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August 2007

彩沙曼陀罗全过程

彩沙曼陀罗 这是我前些年从网上收集的制作彩沙曼陀罗过程最全的一套图。非常详尽,很有代表性。 时间:2001年2月26日地点:在纽约Ackland 的Yager画廊人物:Ven. Tenzin Thutop 和Ven. Tenzin Deshek。分别来自尼泊尔和西藏。众生。 第一幕:2001年2月22日。一切都是那样的平静。 天地玄黄 宇宙洪荒。 第二幕: 2001年2月26日。主人公登场亮相。 登场就埋头开画。 先画一个中心圆中心圆外面八个莲花瓣。 再往外一圈十六个莲花瓣。向外又一圈是二十二个莲花瓣。每个莲花瓣的大小很一致。众生平等。谁也不多占。 画完了底图就开始构建图案。 图案是用彩色的沙子,一点一点撒上去的。这沙,一说是药用细沙。不作评论。 这是工具 中心圆底色是白色。 一瓣 又一瓣 一个花瓣一个花瓣地画。 这是完成的中心图案。一尊莲花座上的大日佛。注意这个中心佛是黑色的。 这是部分完成的中间两圈。 众生在观瞧。这些是群众演员。 小朋友也很好奇。 越来越大 依然全神贯注。 大家翘首期待。 这是部分完成的三圈。 “画线” 用白沙钩出方形的轮廓。 填充黄色 继续 继续填充黄色。红色已经完成。 填蓝色。 精益求精。 这是完成的四方。红黄蓝绿。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印度的神学 | Leave a comment

道,终极道

<读朋友一篇关于庄子的文章有感> 这就看如何理解道。 哲学家或者理论物理,追求的是“终极道”。就是那个生一生二生三生万物的道。这是很空洞,缺乏实际的把握。对于定力不够的人等,很容易出偏。 佛里面的俗话"悟性就在你脚下",对道也是一样的。 从把握"非终极道"入手,从而参出大道。如同庖丁解牛,他的入手就是对牛的了解,从而达到"游刃有余"的境界,这个追求过程里,道也在其中了。 佛家的禅,从一杯茶,一盆花,借物参禅,进入禅静,达到物我两忘。 这样的例子很多,例如做软件,通过对"非终极道"的追求,到了一定程度,也会进入"得道"的境界。发现那个"生一生二生三生万物"的道。尽管他的追求不是大爆炸,不是基本粒子,不是回答什么是"是"。但是,他能认识到的确是那同一个东西。 同样的"得道"可以发生在做硬件的,做化工的,做金融的,做花匠的,做木匠的等等形形色色人身上。尽管他们参的物不同,各自有各自的"非终极道",但是随着追求,都会感受到那个公共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呢?说不出来,说出来就什么都不是了。所谓的"道可道,非常道"。禅也是一样,能够感觉到,但是说出来就是‘无一物"。尽管是"无一物",但是它的表象就是庖丁的"游刃有余",就是那些充满艺术感的创造。 从积累知识,升华到追求智慧。这是一个人人生的一个坎儿。如果过不了这个坎儿,就如同苏非的路米Rumi在桌边谈话(table talk)所说的,如果这件事没有干,那怕你干了一百件事情,等于什么事都没有做。Rumi所说的的到底是什么事情呢?嘿嘿,又是一个"可道而非常道"的"无一物"。各人也许会自己发现这件事情。通过发现就在各人脚下的悟性。 –BG 7/31/07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基督教科学广场一带

