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9

电影–香港制造

  也是死亡 <楢山节考>中的死亡,是宿命的,可预见的。作为观众,我从电影所看到的是美丽,在死神面前美丽的舞蹈,是包洽天地坦然的心。 同样是死亡,陈果的<香港制造>却让人喘不过气来。不似古惑仔电影,它没有英雄的完美。不似爱情片,它没有最后的甜蜜。 一个引线人物阿珊,出来就是死的。"阿珊"跳楼自杀时手里攥了两封信。而这两封血淋淋的信,被"阿龙",一个略有弱智的人捡到。"阿龙"是古惑仔"中秋"的死党。而"中秋"和"阿龙"在收高利贷的过程中认识了"阿屏"。 这后面的三各人都相继死去,以不同的方式,死在十来岁的花季。而这两封信的命运也颇有不同。一封给阿珊恋爱男友的信,在故事开始不久,就被三人送给了收信人。信的命运是随风飘去。而那封给阿珊父母的信,在最后由"中秋"临死前投了出去。这封信先后被"阿屏"和"中秋"各自加了一段。影片的最后是毛主席的"世界是你们的,…八九点钟太阳"的语录。香港电台用这语录来教普通话。 一个悲剧,在这四个年青人身上展开,而片名是<香港制造>,成片于1997。 很好的一个电影,陈果的成名作,也几乎是处女作。 –BG   2/21/09   <香港制造>里面包含了很多象征。表现了时代变幻时期,香港人的迷惘,对未来的无从把握。"中秋"的父母先后弃他而去。后来中秋还找到父亲的二奶,二奶说他去了上海,两个月只打回了两个电话。 "中秋"的爱恋留在了“注定要死去”的阿屏身上。而素不相识的阿珊的鬼魂似乎一直纠缠着他。好朋友的死讯都是通过第三者的口中告知。 中秋为阿屏打了无穷次的飞机。也为阿龙毙了大佬。 而他的惊天动地的事业,却是没有警察,没有记者,默默无闻,只有几个孩童玩耍。 —–香港的文艺电影,就是写大楼狭缝之间的人性。王家卫的风月小男人,陈果的街仔妓女,没有生活环境的经历,很难与之共鸣。但偶而,会有一些超越现实的作品,触及观众的普世情怀。同陈果的其他作品相比,<香港制造>是超越的。   –BG   2/21/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大肉神话-4 电影

  也是宿命 在三岛由纪夫的愤青年代,他曾经对<楢山节考>小说大加鞭挞。大概年轻人都不愿见到自己传统里面的不那么优美的一面被人写出来。我看了今村昌平的同名电影觉得很不错。 故事是说楢山这个地方一个小山村人的生活。这里有一个传统,老人到了70岁就要被家里人背到山上送给山神。如果谁家不送,或者半路回来,他们全家在村里抬不起头来。"规矩就是规矩"。 故事里的主人公是一个69岁的老太太。有一个孝顺的大儿子。随着时间的流逝,儿子的心理压力越来很大。这里面最坦然面对的就是身体健康的老太太自己。平常地编草席,平常地唱歌谣,一件一件处理着日常和突发的事情。她的坦然源于她的信念–一切都是山神的神谕,山神的安排。后来,老太太用她的山神信念,解除了儿子心中压抑了十五年的心结。老太太给新来的儿媳妇传授着种种当地生活的技巧。忽然有一天,老太太说,明天我要上山了,你去告知村里人。电影的最后近三十分钟就是这漫长的上山之路。白骨累累的终极之地,乌鸦飞舞。老太太稳坐于白骨堆中,挥手将儿子驱去。下山的路上,空中飘起了雪花,儿子再一次回去,远远地告诉老太太,下雪正是歌谣里唱的最好的征兆。老太太挥手驱去。 回家之后,儿子跟家里人只说了一句话:山上下雪了。众人都为老太太感到高兴。剧终。 一部老电影,拍的很好。老太太,儿子都演得很出色。片头说电影得了"大赏"。 故事里讲了很多当地的习俗,包括村里对偷窃的人的残酷的村法–全家活埋(基因灭绝)。包括农民为了解除性压抑而进行的兽交。包括男女野和。包括一个男子的遗愿,让未亡人老婆轮流给村里所有的光棍"慰安"。包括寡妇的的直接转让入户习俗。