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7

生活在艺术下–外篇

  每次回芝加哥我都住朋友家的客房。那里的"生活在艺术下"实现到了极至。 例如 这是客房床,紧贴着墙,墙上就是一幅恨不得比床还大的油画。"生活在艺术下"=="睡觉在艺术下"。床头床尾还都是陶器。真怕做梦踢球把瓦罐给踢下去。  这是一幅比较新的。三年前就有了。很有特点。在起居室里的墙上。以后会详细说这幅画。   这是一幅这次见到的新画。这个画家也在本地。很有些特点。这是一些评论文章。[画展]。 他的这批画的特点就是背影。观众和画中人面对同样的东西。 这是最近的作品。[主页] 这一幅面对的似乎是"哭墙"[1][2]。基色为黄色,墙上有红血色,但不集中,散落在其它颜色之中。尽管并不刻意抢眼,但是足够吸引注意力。  这也是一幅新的。孤孤单单的一颗落地人头。基调是黑灰色,但是有层次。人头隐隐约约可辨。图像有发散感,给了人头予动感,似乎刚刚落入泥地,溅起一丝丝的泥浆。作画的手法很好。 下面是几幅老的油画。从前很多聚会的照片都是在这些画前照的。前些天翻出些老照片来看看,沧桑不已。     这是一座新的雕塑。我很喜欢。   并不是有自己的房子才能实现“生活在艺术下”。这是朋友租的公寓。这条走廊牛吧?   注:人在这照片里就是当"灯泡"用的。私人收藏,照相有"灯泡"陪同,这样截了图以后也难于做成明信片。至少要把"灯泡"给PS掉。博物馆的可以单照,该做明信片的早就在货架上了。也算是行规。 –BG 9/27/07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昨日艺术 | Leave a comment

生活在艺术下–内篇

    生活在艺术下–内篇。 前面说过Bradley夫人"生活在艺术下"的理念。其实这本身是一种生活方式,而不仅仅是理念。认同理念而不转换成生活方式,那终究是理念。 这生活方式,完全是各人喜好,如果有人对书画过敏,刷一幅白白净净的墙壁,也是幸福生活。 对爱好者来说,艺术品是有实用价值的。把画挂起来欣赏,就是实现了它们的实用价值。对挂画人来说,就实现了"生活在艺术下"的生活方式。很简单,不是什么深刻的哲理,只是举手之劳。咋啥事儿一到了艺术馆里就成了哲理呢? 大白话就是:挂上画舒舒服服的过日子。 书画,不在值不值百万英镑,全在自己喜欢。这其实是很主观的。另外,如果画的后面还有些自己的经历,那更是主观上面加主观,千金不换。俗话怎么说来着:一个人的宝贝可能就是另一个人的垃圾。一个人的垃圾可能就是另一个人的宝藏。   晒晒墙。  这张葱蒜白菜是在厨房操作台边上挂的。儿子的杰作。  这张是世界名画。儿子临的。  这张"瑞。查尔斯",就是几个色块,简单明快,很有动感。是一张招贴(POSTER),挂在琴正面上方。图中的老查也在玩爵士。"you got right one baby, ah ha"。  类似的画,现在街上很多了,我这张挨着上一张老查,大家都是搞音乐的嘛。  这两张,够现代。出于同一作者,朋友之手。以后再谈。  这一张,想像一下什么崇拜?就是一个像竹老大那样多嘴的家伙,把什么的讲得那么直白。搞得"人见人流氓"。    这两张是Dr. Bader 的课外读物。 这张是朋友送的。十五年前一别,从此渺无音信。从前她在西尔斯大厦上班,是给西尔斯设计商品目录的。很多年前,互联网没有兴起的时候,这些百货店的目录邮购销售是大生意。什么Sears,JCPenney之类。记得她说的最荒唐的事情就是西尔斯的商品目录工具部分是彩色的,而服装部分是黑白的。最需要色彩的地方没有色彩。当时彩印的成本还很高。不能全部彩印。上级的取舍决定就是舍弃服装。  据说这也是一张中国的名人名画。儿子老师的老师。儿子从挂历上临的。挺好看,我给截了下来,挂办公室里。   除了上面那张画,办公室里全是国粹。  这是一幅字。我在国内时候别人写的。也是知名书法家。就看这大刷子,抡开了是要点内功。这张赛炕席,飞机上都太不好带。  这是岁寒四友。  这是油画。儿子的学校作业。够现代。  这是女儿的创作。土豆脑袋。  也是女儿的创作。安徒生童话里的人物,雪女王。凭想像。  这一墙曾经全是儿女的习作,因为其它地方需要框,拆东墙补西墙,这里就有了"残缺美"。  "残缺美"的框就用在了这里。本来是两张,儿子画一张,女儿画一张。结果儿子的被人拍卖走走了,就剩这一个了。那是去年夏天,镇里的青年活动中心筹钱,进行拍卖。我裁了两方宣纸,找了一本画册,给他们笔墨砚,让他们一人挑一张照着画。主题几经变换,宣纸裁了好几次,才完成了作品。让他们自己定价。一个定十五,一个定二十,女孩财迷一些。送进去,主办方摆放的时候,随机摆放,一个在交通要道,一个在嘰角旮旯。吸引的眼球少的,命运可想而知。这一幅就给抱回来了。  这是一圈韩美林的小动物(印刷)。在儿子的房间。有一张狗被碰掉地上了,也没再挂起来。    这是童子图,女儿房间。  这是仕女图,女儿房间。宋徽宗老人家的作品。原件在波士顿艺术馆。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画册的学问,学问的画册

