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我闻–女校

 
<因为讲到大学的男女比例,有人抬出了女校>
 
9/7/07
 
不是我闻
 
从前,每个周六,都有巴士去接那里的女生来MIT联谊。
女校学生也是人嘛。
但是。。。。。晚上活动玩了,巴士就全接回去了。

当然,男孩女孩自行约会也和其他人一样自由,女校毕竟不是修道院,尼姑庵,监狱。

记得有一年感恩节,我刚在一个朋友家吃过大餐(美国人的感恩节大餐开始很早),一个同学就电话来拉我去威尔斯利(他的准"丈母校")去吃晚饭。那年头,对吃东西我是来者不拒,况且还是去女校。不去白不去,俺腰带松了两格,就出发了。

学校很冷清,很多学生都回家了。食堂里吃的东西很丰盛。俺们去了也是给她们增加点人气,捧个人场。要不然,小姑娘们自己过节多伤感。

那里的女孩真的很优雅。吃饭的动作都是规规矩矩的。看着人家那么规矩,我等也不能甩开腮帮子可劲儿造。也得正襟危坐,刀叉地干活。

那里很有名的是她们的花圃,温室。女孩可以在里面养些奇花异草,修心养性,寄物伤情。

里面有很多很奇异的植物,嚎一定喜欢。

她们的艺术馆也不错。竹人博上的那个行为艺术展,我就是在那里看的。就是那个挂着一身猪肉在曼哈顿走,然后放鸽子。写满中文的公猪跟写满英文的母猪性交。

也就是这两个地方后来常去。她们的食堂就在也没去过了(没人请,别给轰出来)。

往事如烟

–BG 

 
这是那次去Wellesley看行为艺术展览的照片

这艺术够行为吧?

后面那花花绿绿的图像,就是那个中文猪,英文猪交配的电影。依稀可见白皮上写的英文。

而我的行为艺术家更关心自己的手影艺术。视猪类们的幸福为无物。

 
 
下面是一系列的碑拓。
这个同一个碑在不同时间的拓片。
而这段时间的期间,就是一个壮汉(我假设他就是艺术家),不断地在石磨上磨着这块碑。尽心尽力,大汗淋沥。
后面那个电视上就是演着这个磨碑行为的过程。而这些拓片就是结果。最后完全无字。
 

艺术馆的建筑非常现代。现代建筑往往是对空间利用率低的代名词。这也不例外
 
–BG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