等等。这肯定就是让愤青三岛由纪夫认为"令人作呕"的内容。 我看的是这里的宿命。一个可以预料和看得见得宿命。它一步步地逼近。面对宿命,有人快乐地起舞,快乐地面对,坦然地赴神谕,迎接着飘舞的雪花。也有人挣扎,要用绳子绑住,挣脱了,再一次绑住。即使到了山上,也依旧挣扎,结果滚入山谷,随之而来的是大群的乌鸦。 这里是简单的山神崇拜。这份信仰里面甚至没有死后的不朽或者来世,只有简单的山神显灵。而背老人上山,只是一个公认的"孝道"仪式。没有宗教意义下的临终引导,往生超度。但这并不妨碍人们的坦然和向往。即使没有天堂地狱或轮回,死亡原来也不那么可怕。 回想一下,这个故事里的山神神话,对于死亡,很接近中土的原始神话体系。   –BG   2/21/09   除了神话层次上死亡观的类似,楢山节考中村里的社会规范也非常像中国早期的社会。这里所谓早期,就是指中原神话主导的时期。例如楢山节考中老二是没有结婚生育的权力,也就是没有合法的性权力。与之相比较的中国古代对老二的继承权的剥夺。 电影里的很多情节,都是围绕着满足老二们的性欲而展开的。 –BG2/21/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大肉神话–3

  神秘的西方。 古代中原所处的环境,在航海业不发达的时候,东方是有限的。到了蓬莱也就到头了。而西面却是走也走不完。时不时的从西面也能冒出来一个赤发的妖怪。中原西面的神秘程度远比东面要高。而老子骑着青牛出函谷关,完成了"不朽’,他去的就是西边。东边,人们总能将所有的地方穷尽,你说仙境,在哪里?而无限的西边的神秘,给了人们无限的想象。 如今,人们出于旅游的需要,尽可能地在各地寻找,建造"王母"遗迹。一个村里的道观,里面如果恰巧有王母娘娘,大家也能说这里是昆仑。 结果,全国遍地是"昆仑"。从泰山到六盘山,山山都是昆仑。   –BG 2/20/09     不朽的追求。 前面说过,中土原始神话是没有"不朽"的概念。中原对"不朽"的追求是在王母神话之后。这一点从中土任追求长生不老之术,和炼丹术的年代可以看出。中土人开始追求长生不老是从春秋战国始,这时正是王母神话延伸下来的道家文化完善的时期。追求长生不老于秦始皇达到第一顶峰。他是第一寻求长生不老之帝王。产生了徐福的童男童女故事。追求长生不老的炼丹术在汉朝中兴。淮南王刘安组织方士有系统地尝试着各种金属,差点就发现元素周期表:-)。留下淮南子一书,而这些实践到了葛洪那里形成了理论,留下抱朴子内篇。葛洪是MIT走廊里科学家浮雕像中唯一的中国人,同门捷列夫,法拉第齐名。 中原文明中有系统的鬼神,灵魂体系(原始图腾崇拜不算),都较印度、埃及要晚。 –BG   2/20/09   <关于史前人类迁徙的假说与神话同源>   假如史前人类迁徙的假说成立,那么人类形成各个分支之前并没有形成神话体系,否则无法解释这形形色色的创世记,形形色色的不朽。 今天的问题有两重,1,如何利用现有的神秘元素。就是我前面说的,文学艺术创作的深层触动。要有宿命感,英雄的回归,和性爱。纯现实主义缺乏宿命感。 2,如何寻找人类的不曾发现的集体潜意识,如同弗洛伊德于性。 –BG   2/20/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大肉神话–2

