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9

画说洛克的中国探险–1924-1927西北探险(4)

下面是一些没有日期的。 这张杨土司的照片同初次见面的那张不是一个时候照的。服装不同。这件更华丽。 卓尼大寺 庆典的酥油花。图案应该很精细。 另外一张,同一个仪式。 大寺内景小喇嘛心不静,回头看西洋镜。开会 Radja(拉加寺)的果洛(Ngolok)藏民。 据记载,当时果洛的藏民对洋人的来临很有敌意。因为这是西藏的圣地圣山,外人是不能涉足的。 不知是哪个活佛 这仅仅是这些照片上提到的地方。还有更多的照片涉及更多的地方。(见此(1) (2))地方的政区名字多年来变化很多。另外很多小地方(乡村一级)的地名无从可考。如果把所有的点都联起来,这就是一张洛克的西北考察的足迹。 接下来就是归程 -BG 5/30/09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画说洛克的中国探险–1924-1927西北探险(3)甘肃青海

1925-8-20 世道太平了一些,终于远行去了趟大城市。 兰州 1925-8-25黄河和兰州城墙 1925-8-25 兰州衙门府远眺 1925-8-25 水力提水装置 1925-8-28 兰州大铁桥 1925-8-31 大通河峡谷 1925-9-9 青海省湟源的塔尔寺 1925-9-10 塔尔寺全景 1925-9-20湟源(Dangar–丹葛尔)街景 1925-9-20南望湟源 1925-9-20湟源城外 1925-9-20 从文昌阁望湟源(Dangar–丹葛尔) 1925-9-20湟源(Dangar–丹葛尔) 1925-9-24青海胡畔的穆斯林护卫。这里已经是西宁的地界,回回保护洛克。四个回民,一个纳西。 1925-9-24 青海湖边回民卫兵 1925-9-24青海湖南岸的牦牛(Yak) 1925-9-25前往海西都兰的牦牛队。 1924-9-27青海的猎鹰人 1925-9-28青海的游牧藏民 1925-10-3湟源(Dangar–丹葛尔)城外运羊毛的骆驼队 1925-10-9大通河谷宿营 1925-10-12回族淘金者 1925-10-13青海湖边的古城遗址 1925-10-31骆驼队停在张掖传教站门外休息。 1925-11-14 哈达铺附近的山 1925-11-29远望拉卜愣寺 1925-12-9卓尼禅定寺庆祝 Cham-ngyon-wa 跳的鬼头舞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画说洛克的中国探险–1924-1927西北探险(2)甘肃

到达卓尼后的日子 1925-4-24 卓尼王杨土司–杨积庆 眼睛很亮,很传神。 红军长征入甘南的时候,杨土司曾经协助过红军。放了红军一马,红军也没有在他的地界上闹革命。但事后杨土司因此而被害。   宾主相见甚欢 1925-4-25 卓尼土司派出的18个前去岷州接应藏族卫士   1925-4-25 35个岷州士兵和20个藏族卫士在保护洛克从卓尼去洮州的途中合影。  队伍和很整齐。 1925-4-26 洮州(现在临谭)老城。自从被“白狼”抢掠过后,老城中冤鬼阴魂不散。人们不敢再居住在老城中。只是沿城搭建。   “白狼”就是“白郎”,民国初年的绿林好汉,曾经足迹纵横豫、陕、甘。曾经血洗洮州。称为土匪,农民义军,讨袁英雄….就看你是什么立场。家乡河南人说他是好人英雄,而甘陕人民说他是土匪。就像哥伦布,美国人说是好人而印第安人说是坏人。就像格瓦拉,阿根廷人说是好人,美国人说是坏人。 这里的“白狼”不是古代羌人。   1925-4-26 从城墙上望洮州老城。可见清真寺。   这是洮州人的回忆。 洮州向有新旧两城,旧城殷富,多回族。当敌讯吃紧时,新城绅商均移居旧城,而旧城一战,经汉回民众依山夹击,白军头目邱占标战死,宋老年负伤。但结果新城仍被贼匪攻陷。回队败归后,聚男女老幼于礼拜寺自焚而死。是役被杀及战殁者约16000余人,抢劫亦较他县为甚,状更惨酷! 这就是为什么十年之后(1925)仍然没有人敢迁回老城。这里有一万六千鬼魂。 这一万六之数我觉得后人传奇演义过了。   1925-5-1 合作(黑错)喇嘛寺的喇嘛围观外国人   1925-5-2   合作贡巴(合作喇嘛寺)的九层大楼   很宏伟!   合作寺位于甘肃甘南藏族自治州州府合作市东约一公里之处,亦称“黑错寺”,藏语称“格丹曲林”意为“具善法洲”。合作寺属藏传佛教格鲁派寺院。该寺创建于清康熙十二年(1673年),创建者高僧具谢热却丹。     1925-5-2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画说洛克的中国探险–1924-1927西北探险(1)昆明-卓尼

