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pril 2009

影评–Che,格瓦拉有关的电影

  继续电影–能折腾基因 从百万富翁到贫民窟 前些天,万教授说到能折腾的基因。 怎么能不提上个世纪巨能折腾的基因–恩内斯特.切.格瓦拉。当年文革时期<格瓦拉日记>激励了许多年轻人投身于国际主义事业。而格瓦拉和他的情妇们的热情也让情窦初开的年轻人们浮想联翩,羡慕不已。原来,革命者也是可以有情妇的。 2008年Steven Soderbergh改编了关于格瓦拉的电影CHE上下集四个小时。 看惯了美国大片,这样的现实游击战争传奇拍的很冗长,很沉闷。不是兰博,不是汤哥,没有飞车,没有惊险,没有火爆。也就是打打枪,扔两棵手榴弹,大部分时间是逃亡行军,这就是标准的游击战法,表现格瓦拉的“游击中心论”。 <上部>的叙事结构跟<从贫民窟到百万富翁>一样,就是记者提一个问题,引出一段回忆。这些关于古巴革命的回忆就回答了这些问题。黑白景是格瓦拉参加参加联大在纽约接收采访,以及在联大的发言。彩色景就是一段段的回忆。电影里女记者提的一个个问题都很有意思,甚至放在今天依然是值得思考的问题。半个世纪以来,拉美面临的问题几乎没有什么变化。作为一个热爱拉美,渴求改变的激进人士,格瓦拉有游击战的成功,有成功后的失望,有失望后的探索,有探索中的失败。 <下部>的叙事是按照格瓦拉玻利维亚日记的次序记录了他在丛林中的折腾和失败。作为古巴的党和国家领导人,他参加完联大后觉得依然很不爽,“不少的革命者都是在豪华的汽车里、在漂亮的女秘书的怀抱里丧失了往日的锐气”。影片的开始就是卡斯特罗在党代会上宣读格瓦拉的辞职信。从此格瓦拉的行踪就成了迷,CIA向拉美国家的情报部门查询,这些情报部门都否认格瓦拉在他们的国家。电影展示的就是一个个丛林中的日子,一百天,两百天,三百天。 电影中,导演将格瓦拉死去的镜头完全是通过格瓦拉的眼睛来表现。枪声,晃动地倒下去,行刑者歪斜的脚,渐渐模糊,白化渐出。吉它声起,歌声起。镜头慢慢地从丛林换成大海,回到了<上部>格瓦拉去古巴的船上,剧终。 故事电影的原作者是格瓦拉本人。上部是<古巴革命战争回忆录>,下部是<玻利维亚的日记>。而导演和编剧进行了编排。下部也就是几天前所说的“败寇之史”,尽管他本人是败寇,但是他的古巴革命同志还不是败寇,所以<玻利维亚的日记>得以出版,并流传到中国。前面说了,故事本身从拍大片电影的角度来说很乏味。导演没有什么改变的余地。但是导演突出了书里面的政治观点,包括回答女记者说作为革命者的重要的素质就是“爱”。 手法问答式的回忆,黑白彩色的颠倒,也许是普通的手法。在<上部>里,回答女记者的说,七月运动的82个人登船从墨西哥去古巴,而达到丛林目的地的只有十二人。 在<下部的>结尾,又用了这条船上的镜头。象征着死后的格瓦拉又见到了他的革命同志。从上船的时候,这就是他能想到的折腾的结局。他们去古巴的时候船上很多人在嘻戏,似乎这是一次旅游,而格瓦拉是严肃的侧影。 表演作为写实作品,不可避免,表演是挺脸谱化的。我倒是希望有更多的格瓦拉和情妇的故事,但是很失望。 跟<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相反,格瓦拉是一个从“百万富翁到贫民窟” 。阿根廷人很热爱拍摄格瓦拉的题材。 2004年,另一部阿根廷电影<摩托日记>也是写格瓦拉的。我觉得比2008的CHE有看头。<摩托日记>是他革命前的经历。也是根据他的日记写拍的。这段日记是他1952年从阿根廷摩托旅行,摩托报废后,搭车步行,纵穿南美大陆,从阿根廷到委瑞内拉。日记记录了他从一个小资成为一个国际主义斗士的过程。<摩托日记>的摄影比CHE要明亮了很多,因为不是岣岖在丛林。风景很美,故事也多姿多彩,里面有形形色色的男女。从富可敌国的富翁,到身无一文的失地农民,从贫穷矿工,到挣扎农夫,从麻风病人,到修女医护。作为一个即将毕业的医学院学生,格瓦拉可以有着锦绣的前程。在秘鲁的麻风岛上,在医护们给他举行的24岁生日聚会上,格瓦拉说了他的第一次“演说”。这时,他就开始将整个“拉丁美洲” 放到了自己的肩上,而在此之前他只是一个小男生。 中国引入格瓦拉的玻利维亚日记很早。三联在70年就开始内部发行了(古巴是68年出版)。那时中国跟古巴的关系很不错。那个时代的人一定记得古巴糖。然而,中国内部发行这本书的目的是批判“游击中心”的理论。内部发行都是这样,供批判用,实际上成了供学习用。 格瓦拉本人曾于1960年11月(刚刚夺取政权后)访华,见过毛泽东周恩来。1965年2月在他辞去古巴领导职务之前再次访华,邓小平彭真迎送。 离开中国之后,他就又去折腾了。 –BG 4/18/09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理想实验的非理想化