<有人谈到了基督教科学和基督教科学广场> 我是很喜欢基督教科学广场一带。 基督教科学广场在麻省大道和杭廷顿大道交口的西北角(方向不是很严格,在波士顿,没有严格的方向)。站在基督教科学广场,面向南,对面是波士顿交响乐厅。百年老店,提名字就够了,不用多说什么,就跟天福号的肘子一样。当方丈当了二十多年之后,小泽去了维也纳。最传统的演出就是圣诞季节,亨德尔的弥撒曲。年年都有,从不间断。交响乐厅在路口的西南角。交响乐厅向东,杭廷顿路对面是杭廷顿剧场。小小的门脸儿。杭廷顿剧场也是波士顿大学戏剧,表演,舞美等等相关学科的实验剧场。我老人家在该庙化缘的时候,经常光顾此地。下午场是学生的演出,一根冰棍钱就够了。有钱捧个钱场,没钱捧个人场。学生的汇报演出很卖力,很认真。毕竟这是他们成绩的部分依据。虽没有明星大腕,但是大师的影子不断闪现。萧伯纳,契科夫。很多剧本我就是在那里真正从舞台上接触到的。晚场就是专业团体的演出了,外地的本地的都有。票价也就从一根冰棍,升至一套大餐的价钱。我去过的晚场也就在一掌之内,还净是买一送一的赠票。 演出场所附近一般都有很多小食肆,这一带也不例外。沿杭廷顿再往南一个路口,就是新英格兰音乐学院。里面的主音乐厅也很好。华人组织也经常能在这里安排大陆台湾大腕的演出,如李云迪,吕思清等。到了周末,这一带就是预科生的天下,背着形形色色乐器的小孩满街乱窜。下面的几个街区,就是东北大学的地盘。大楼的"大"而不是大师的"大"。再往下就是波士顿艺术馆。也是百年老店,王麻子剪刀。在那里能够看到宋徽宗老头的真迹。接着下去就是哈佛医学院以及那一片著名医院的最东端。 从这往东,就是传教山地区,从传教山往东,就是犯罪率最高的多切斯特-拉克斯伯里地区。一星期不凶杀致死一个人,那就是新闻。 ———广场往西一点有一片很典雅幽静的住宅街,红砖二层,林荫覆盖,闹中取静。过了这几条街就是会展中心,和配套的酒店。——— 广场往北是普天寿大厦和配套的购物中心。——— 广场往东就是大马路,沿街的住宅,小店。属于"南端"地区了。东南角是一个卖画画颜料,纸笔,框架等的小店,东西很全。沿街的住宅很有特色。The most common styles are Renaissance Revival, Italianate and French Second Empire, though there are Greek Revival, Egyptian Revival, Gothic Revival, and Queen Anne style houses.——- 广场所在地算是后湾和南端的交接地带。波士顿整个"后湾"区是填海填出来的。所以后湾一带的街道稍微整齐一些。街道的名字从A排到H –BG 08/14/07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单神和多神之下的妖魔