1924-12-23出门走了十天,才到东川。可见时局不是很好,滇东北真是土匪多。这是从东川金钟山文昌宫鸟瞰东川。 东川,跟我还有些渊源。如果我说动“东川高山站”你明白是怎么回事,那么,你也干过这一行。 1924-12-28 江底–牛栏江 1924-12-29 昭通大水井牌楼。据说是康熙十八年八月初八立的。 昭通的著名特产是昭通酱。 这年的圣诞节洛克是这样渡过的。投宿在寺院里,用留声机放着欢乐颂,给萨金特写信。 这些信件,哈佛全都有保存,而且打字整理出来。哈佛大学干事情真是很认真。 1925-1-14 云南昭通–大关 1925-1-15 云南昭通–大关 云南四川边界 1925-1-25 四川,安边 长江边。 长江是云南和四川的边界。四川这边叫“安边”。安定边关。有类似于镇南关。而云南那边是叫“大关”。你要到我这里来,先过这个“大关”。 过了昭通就是四川宜宾。从宜宾沿岷江坐船而上,就能到成都。如果没有匪患,这条路是进入云南最容易的一条路。当年蜀国征南蛮就是走的这条路。 这一路,官兵士一站一站的护送。昆明40人,东川40人,昭通接应的35人。从东川边界到昭通是两方75人。就是这样,他们曾遭遇600人的土匪。后来昭通派了250人的军队才安全通过。1925年1月22日,马帮到达云南四川边界,雪后泥泞,骡马无法行动。马帮解散。洛克雇了37名脚夫前往宜宾。由于这时里春节只有四天,这些脚夫都是出大价钱雇来的。1925-1-25到宜宾,当时宜宾临时驻了1万名川军。 1925-1-25 船渡宜宾横江 洛克休整几天之后,坐船于1925-2-25到达成都。当时是杨森的地盘。杨森曾经宴请洛克,美国哈佛大学科学考察队的洛克博士,这名号够响。除了成都外,整个川北也是匪患重重。洛克窝在成都窝了很久。直到1925-3-16号才离开成都。杨森亲自挑选了140名卫士护送。 1925-3-23绵州(绵阳)过来接应的军队,准备渡过河 看这一大堆“老总”。 1925-3-24中坝的中药铺 1925-3-28 从南坝到青州(青川)的路上渡河。 四川,甘肃边界。以墙为界。 1925-4-1终于走过了四川。这是四川和甘肃的边界,清川和皮口。墙那边是四川的青川。口 1925-4-3甘肃开州皮口的桥 1925-4-3文县和皮口之间的桥 1925-4-5武都河边的小道 1925-4-7开州南部,武都河畔的大柏树 1925-4-8甘肃开州 1925-4-8 开州(现武都)的西门 夹道欢迎?还是围观洋人。 1925-4-8开州鸟瞰 1925-4-11洛克的留声机吸引了众多的村民围观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画说洛克的中国探险–1924-1927西北探险(0)