<回一下虫虎和封建对理想试验的评论。> 确实,从“原教旨”的本质佛和哥本哈根学派角度来说,一旦有了“物”,例如芝麻,或丝线,或大卫波姆的隐含变量,这个解释就不够纯。照OO的说法,就不是界面(pure virtual in C++),而是进入了实现的层次。 然而,为了让普罗大众看见体会佛或者湿婆或者量子,你要有什么化身或者幻像之类的东西作为载体对教旨进行诠释,你总不能总是跟人家说,这就是空,你看不见就对了,你看不见就是最高级的。佛说金刚经也要用“人身长大”“须弥山” 之类的来解释。 在OO里,定义了界面,给参考实现,让人们通过参考实现理解界面,一旦用户能够完成自己的实现,他就容易脱俗进入抽象。 与其对应的,在佛里,有了佛义,要有成佛的例子和种种佛经,人们通过佛和佛经来理解佛义,一旦人们能够完成自己的修行,他就容易脱俗进入佛界。 在量子世界里,有了量子,要有种种现象和解释来表现量子,人们通过研究这些现象和解释理解量子,一旦人们能够勾画出自己的理想实验,他就容易理解哥本哈根学派。 –BG 4/17/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不朽(6)–生命的意义

<封建说> > 手头没资料。“龙”和“阴阳”观应该寄寓了华夏民族的生命观。龙具备“神龙见首不见尾”> 的超现实的意义,并且注入到各个人类社会活动中。它不特别解决死亡问题,但广义上> 解决了生命的意义的问题。 确实,中国古代并不注重生命的不朽,例如孔子的不言生死。但并不意味着古人不注重生命的意义。如我前面所说,生命在来世的不朽,“因信而义”,人人可得。在人类繁衍延续之外(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留存给时间的不朽,是人类的特别之处。 > 人之所以思考死亡,在于对它的畏惧。(实际上现代人对此的畏惧要远大于古人。)> 一旦这个畏惧微小了,和吃饭睡觉一样平常,人就不太特别注重死亡了。 两个畏惧不同。 古人的畏惧,源于看着先人死亡前的痛苦,和死亡后尸体造成的灾难。解决生者痛苦,也是佛祖出家探寻的动力之一。对中原人,认识这是一种自然,回归黄土是必然。这种顺其自然的态度,极其环保。中土古人对死亡很坦然。至于对于尸体的灾难,前面说了适当的殡葬手段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现代人的畏惧,源于对肉体死亡的不情愿,不承认,不接收,渴望着产生神奇手段避免死亡的发生。其原因也在于对身外物质的占有性。你想,人像机器一样转动,辛辛苦苦了一辈子,攒了退休金,攒了401,交了SS,还没有怎么享受,人怎么就要报废了呢?特不甘心,不够本儿。中国现代有句名言“年轻时候用命换钱,生了病后拿钱换命”。也是现代人生的写照。远比不上古人的坦然和古人对生命意义的朴素理解,例如无后为大,三省悟身,既以为人己愈有,既以与人己愈多。 不承认死亡是一种自然的必然,也就是人类现在处理社会危机的出发点。用巨大的资源徒劳地延续着功能低下的社会机体,终究还是避免不了死亡。而且会死得很难看。 古人的朴素,有着古人的优雅。 –BG 4/13/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不朽(5)–龙的地位