密尔沃基的收藏也专门出了个画册。2003年的版,开本比"桥社"要大一圈。 该画册里面共收了475幅。大概440幅后Specks又捐了几十幅新的进去。除了美术史专家写的艺术评论之外,最后吉姆也写了一篇对这批收藏的纸质的研究文章。说这些收藏中有手工纸,机器纸,机器制仿日本纸,日本纸。其中机器纸又分mold-made和machine-made。面面俱到,信息量也足够大,是一本很好的目录参考书。     但Amazon上有一篇恶评,说这本书没有美术价值,只有目录价值。确实有一定道理。我拿到这画册也感觉这里面的图片太小了。介绍文章和图片是分开的。虽然总论的介绍文章里面有一些大图,但是按序号排列的时候只有序号,画名,年份,作者,类别,手法,尺寸。没有各自独立的介绍。一页里面有三四张图很常见。那篇恶评说有五张图页的我还没找到。 这就是画册针对的读者不同所采取的不同策略。对于大众读者,这样目录性的画册也就足够了。如果想看原件,知道去那里看就行了。艺术馆还能收一道门票。 但"桥社"的画册是针对"小众"的,学术性很强,一幅画一页,很清晰。即使见不到原件,凭这本画册做研究也就够了。私人收藏,见不到原件的时候多了。能找到高质量的画册也是福分。另外,每一幅画都有独自的专家介绍,每一幅的特点说出来。这样的专家工作量也不是大众产品所能承担得起的。 换句话说,如果大众画册做得这样详尽,放下专家工作量不提,光是一页一画,那就不是一册本画册能完成的。400多幅,要出三册。本来一册本的画册销售都够不容易了,让大众买三册,不是给人添堵么?你以为是全北京城抢购<三希堂法帖>呢?商人有商人的算盘。目录型而不是美术型,也有他们的道理。 两个画册的出版社也完全不同,"桥社"是大学出版社出的,而密尔沃基的收藏是Hudson Hill商业出版社出的。 两本画册,一个小而精,一个大而全。各有千秋。 –BG 9/26/07  

Posted in 昨日艺术 | Leave a comment

卡内基艺术馆

      这是2004年Specks收藏的主题展在匹兹堡的卡内基艺术馆。 那次Specks没有去匹兹堡参加开幕,他们的女儿去看了一下,照了些照片给他们看。 我们是在从芝加哥回来的路上插到匹兹堡。前面说过,这四百幅画里我有一半多没有见过,这次主题展的200多幅里,很多是我第一次看到。 卡内基艺术馆修的很漂亮。 把帕提农神庙的内部装璜给复原回来了。资本家假装起来比真的还真。 一个志愿解说员老头拉着我们讲了半天,一定要只给我们看NIKE是写在什么地方的。     这是艺术馆外面挂的宣传招牌。   卡内基艺术馆是和卡内基自然历史博物馆联在一起的。除了古代的艺术之外,它给美国的工业时代的艺术留了很大的空间。卡内基本身就是美国工业时代的代表。印象很深的一幅油画就是画的匹兹堡河边。一艘艘大船停在河边,人们忙碌地装卸着。后面背景中的一座座厂房闪着红光。很大的一幅画,视角非常广阔,非常现实主义地再现了当年钢铁工业的的辉煌。主要的色调就是匹兹堡的色调–黑。卡内基基金会真的很注重美国本土的艺术。本着卡内基本人的"今天的艺术家就是明日的大师"的理念,卡内基艺术馆可以说是第一个美国现代艺术馆(MOMA)(Carnegie Museum of Art became, arguably, the first museum of modern art in the United States.) 卡内基基金会还在河对岸修了一个"安迪乌合"艺术馆,专门收集和展览匹兹堡的名人安迪乌合的画。卡内基基金会认为安迪乌合是匹兹堡的骄傲,更是美国的骄傲。    这是一个入口    这是另一个入口    展厅    展厅    展厅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昨日艺术