  相似度与同源。 释道的神话体系很相似,但并不能说明他们的同源。例如所有神话都有创世纪,印度的,南太平洋岛上的,印第安人的,中美洲的。类似不能说明同源。我倾向与各自有各自的"基因突变"。各自有各自的"神人"唱出了这个神话。这点,Joseph Campbell.讲了很多。 现在有这样的趋势,占有话语权的学者拼命将所有东西弄成同宗。例如Queen of Sheba和西王母同人。Queen of Sheba自己的虚实都整个不清不楚,再拉上西王母,更乱。 实际上从历史上来说,希伯来文化是很封闭的。因为早年他们非常害怕其他文化的侵入和同化。所以当保罗将犹太教的一支降低了门槛,以基督教的方式传播,犹太教反对得非常厉害。所以有一说,犹太教同基督教对旧约的分歧,比同无神论异教徒的分歧还要大。 现在由于西方的强势话语权,相关不相关的神话、文化都往希伯来神话、文化上面拉。我觉得也是走火入魔的表现。我是持神话独立产生说的观点。 综合一下中土儒释道文化的各自的神话基础:中原神话解决了创世纪,发展了传统的儒家。 王母神话解决了"不朽"的问题,激发了人们的宿命意识,演化成丰富的道家的文化。 佛教神话借助同道家的相似性,成功入主中原,演化成中土的释家文化。佛教的引入了还带来了阎王的概念。   —-   Joseph Campbell 的 The Power of Myth 的章节 我觉得系统性还行。讲神话,枝节太多。很难把握好系统性。 该书的内容很丰富,里面神话很多。 1. Myth and the modern world总论2. The journey inward内观,用心来发现神秘3. The first story Teller就是那些个基因突变,脑电路搭错的人。神话的起源,具有前瞻的人。4.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大肉神话

  系统地整理一下大肉神话理论 神话的比较 神话有几个方面的问题要解决。1 创世记2 不朽3 英雄4 爱 对应了我从前说的文艺作品要满足的宿命,英雄,性爱这些人共同的的潜意识 1 中土神话 中原神话成功地解决了"创世记"和"英雄"的问题,盘古开天地,女娲造人,神农尝百草等等。但是中原神话长时间以来没有"不朽"的这个概念。盘古、女娲、神农、黄帝等等神话人物都是会死的。在儒家里面,孔子"不知生焉知死"也说明了中原神话沉淀下来的正统的中原文化对死后只有适当的尸体处理和礼仪而没有什么不朽的说法。 对死后的去处并不关心,而死后的人也不会来干预人们的生活。"子不语怪力乱神"也说明鬼神之类东西并没有占据正宗的中原文化。 西王母神话的出现,成功的引入了不朽(eternity)的概念。至于这个概念是如何出来的,前些天我说的外来说,有些武断,现收回,以后另论。其实这个概念是怎么来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出现了。我前面说过,神话是潜意识的、是突发的,而文化是沉淀的,是渐进发展的。有点类似于文化是适应进化,而神话是基因突变。你说爱因斯坦,毕加索基因突变,大脑搭错了线,也说得通。这些人都是前瞻性的,非渐进的(见大肉艺术论)。 在据史记记载在周穆王时代,西王母神话“发生”了。她的出现成功地给人们带来了"不朽"的概念,满足了人们宿命的潜意识。在这个神话体系中,人是可以不朽的。天上有一个神仙的国度。随之而来的是一整套慢慢完善的,以道家为手段的神话理论。道家完善了这套神话体系的方法论。这时,老子骑着青牛出了函谷关,不是死亡。而孔子等人依然按着中原的文化,完成了死亡的人生。 "不朽"的概念的引入对人们的吸引是很大的,也是革命性的。她解除了人的对宿命的困惑,死亡不是终点。 如果仔细看一下,王母神话里面并不涉及’创世记"。因为创世记,已经在中土存在了。就像佛教并不涉及创世纪,因为之前的婆教已经阐述得很清楚,佛教不需要另述。如果王母是完整的外来神话,那她一定带有创世纪的内容。因为任何一个神话体系,创世纪是首要的。 随着"不朽"的引入,神仙鬼怪也就发生了。不管“子不语”了,这些深入人心的东西迅速的沉淀成为了新的文化。不朽的英雄取代了会死去的英雄,而由于他们的不朽,他们会一次次的入世管闲事,给人民以希望。成仙的希望,神仙下凡的希望,长生不老的希望。一个个仙人的传说,太上老君的仙丹多么的美妙。 