83-9-11发现了哪天中国潜艇发射火箭成功81-10-19。还有很多的读书笔记,《收获》的小说,《当代》,《十月》的苏叔阳的剧本。当时我很喜欢苏叔阳的东西。《将军决战岂止在战场》,《战争与和平》《基督山恩仇记》《同一地平线》。张承志的《黑骏马》等等。当然还有诗歌,当八十年代来到的时候,本子上记录了足足六页长诗。够“愤”。忽然发现81-9附近,我还用市井演义的笔法写了十二回。发现了早已忘记了的许多事情,例如,我们83-12-20居然到永定河劳动过。现在已经忘了锡拉胡同是干什么的?当时的外文书店,买内部交流原版影印书的地方。 当然更多的是对自己有意义的事情。也有和其他人的记录。 现在看来,连自己惊奇自己怎么会有这样的毅力。浏览了一下,每次间隔停顿的时间不超过三个月。向毛主席保证,当时没有想当雷锋或者欧阳海,要不里面全是读毛选的笔记和做好事的记录。可惜这样的光辉事迹里面一笔也没有。 我想更多的原因是自我完善,吾日三省吾身的原因。 犹太教一年一次,基督徒一周一次,佛教徒初一十五的斋戒,唯有儒家,让大家一天反省三次。 这是我最后治的两方印。一阴文一阳文。原印早就不知扔到哪里去了。 之后,这几本东西一放就是二十多年。 –B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愤青时代的书

又见到这些愤青时代的书籍。   这是曾经提到的走向未来。最先的12本我这里是全的。刚开始书脊上还写“四川人民出版社”。后来名气大了,干脆在出版社的地方直接印上“走向未来丛书”,有些还用了金字。   后来的出版的书质量参差不齐。   这是一批很典型的愤青书籍。                   这批也算是愤青书籍,所谓的“未来学”       这几本压书架很体面。著名的《爱因斯坦文集》   这几本是跟随我时间最长的图书。中国的蒙学经典。当然当时是供批判用的。     同时代的还有红楼梦研究。当年毛老鼓励大家读红楼,所以出版了辅导材料。 上面是封面。另一本书就是这里提到的巴列维的回忆录。 这是人民文学出版社的七二版横排简体红楼。繁体竖排不是我的。 这是评水浒时候出版的全传。 当时我家有很多套,这是我的藏本。    七十年代初,突然出版了一批进化论的书籍。估计也是根据毛的某个指示。 很有意思的书籍。也是我的蒙学。 同样的蒙学书籍。青年自学丛书。 文革前有一套数理化丛书,高考后数理化丛书重印。 而在这之间,出版了这套青年自学丛书。我觉得很好。把我引上了革命道路。趣味性很强。 现在想来,这批人真是高手。我觉得,把书写厚了不难,但是把书写薄,真是很难的。 愤青时代,哲学是不可少的。 居然还夹着发票。可见没有多看。多看的已经全随身背走了。 下面这本很牛,原版正宗的《自然辩证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一年又一年

    2008 某一天的日出,日落。     一年后,2009的同一天。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