序幕 画说1923年以来,洛克给美国国家地理学会采集了8万件标本,种子,1600件鸟类(其中三个新品种以洛克命名),60件哺乳类。这8万件标本中有一些重复的(最后经过确认6万件是不重复的)。这就需要鉴别,所以1924年3月,洛克回到美国国家地理学会进行鉴别工作。如果重复的标本,各个博物馆之间可以交换。 人要交了好运,挡都挡不住。哈佛植物园的创始人和第一任园长萨金特Sargent一直想挖洛克来服务。八十多岁的萨金特听说洛克闲了,立刻就邀请他到波士顿洽谈。并请到家里吃饭,喝酒。当时哈佛在中国的Wilson从四川湖北采集了不少种子,但是这些种子不适合于寒冷的波士顿。而Wilson受伤后已经不适合野外探险。哈佛希望洛克担负这个重任,而洛克也希望探索西北古羌人的踪迹,双方一拍即和。下面是洛克的研究计划书(proposal)。很短但是非常清楚。简单的几页纸,讲明了自己的计划,自己的优势,自己的需要。非常的清楚明了。原文是手稿,这是哈佛植物园的整理打印稿。 后面就是两句客套。不引用了。 这proposal很牛吧。条例清晰,简单扼要,不卑不亢。大方向也有,细节也有,(包括人手和畜力)。最重要的是钱数。第一年一万四,第二年一万二,第三年整理数据,一个月五百。探险住野外,如果在大城市(北京上海)需要住旅馆,实报实销。 老萨金特拿到这个研究计划书,当时眼都不眨就批了。哈佛用人信人,不小家子器的讨价还价。还额外给他从动物博物馆找了两千美金作为顺便收集鸟类的经费。并且根据洛克的请求,第一年的经费一次发足。 发了! 说干就干,洛克买了帐篷,气压表,枪支,照相机等等。1924年九月底就坐火车去了旧金山。等上了加拿大皇后号的邮轮。到上海,再到香港,法属越南海防。再乘火车“云南特快”于1924年11中旬到达云南府(昆明)。一路太顺了。 可是中国正值军阀混战的时候,吴大帅,张大帅,冯大帅正在北方战尤酣。开始的顺利,并不代表日后的顺利。在唐继尧的领导下,这年的土匪特别的多。滇东北号称饿死三十万。土匪太多,他在美国就通知的他的故旧,12个纳西卫士,只来了七个。路途不顺。另一方面,云南督军征广西,搞得苦力和骡马都征不到。在昆明耽误了一个月之后,1924年12月13号中午,这支26匹骡马,苦力,卫兵,还有官兵组成的马帮终于出发了。 –BG 5/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云南历史和洛克日记

在画说洛克的中国探险的时候,提一下洛克见证的云南历史。 很有意思,从民国以来的云南第一把手鲜有善终。也许这就是土皇帝的命。 而在短短的二十年代中的几年,洛克就见证了两位云南王的倒台。 在洛克刚刚进入云南,在他从思茅到大理的路上,他听说了顾品珍的被唐继尧支持的土匪杀掉。而在他1927年从四川回云南的时候,唐继尧又被龙云干掉了。 在洛克的笔下,“顾品珍是云南有史以来最诚实正直的都督。”而唐继尧,“军阀唐继尧自命都督后,拼命从老百姓哪里敛财。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把写有一元,五元,一百元的纸盖上他的大印当钱用。推行纸币完全靠子弹而不是靠黄金。并在金马坊告示,谁要拒绝使用,马上拉出去枪毙。” 下面是“简明云南历史”。顾品珍唐继尧龙云卢汉谢富治阎红彦谭甫仁 只有谢富治算是善终。 –BG 5/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画说洛克的中国探险–1923三江并流(4)

1923年12月说了半天,从十月出门,至今才探险探了两江–澜沧江,怒江。这第三江,金沙江是最后的探险。金沙江的探险没有太大气候限制,虎跳峡附近12月份气候依然暖和。 这是洛克地图,行政地图和旅游地图 洛克的记录是从落余进入古驿道。驿道凿在江的西岸,距离水面2500英尺(760米)。行至中途,骡马不能过去。洛克的行装是雇了30个脚夫挑过去的。探险共历时五天,本来想从大具渡江。但是渡口几个月前被藏人破坏。所以只能原路返回到落余。 虎跳峡 虎跳峡是哈巴雪山和玉龙雪山的杰作。两座这么邻近的雪山相对,中间要挤出一条水路来,金沙江也够辛苦的。 过了虎跳峡,再过江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了。船基本上是没有什么用了。这里就需要所谓的革囊渡江的绝技。 –BG 5/29/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