同时在性爱方面也发展出了道家的房中术,满足了人们多性爱的潜意识。 王母神话的出现确实使人民的文化生活丰富了很多。 王母的出现完善了中土的神话体系。 –BG   2/19/09   2 佛教神话 前面说了,佛教不需要有自己的创世记。实际上它借用了婆教的创世系统,但它采取的方式是“不谈不问”。佛教有自己的不朽。即成佛。 但是早期的佛教不是入世的。对人们来说,成佛是一件几乎是可望而不可及的事情。类似画饼充饥。 过了一阵,有人发现,这不入世的"不朽"跟没有"不朽"一样。这时,有一个人的大脑突变了。他"发现"了大乘。大乘里有很多的菩萨,菩萨就是介于佛和人之间的。也是组织上的人,而且是德高望重的神人。但不像佛那样不是高高在上。菩萨最大的好处是他们的入世性。菩萨爱管事的个性,使得中土的大家都很喜欢他们。大乘一路高歌就入主了中原。 从这点看,大乘佛教跟道教是极其相似的。都有具备神性的东西(菩萨,仙人)入世解决问题,而都是相对来说是容易达到的。而都有成系统的方法论。先练(念)什么,后练(念)什么。 如果从房中术来看,密宗的房术同道教的一样满足了人们的第三大饭太稀–性爱。 归纳:神话同潜意识饭太稀的关系。 宿命–佛,菩萨,不朽,轮回英雄–菩萨,佛性爱–双修 前面的王母神话宿命–成仙,鬼神英雄–仙人性爱–采阴补阳。 二者都没有创世纪。 –B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继续性感摄影–异化

<接前>   不光和无相,在我的理解里一个是禅一个是空。 人可以面壁入禅,可以凝茶入禅,可以流水入禅,可以观花入禅……万物皆可入禅,为何性感不能入禅? 摄影,你可以由禅入空,观影,也可以由禅入空 由女体入禅,历史上并不是没有。 最著名的当推一休大师。一休和尚不仅聪明,而且花。喝酒吃肉狎妓,无事不做。一休写过很多描写闺房秘事的情诗艳曲,其春宫画也十分了得。 在如此这些表象之后,一休和尚其实是非常有追求的僧侣。他六岁入寺,才华横溢。曾因思考人生问题,自杀两次未遂。他不尊禅宗的戒律,肆意挥洒着人性,立志要在战乱崩溃的世道人心中恢复人的本能和生命的本性。他有一幅字,"入佛界易,进魔界难"。充分代表了"自力本愿"的禅宗高僧的"逢佛杀佛,逢祖杀祖"的豪气。 一休在日本是公认的禅性很高的人 问则答言不则休达摩心中万般有 若问心灵为何物恰如墨画松涛声   欲从色界返空界, 姑且短暂作一休, 暴雨倾盘由它下, 狂风卷地任它吹。 上面这首是"一休"的来历。 –BG   2/19/09   <关于荒木经惟的摄影>   我觉得荒木的情色摄影,宣泄的成分较多。类似于石井隆一的电影。尽管也唯美,尽管也有借物象征,但是终极体验还不是禅。 我说的性感摄影,是用性感激发各人的"饭太稀"中的完美。而完美就是"没有",从而达到入禅。 把人的冥想和静心,定格在前戏阶段,从而达到完美。尽管人可以从前戏,进入下一步,直至宣泄,空白,疲软。 如果人不能够将"空白"区间足够延长,那么"疲软"的终极实际上并不是人所渴望的。延长"空白"区间需要足够的双修功力,特别是自身双修入禅,更加困难。 在日式的禅见里面,参物入禅的目的是"见物不是物"。见茶不是茶,见花不是花,见水不是水。见茶是见“最完美”的茶,见花是见“最完美”的花,见水是见“最完美”的水。这份完美存在于心中,而完美就是没有。   由于禅见是通过完美达到的,所以心怀仇恨是无法入禅的。仇恨总是不完美的。 所以同样,见性感要见“最完美”的性感。而最完美的性感不是宣泄,不是空白,不是疲软,而恰恰是性感的前戏。 换一个尺度来比方,现实中,对于男人来说,女人最值得怀念的是那一刻惊艳,那一份调情,那一份追求,而不是结婚,性交,生孩子和过日子。所以结了婚的男人们不时地寻找着在这个尺度上的"前戏"。 ———– 石井隆一的花与蛇我觉得"2"最好,说一个画家通过女体发现灵感的故事。"1"过于血腥了一些,而且太注重捆绑的技术性。之后的人们用"花与蛇"这个名字拍了一些电影。不是石井隆的,真没有可看性。 –BG   2/20/09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关于性感摄影