    我离开之后一段时间, Marcia他们依然是定期地去德国参加拍卖会。这时,已经没有东西德之分了。 后来她又向我们介绍他们的新的事业。 前面说过,当第三帝国摧毁颓废艺术的时候,血统不好的人被关入了集中营。 在集中营里的艺术家们并没有放弃他们的创作。他们用自己的画笔记录下了许多集中营里的残酷生活。 起初人们并不知道这些物品的存在,当现在的人们追寻这些艺术家的下落的时候,在前东德的档案馆里,发现了一批封存了五十年的素描,画像。手法依然很娴熟,风格依然很鲜明,只是题材却沉重得令人喘不过气来。这些作品记录了铁丝网内的艰难,记录了死亡。那些变形扭曲是那样的真实。 随着第一批作品的发现,从事这项事业的人们又去了波兰,捷克。一个个集中营的查找。不仅仅是档案,还包括一个个牢房。找到了幸存的艺术家,幸存者能够指出牢房墙上的一个个刻划。  随着这些发现,这个事业的一个新的内容就是要将这些艺术家的手迹记录下来。经过了几年的努力,这就是一部38分钟的记录片Eyewitness,获得2000年奥斯卡提名。[1] [2] 1998年我回芝加哥的时候,看过他们的资料片。其内容远远多于后来正式发行的电影。三十八分钟真是很浓缩了。就是这短短的38分钟,在今天的快餐时代,一般人也需要非常的兴趣,好奇和勇气看完。如果完全看完三四个小时的资料片,一般人会变疯的。真的很压抑。 2000年我们再次见到他们是他们到波士顿的Coolidge Corner Theatre参加这部获提名电影的预演。Coolidge Corner Theatre是为数不多的独立电影院。非常漂亮的古老的装璜。美国的独立电影院不受电影协会的限制,可以上演艺术片,外国片,未经定级的片子。我曾经经常去的这里另一个独立电影院是哈佛附近的Brattle Street Theater2004年我们回到芝加哥的时候,他们已经捐了440幅收藏给密尔沃基艺术馆。主题展已经在密尔沃基结束,正巡回在匹兹堡的卡内基艺术馆。 这次回去,Gig带我们去了密尔沃基艺术馆。看了些展览。参观了吉姆的那一摊子,说是让孩子们见识见识。毕竟,能够有行家带领来到展览的后面的机会是不多的。而在行家的指点下展现艺术和科学如此紧密完美的结合,这又是可遇不可求得机会。沾孩子的光,我自己的收获比孩子的多。 –BG 9/25/07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桥社”展览

    我前面提到的"桥社"Brücke这本书。   这本书就是为Specks家收藏的第一次展览的出的书。1988的版本。Reinhold Heller写的序言。Reinhold Heller是芝加哥大学的艺术史和德国语言教授。 每一幅画的说明都是由参加芝加哥大学主办的德国表现主义研讨会的专家写成。德文翻英文,由Reinhold Heller完成。可谓是原汁原味,水准很高的介绍。 这次展览选择了131幅作品。该书也局限于介绍这131幅作品。都是桥社元老的作品。Erich Heckel海格尔1-41Ernst Ludwig Kirchner 凯尔希纳42-51Otto Mueller 52Emil Nolde 诺尔德 53-72Max_Pechstein 佩许斯坦因73-99Karl Schmidt-Rottluff 施米特—鲁特勒夫 100-131 画是按姓氏笔划排列。 这本书的形式是一页介绍,一页画。页页相对。在很少情况下,介绍超过两页,画之后留空一页,下一张画依然是页页相对。非常容易读。 这本画册的摄影师我见过。这种事情一定是非常专业的人来干。如何接触画,用什么灯光,都有讲究。这个摄影师非常敬业,并不多话,进门后直接进画廊埋头干活,似乎有点神经质。专业人士加上艺术家总是有些怪癖。但是不得不承认,他的摄影非常出色。 首展是在Leigh Block展的。我印象很深。巡回没有巡回我忘了这次展完了之后,接着就是跟洛杉矶县的人谈借出六幅给"颓废艺术展"的事宜。 "颓废艺术展"后不久,我就离开了埃文斯顿。   –BG 9/25/07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 Leave a comment

芝加哥艺术馆白描

  刚才给芝加哥艺术馆抹了点黑,现在描一描白。   芝加哥艺术馆在这里牛气冲天。他们的印象派作品的收藏尤其丰富。 太有名了,也就没什么好说得了。好话都被人说尽了。 芝加哥艺术馆我从前去过很多次。至今还有存着一张当年的会员卡。开始进去经常迷路。最近这次回芝加哥没有时间拜访它。 竹老大说当年他们从农村赶着马车进城赶集,找澡堂子,看着光屁股的招牌就进,一不小心走错了门,就进了艺术馆。 –BG 9/25/2007 这里 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这里  

Posted in 昨日艺术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