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爱之夏:迷幻时代的艺术

 
 
博爱之夏:迷幻时代的艺术。

今年是著名"博爱之夏"40周年。1967年博爱运动在旧金山开始。不吃白不吃,不抽白不抽,不做白不做(Free food, free drugs and free love)成了他们的口号。由于政府的早期干预,导致了年轻人的强烈反弹,众多的年轻人加入了这个运动。借着这个浪潮,嘻皮士运动得到了极大的普及。夏天学生放假,博爱运动达到了顶峰。这就形成了著名的"博爱之夏"(Summer of Love)

1967年夏天是迷幻摇滚(Psychedelic Rock)的巅峰。这一年6月一号The Beatles(甲壳虫,披头士)推出了划时代的迷幻专集Sgt.Pepper’s Lonely Hearts Club Band。一大批乐队在迷幻剂的催动下唱出了一系列的迷幻摇滚。Jimi Hendrix, Cream,The Doors,和Rolling Stone(滚石)都有出色的迷幻之作。

今年,为了纪念"博爱之夏"四十周年。纽约的惠特尼美国艺术博物馆推出了"博爱之夏"的展览。综合了各种形式,表现了当时的迷幻。展览的题目就是"博爱之夏:迷幻时代的艺术(Summerof Love: Art of the Psychedelic Era)

夏天刚刚开始,我去了那里一趟。

很有意思的展出。大多数艺术展,你不能触摸,你不能出声。而这里,很多艺术形式就是"参与"。你要进入到那里去。跟它融为一体的体会,体会迷幻时代的亢奋。

例如一个盒子(chamber),里面有各种曲线,形状,颜色。灯光也打得很靡逦。我进去找一个地方坐着,看着其他人在四处运动,一回儿,就能恍惚进入了隔世。小孩子对里面的各种形状的隔断很新奇,他们爬上爬下,弱紫外线之下,他们白色的衣物和牙齿发出着萤光,更增加着诡异。


另外一个屋子,里面一个圆柱形,是用一条条类似于铝箔的软反光体从屋顶垂下而形成。而在圆形的顶端,有着一群强闪光灯。不断地向下闪。人进入了圆形,很快地就会亢奋。不安,想动弹动弹。不动就难受恶心。动起来就舒服。典型的摇头丸效应。

还有一系列的招贴画,设计。看着这些大麻海洛因催出来的画,心里真有"安迪乌合算个蛋"的呐喊。

音乐,幻灯,电影等形式也不示弱。拐一个小黑屋子,讲稀里糊涂印度的事情,再拐进一个小黑屋子,是稀里糊涂的佛,下一个是什么稀里糊涂先知,下一个是稀里糊涂喻珈,还有New Age的现代电影,柔软的曲线水泡飘飘而上,宛如仙境。

这是一个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展览。

有兴趣的人,现在还来得及,9/16才闭展。

–BG 9/8/07

 

一个小时前,象牙塔里的沉思。

 

一个小时后,新时代的梦幻。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