  > 什么样的女人才叫性感?什么样的照片才算是性感?怎么样才能表> 现性感?显然,脱光了的女人并不完全性感,把乳房隆高了的女人也未必性> 感,甚至高跟儿鞋也不一定能表现性感。当然   局部。我现在非常喜欢局部。完美的局部。剩下的让我想象。类似于写意。 当然如果你的观赏群体是二十来岁的人。还是写真吧。 –BG2/15/09   <仍然有问题> >局部也要看你说哪儿……. >但这样的都是直接性感元素,其实都不是我所偏重的方面,我对间接地表>现性感更觉得有意思。暗示、想象、饭太稀,这才是艺术应该追求的目标。>如果只是为了拍给20岁人群打手枪玩儿,那就比较无聊了一点儿。>不知各位还有什么见教?   这是我从网上存的一幅。 光线的边界是软的,但是有边界。边界在女体身上的过渡正是焦点所在。蕾丝在焦点的亮区,蕾丝的影子也清晰。臀在亮区,衬着一根带影。这条带影的存在很重要。女背在暗区,由于姿态,显出应有的层次。脊线脊沟略显,衬着女体的适度丰满。腿身交折处的两条折痕,也体现了这一点。虚焦之处,靓足的深深的足弓非常的性感。 整体的形态也非常诱人。我就不多说了,自己慢慢体会。 –BG   2/16/09   这是同一个女体的局部。 聚焦是在蕾丝上。光打在臀上。黑白强反差。虚化彩色的脚趾。   我觉得这虚化的脚趾很画龙点睛。在画面的边缘,却是唯一的色彩。虚化得很神秘。越是给人以探求、发现的欲望。我想作者可以将画面右增1/10,虽有全脚,但这唯一的色彩会失去观众的关注,而且扼杀了想象空间。 –BG   2/16/09   在写杜可风的时候我说,他就是用摄影机同女人做爱。人体摄影,也是用你的照相机,借助光线和虚实,同人体做爱。 我之所以说我喜欢局部人体摄影给我带来的写意美感,就是这虚实感,如同写意山水画。 所谓的(审美)疲劳,就是太直白的结果。虫虎说得不错,实质就是疲软。 性感审美确实对应性爱前戏过程。通过影像,引导着企盼和向往,幻想与未知。如果太直白,类似于嫖妓,掐着钟点直奔主题。结果必然是空虚和疲软。 性感审美需要神秘,需要想象力和想象空间。类似所谓中国山水画的"留白"。 当然还在于目的是什么。如果目的不是性感审美,而只是打手枪,生孩子,前戏不前戏的也就无所谓。 而如果目的是性感的审美,则一定要将意境放在前戏的阶段。性感审美,就是让观众充分体会着前戏的美妙。这也符合道家的哲理和养生之道。 这是去年的老文。说的是类似的道理。 <quote>那个拍"子宫"的导演选演员的时候,就是要找一个女演员演起来能让导演自己感到嫉妒的女人。导演从一开始就在在这样的感情驱使下,整个电影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我拍你演的技术工作,只是对情节的投入。而是你要演得让我嫉妒,让我在这种嫉妒之火中完成作品。在这样的心理投入之下,表现的性心理的的深刻细致程度就不同了。这里面还有一个心理学技术层次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如何保持导演的嫉妒心。如果导演一开始就像皇阿玛一样把女的给办了,这嫉妒心和向往感也就消失了。要让这嫉妒心贯穿全剧,导演要疯狂意淫女演员。这种对导演的心理折磨,也融入了他的作品。日本人是变态,但是只有这种认真的变态,才能拓出这种作品。</quote>   –BG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