  <关于轮回的现象的存在> 现象可以早已存在,但是先人们没有“发现”,并形成“第一个故事”。 <关于秦王求长生不老,孔子的敬鬼神而远之,屈原《离骚》里的描写>秦王,屈原,孔子,都已经是西王母之后,道家文化开始之后。 参见 以及这里   <关于中国人的生死观离不开龙的故事>   上古龙还是属于图腾崇拜。跟印第安人拜牛、拜鹿类似。不涉及人的生前与身后。 龙涉世也是王母神话之后。东海龙王听候玉帝王母的调遣。被孙猴欺负了还上天告状。   <又> 无论是图腾龙还是神话龙既不涉及创世,也不涉足来世。既不管生,也不管死。就是现世中负责打雷下雨的职员。到了西游记里还特窝囊。 龙图腾崇拜说白了就类似贿赂“盖公章”的人。跟印第安人崇拜野牛一样的实际。 <又>   在图腾崇拜中龙的重要性也是很实际的,在于它恰恰戳着人类的软肋。水! 人类对水的需求真的很挑剔,多了也不行,少了也不行。没了更不行。所以人要时不时给龙行贿。 和龙对应的图腾,类似的是玛雅文明中的“蛇”。 玛雅人最大的祭祀行动就是在kukulcan pyramid求雨。而时机就是“蛇”影的出现。然后就把小姑娘给“牺牲”下去,也就是给“蛇”行贿了。 自然上,下雨之前蛇会出洞,这是<十万个为什么>(文革版,卷七)上的常识。在古人眼里,蛇成了了雨水的先知。所以古人对蛇的崇拜是自然而然的。 –BG 4/12/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不朽(4)–精神的不朽

几千年来,人类殡葬死人为了活人的习性依然没有改变。 一个国家首脑死去,各国元首前去葬礼的目的是拉关系。例如胡志明死的恰是时候,给中苏一次总理级沟通的机会。 一个局长死了,他所提拔的各个副局长,处长,在从前单位提拔的下属,各个协作单位的同仁都要参加追悼会。谁要不去,至少是个忘恩负义,从此没脸见人,在官场上没法混。 几千年来,人类死亡的“礼数”的阶级性也没有改变。什么级别的干部有什么级别的追悼会,什么级别的领导参加,什么级别的人作悼词,悼词的评价,等等。完了以后,近什么级别的骨灰堂。二十多年前,我参加完一个追悼会,曾经有人跟我说,人,就是在爬烟筒的时候是平等的。我说,这也不会太长久。果然,后来够级别的干部就爬干部专门的烟筒了。似乎越是无神论者就越是在乎这样的级别。也许这也是“死亡就是终点”的原因,人们要给死者的生命打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川端康成介绍过有一个牛人,说自己死了以后十年再举行追思会。这样只有真正在乎自己的作品的人才会参加。真的很有道理。确实,一个局长,十年以后谁还会记起?被他提拔的人十年后是否还会在乎?因为这时,这个被提拔的人也该退休了,不会在有什么仕途的顾虑了。局长的影响力的余威也没有了。十年,真是一个不长不短的时间。十年过后,谁还在乎对死者的悼词,评价?邓总设计师什么时候死的,我也是再次扫瞄<春光乍泄>才被提醒起来。 十年后,如果人们依然记得你,不是你的官居,不是你的生前的物质好处(提拔),不是你多么的炽热红火。十年后,如果人们依然记得你,往往是你的非物质的影响,对上面说的作家来说,就是他的作品。如果十年后没有人再记得这个作家,刚死时再红火又如何?作为一个人,十年后,你的后代除了基因外,是否还记得你非物质性的影响?例如人格,例如思维方式,例如世界观。 前面说过,植物是争夺能量,动物是争夺空间,而人类是争夺时间。争夺前人在时间轴上留下的斑斑点点。前面说过,千年天皇对日本的影响力,顶不上一个紫式部。我说唐武宗,谁会知道他干了什么?但我说李太白,杜工部知道的人会很多。大诗人,牛! 孔老师转世,在私塾捧着一本<论语>,体会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才真TM不朽! –BG 4/12/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不朽(3)–殡葬阶级异化,中原祭司文化

  殡葬阶级异化,中原祭司文化。 前面说了,原始殡葬的众多“礼”,从根本上都是为活人服务的,也完全是实用性的。 随着社会的进步,殡葬的“礼”从完全的实用性逐渐向形式演化。人类阶级的产生,使得殡葬也有了阶级的表现。例如,颜回死后,他老爹请求孔老师卖车来替他儿子买高级棺材。孔老师说,颜回的级别不够享受“外椁”的待遇,他只能用单层棺材。而孔老师自己的级别,出门是不能没有车坐的。这就是阶级分化异化出来的“礼”。同样,私有制的产生,使得原先那些部落里重复使用的假人、假马、衣服、火鼎也成为高级人士一次性使用的私人陪葬物品。这个陪葬的现象,并不是商代人们对人死后生活的关心,而是人类私有化的自然反应。就像现在很多人家里都要修建家庭影院,并不是人们更加热爱电影艺术和音乐享受,而是完全为了“拥有”。其实很多人忙得四脚朝天,一年也闲不下看一次电影,欣赏一曲音乐,很多人也根本就是音盲。但是这不妨碍他要“拥有”这个影院。因为这是高品质生活得象征。意义在于象征,而不是实用。 可以说商代陪葬是阶级性的表现,没有上升到实用性。 那么什么时候中原进入了对死后的世界认识,对不朽的追求,并进行实施呢?我前面说是从西王母产生(传入)开始,催生了道家的文化。而道士,作为一个“祭司”的角色,他们的地位在汉代得到了非常的提升。原因就是前面所说的,死后另一个世界的出现,他们成了现世和另世的媒介。他们的仪式,道场,炼丹,修练直接影响到了皇家,有些道士并且凌驾皇家之上,令皇帝言听计从。这就形成了短暂的类似于“政教合一”的阶段。在淮南王时代达到顶峰。后来随着其他势力对“妖道”的剿杀,中原的“祭司”文化并没有成气候。但是‘死亡不是终点’却深深的烙入了人们的心中。后来,紧接着两晋时期佛教能够乘空隙快速渗入中原,其原因也是佛教不需要再进行‘死亡不是终点’的启蒙教育。但是一旦佛教开始坐大,要形成了祭司文化时,伴随的又是其他势力对‘妖僧’的剿杀。这就是唐朝的数次‘灭佛’。来来回回,祭司文化终究没有在中原形成。中原形成儒释道的鼎立局面。天子还是最大,权力天授,终究还是中原神化的古老王权体系。 –BG 4/12/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不朽(2)–祭司地位的提升