> 很多宗教都承认魔鬼的存在,但概念都很模糊。多神信仰如希腊传说和中原传说,神> 亦好亦坏,神即鬼,鬼即神。到了犹太教基督教逻辑就行不同了,鬼有超人能力,> 那鬼是神吗?鬼受神管吗?怎么跟一神论统一?另外,旧约好像默认埃及等外族人> 有自己的神,一神论只是指本族只有一个神。>> 印度诸教既然有魔鬼,有没有类似问题尼? 在基督教神学里面这个问题在基督教早期就解释了。 当拜物教徒(异教徒pagan)挑战一神论时候,这是最自然的问题。 魔鬼制造罪恶,对 上帝创造了万物,对所以上帝创造魔鬼,(嗯。。。)如果按照逻辑,下面的结论就很自然了。"上帝是罪恶之源"。(呀。。。。。。) 基督教的回答也很辨证。我忘了是那个神学家的回答。反正是很早的人。上帝制造了万物,但其中一部分变坏了,成了魔鬼,魔鬼制造了罪恶,上帝的一个职责就是消灭魔鬼,消灭罪恶。 同样的论点也以参见对人的解释。上帝造人,人犯原罪,罪源上帝。 换句话说,上帝为什么不把人造好点。让她不犯罪。使她不受蛇的诱惑,或者造蛇让它不引诱人犯罪。为什么上帝不制造完美的世界。而要惹得天下大乱。而他老人家又忙不迭的又是洪水,又是瘟疫地收拾残局。这不是涮大家吗?各种各样的假设,都能用上来挑战神学的自恰性。 因为一神论,同所有荣耀一样,那么所有罪恶的根源也就在上帝身上是很自然的。 上帝造万物但这些万物是有弱点的。(至于上帝为什么开始就允许弱点存在,一个BUG,没发现女同,也是一个BUG)。所以万物里面有些不听上帝话的家伙(包括人)。从而有了魔鬼,有了罪恶。本来上帝是要毁灭这些魔鬼,消灭罪恶。但是神爱世人。上帝给了人一个机会。人类要认真的反省,要改正错误。开始,上帝把机会给了他的"选民"(不是选举的选,而是选择的选)。但是选民的条件比较苛刻,要行割礼,要吃洁物。神爱世人,后来上帝觉得要团结大多数人,就派了他的独生子来到世上,替世人赎罪。而世人只要相信这个独生子耶稣基督是人类的救赎,就能得到永生。 按照大肉学派的理论,上帝认为:人是可以教育好的子女。而魔鬼是那占两个百分之五的牛鬼蛇神。上帝就是要团结依靠这百分之九十五的好的和比较好的干部(选民)和群众(非选民),消灭这些反动的牛鬼蛇神。 干净利落 一神论,不用辨证法就玩不转。 多神论就容易多了。什么是魔鬼?魔鬼是坏神生的。跟好神没关系。好人是好神生的,跟坏神没关系。双方经常斗法,各有胜负。 大肉派最通俗的说法,也就是大话西游里面说的。人和妖都是妈生的人是人妈生的,妖是妖妈生的。妖妈生一个人,就是人妖。 这种二元,多元神学的概念在印度影响深远。在电影<流浪者>里,拉贡那特说"好人的儿子是好人,贼的儿子就是贼"。深刻地表述了这个社会的二元神性。我觉得这句话的翻译不够传神,这样一句话能让拉兹愤怒异常,里面一定有广义的词义没有翻译出来。可能是与种姓有关的侮辱性。 –BG 8/15/07 前面扯太远了。简单的回答, 一神之下,神要消灭鬼。只有一万能神。 多神之下,神鬼同用不同源。各自当司令,军阀混战。 –BG

Posted in 印度的神学 | Leave a comment

取经结语

大肉派的印度(的)教、tantra、佛教密宗系列到这里就该封坛了。 在改变三要素"意愿,知识,行动"里,这一系列只是"知识"。其他两项都是"你的" 而且这知识也需要转变成"你的"知识,而不是这屏幕上的知识。 tantra的内容远不止"性修练"。在人生的每一步都有相应的仪式,从生孩子之前就开始,到生孩子,到几天,几岁该有什么仪式,念什么咒语,都有详细的记载。就如同现代人的免疫一样,生下来打什么针,一岁打什针。。。。tantra最著名还是它的死亡仪式,超度亡灵的仪式。藏传佛教里面充分继承了这方面的传统。一部<西藏生死书>,大半本讲这个。想想tantra的发源地–炼人场,这也是他们的专长。 tantra众多繁琐的仪式,有很多糟粕。任何宗教,经过人们一代代的咀嚼,糟粕的东西不可避免。透过现象看本质,撇去糟粕识精华,这时智慧人生的第一步。 这里也没有具体修炼的心法。心法不是哪本书能够讲清楚的。而且弄不好走火入魔。大家随缘吧,能遇上好师傅是缘分。 直到这里,我才深感唐三藏的不容易。人家行了万里路,取了六百多部经。我这里,"大肉化"了一部经就累得不行了。想想,古人翻译的经里面出了一两个"虫",也算不了什么。意思没有大错,随俗吧。 –BG 人共和谐三年初秋美丽坚北安城大肉精舍不光谨识