  祭司的转变。 前面说了,在部落中,祭司是一个很特殊的角色。而从祭司的角色演化我们能看出各个文明对人死后的不朽神话的有无和深浅程度。 这里插一下,古代埃及人的处理死人方法。由于是干燥的气候,他们有更加直接的尸体“无害化”手段,这就是“风干”。同土葬一样,风干也是一个需要时间的过程。而在这个过程里如何防止狮子胡狼等动物的侵犯,埃及人采取的是用布给缠起来,让狮子胡狼认不出来,以为是个树桩子。这就是大家都知道的木乃伊。而制作木乃伊也是技术活,不比日本的女体捆绑的技术含量低。因为裹绑的过程需要加入各种香料和矿物,香料让食肉动物产生这是植物的错觉,从而没有胃口。矿物防止尸体在风干前就腐烂,并让尸体脱水迅速。这类工作也是专门需要祭司干的。 不论是什么文明的起源,处理死人的这个行业都是不可少的。而没有这个角色的部落已经灭绝了。 根据马大胡子的阶级理论,原始社会开始有了阶级分化。处理死人的祭司依然是非常重要的角色,关系到部落的成败,而且也是个技术性很强的行业。这个角色并不是容易替换的,这和农耕,猎人不同。 在有一些文明中,祭司的地位在阶级分化的过程中得到了非常的提升。除了他的行业特殊性之外,另外一个很直接原因,就是他是负责人的终点,而终点之后是一个神秘。由于神秘,一旦“第一个讲故事”的人演绎了终点以后的另一个世界(无论这个世界是什么),这祭司的角色就变成了负责洽接两个世界的媒介,其重要性立刻就显现了。因为另一个世界是常人所看不见的,所以祭司也就立刻被神化了。结果就是祭司的地位空前的提高。 在埃及,故事是人死後并不就此消失,是进入另一个比今生更为美好的永恒生命。而这个来世是有条件的,就是死亡之后的尸身完整。如果肉身(拔)腐烂,则灵魂(卡)不能同拔相逢。而“卡”“拔”重逢在另一个世界,形成永恒的“阿卡”。这个故事更加突出了祭司的重要性。在埃及的祭司的地位同法老不相上下。埃及的高级祭司,叫做殡葬祭司(sem priest),拥有“神的第一先知”(the First Prophet of the God)的头衔。 回来说印度,印度大约在前1000年产生(或雅利安引入)了轮回的说法。而印度的阶级(种姓)也是在那时形成。而最高的种姓婆罗门,恰恰就是祭司。而王公贵族只能是刹帝利。轮回的引入使得死亡不成为生命的终点。 尽管印度的死后同埃及的死后不同,但死亡的“非终点性”是共同的。前面说过,正是由于这特性,使得祭司地位的神化并提升。 如果看一下祭司的地位的被提升,在所有古老文明中,只有中国是例外。尽管中国尸体处理人的工作重要,但并不意味着他的社会地位的高。为什么?原因就是死亡就是终点。中国的‘祭司’并没有掌握阴阳两个世界的钥匙。因为另一个世界不存在。没有“第一个讲故事”的人讲到另一个世界的故事让人信奉。 回想一下,没有不朽,这也同中原神话的创世记有关。女娲抟土造人,人源于泥土。死后归于泥土也是非常自然朴实的。而创世的盘古,女娲本人也没有不朽。 结论 1) 祭司(尸体处理者)地位的提升对应着“死亡不是终点”,“存在另一个世界”,“不朽”的概念的建立。 2) 中土古代的尸体处理者的地位提升并没有发生过,印证“不朽”的概念在中原原始的神话里并没有建立起来。 –BG 4/11/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