Posted in 印度的神学 | Leave a comment

佛教的曼陀罗

如果比较一下印度的曼陀罗和藏传佛教的曼陀罗,就容易发现,古代印度的曼陀罗是纯圆,完美的圆,各向同性。而藏传佛教的曼陀罗是方中有圆,有着四方的概念。四条边上还挂着附属的图案,代表这个方向的特征。就是一个典型的Yantra的形状。只是内部的内容不是抽象的三角形了。 从图像可以看出藏传佛教与tantra紧密的联系。事实上,藏传佛教的许多概念都是从万密之王tantra里面来的。 对于佛教密宗,有各种称呼。tantra佛教,tantra乘,金刚乘,真言乘。关于分类法,各家也有争议。佛教的分类跟动物植物的分类也差不多。动植物是"门纲目科属种"。佛教是"教乘宗派庙僧"。也就是俗界四国大战里的"司令军长师长旅长团长营长连长排长"。佛教的密传,算是乘,还是算宗。学术界有争议。比较的流行认为是"大乘的密宗,真言宗"。(师长)。不太流行的是"tantra乘,金刚乘,真言乘"。(军长)。更有人加一个修饰叫做tantra佛教。上升到"教"的级别。(副司令)。排来排去,我觉得很无聊。无所谓啦,师长就师长,密宗就密宗。四菜一汤俩窝头的待遇也不错。 在藏传佛教中,有一个仪式就是用彩沙制作曼陀罗。这一点让西方人觉得很神奇。 我认为,结果不是最吸引人的。同其他宗教仪式一样,最吸引人的是过程。那集中的精力,单一的静心,细微的技巧,完美的追求。一点一滴融入了最后的艺术品。 然而,更加令人震撼的是辉煌之后的消失。万物归于尘土。即使是微尘,佛说皆微尘,是非微尘,是名微尘。没有辉煌,没有绚丽的色彩,没有最后的微尘。 –BG 8/17/07

Posted in 印度的神学 | Leave a comment

tantra的几何学

讲完了算术讲几何。 印度的婆罗门教和tantra很多东西如果想不清楚,一画出来就清楚了。这就是为什么有偶像崇拜。人的感知,图像最直接,最直观。这也就是为什么希腊发达的是几何。而不是"数"。 思考一下为什么是三?一,二是什么?一,二都是单元,有,但是不能显现出来。 前面说到印度的自然时说:"当她有了三个guna的时候,就称为有特性su-guna,否则就是无特性nir-guna。" 为什么?费解。 但是,从几何上来看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了。(平面)几何上,只有到三的时候才可能构成一个实在的图形–三角。一跟二都不足以。印度古人认为,三为成形,一二为无形。有了三,才有了充实真实的世界。朴素直观。 如果看一下印度的宗教图案,会发现很多三角性。例如三角yantra和Sri Yantra  很美丽的几何图案。 除了三角,还有一个很神圣的几何图形,就是很多宗教(例如道教)都着迷的"圆"。 当说到印度的基本粒子Vindu的时候,有一个说法。Parang vindu是一个圆圈,圆圈中心是梵的宝座 (brahma-pada)。可见圆圈的神圣。这里Parang vindu是由vindu构成的一种物质形态。找不到恰当的汉语对应。 圆形真是一个很奇特的图形。虽然在自然界处处可见,但人如果想自己做一个出来却非常不容易。就这一点就够让人崇拜自然的魔力。 tantra也继承了圆形的神圣。tantra的五方曼陀罗(mandala)也是围绕中心的一个个同心圆,最外面才是四方形。跟Yantra图案很接近。所以Wikipedia在tantra的条目下用Yantra图案。 很多密教都继承了tantra的五方曼陀罗作为他们的"浑天仪"。用它来来图像地理解他们自己的大小宇宙。 –BG  8/16/07

Posted in 印度的神学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