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关于人文的感想

<这是去年的一个讨论,是由Who cares about your 15 years ago College Entrance Exam Ranking?引起的,
原文很有意思,照抄如下:
<原文>
答案是Google想知道,如果你想去Google的话.吾友申请Google工作,吾警告之,须把若干年前大学成绩单找出来呈给Google因为俺知道另一现在Google当VP的也得过这一关.友初不信,谓毕业十余年矣,又不是去申请程序员的工作.后果然得提供成绩单.这还不算,面试过关后,复收Google电邮,问其高考分数和排名.其行文显示乃Google正式程序,照抄如下:

What was your score and ranking on the National China Entrance Exam (NCEE)? Relative to Candidate’s Province, test performance is gathered based on the total number of points possible and the candidate’s percentile/rank among all test takers. If available, the total number of all test takers is also listed. (For example: NCEE results: Henan Province, 2002. Score: 540/750,rank: top 20%, total number of test takers: 230,000).
看来Google对各国大学入学考试都有研究.书呆子公司,舍Google其谁?
<原文毕>

后有人提到了我从前一个观点,我的解释如下。

>

其实这是一个更加广义的思考的一部分.

软件是工程还是艺术.

随着工业革命.按照泰勒主义,一切东西都是可量化的.简单地说产量同生产能力(capacity)几乎是线性.要增加产量,很自然地要增加生产能力.


但到了软件工程,这规律不太灵了.而且从这个行业的萌芽期就不灵
.从鼻祖IBM那里就产生了BROOKS‘ LAW.而且几代人一直希望解决这个问题.希望使得软件工程更加可预测.基本的策略就是规范,降低工作的创造性.这样的简单劳动适合量化.可以纳入泰勒主义的范围.IBM用过kloc.早期的微软帮IBM开发时嘲笑过这个标准.Steve Ballmer 就说,我用十行达到你5个kloc效果,这不是更好?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软件是软的.这种简单的操作很容易用机器来实现.这也就是一代代语言的进步.最后剩下的都是需要创造性的工作.创造性的工作,量化就成了问题.Tom DeMarco 说量化创造性劳动的种种方法很容易失灵.

这种创造性的工作就归属到了艺术的范畴.

艺术就是那一瞬间的灵感的实现.过了那一瞬间,产生出来的东西就回完全不一样.这一瞬间就是"the one"也就是上帝的化身.艺术你可以追求,但"上帝"未必光顾你.所以追求艺术是很痛苦的.我个人认为,这种无法强求的事情,最好是放任自流.没有灵感的时候,该怎么生活怎么生活.生活不会全是艺术.如果没东西硬憋,自己难受不说,出来的东西还特寒颤.但是,从另一方面说,生活中不会没有艺术.上帝是公平的,人要充分享受实现这一瞬间的灵感带来的快乐.不会实现和不懂得享受的人,那是很遗憾的.这是另一个问题.

回到软件.一个优秀的软件上一定有着一个灵魂.没有灵魂的软件是没有生命力的.而这个灵魂就是软件始作蛹者(们)那一瞬的灵感.随着他(们)的离去,这软件就完成了它的生命循环.这现象在商业软件上和在开源软件上都体现着.开源软件更容易看见谁在背后.

更广义的一个问题,就是怎样使一个人能够捕捉住并且实现降临在他身上的灵感.实现创造.这实际上也是如何实现快乐的人生.这里基于这样的共识--简单重复没有创造性的生活是不快乐的.如果没有这样的共识,那咱俩是"吃冰棍拉冰棍--没化(话)"

乐观者说这是一个教育问题.悲观者说这是天生的.我是属于乐观者

一百多年前,工业革命蓬蓬勃勃的时候,有人已经考虑这样的问题.随着生产力的提高,人们不必为了生活,从小就加入劳动队伍.那么全民教育是可以实现的.随着全民教育的实现,受教育的人口增多,...(随你想象,反正跟共产主义也差不多了)

几十年之后,有人发现,不对呀,随着全民教育,这教育也变味道了了.这大学怎么看怎么象技工学校.随着生产的提高,生产也更加复杂化,更加技能化,教育也就逐渐的技能化了.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社会进入不是"全民教育"而是"全民匠人"时代.人被训练的机械思维,缺乏灵感,缺乏创造.重复简单地劳动,生活。同中古何异。受教育人口的增加,并没有造成有创造力人口的增加。难道真如悲观主义者说的,创造力是天生的?

回审教育,失去了什么?人文!在技能的时代,失去了人文教育。

--BG 10/4/06

回到最原始的问题,
看高中成绩,就是看基本的人文训练。美国也是这样。
进了大学后学科设置差别就很大了。

google 估计跟我看了同一本书。

--BG 10/4/06

<这是更早的时间,谈论这样一个话题:编程员在美国的钱途如何?>

短的回答:是的,现有技术框架下的编程早晚(只早不晚)全上第三世界。这是经营成本核算的自然结果。如果你觉得硬件更保险,不骗你,现有技术框架下硬件的工作迟早也会全去第三世界。


长的答案。
这时一个"百万美金问题" (“百万”是估计小孩到目前为止所消费的,加上他将来所创造的将远不止百万) 。
这个教育问题,多少年来,从精英到乡野都有人在思考。

见ALLAN BLOOM的 The closing of the American Mind
http://en.wikipedia.org/wiki/Allan_Bloom

见"民科" 写的
http://www.calresco.org/educate.htm

见"精英" 们几十年的努力。
http://www.lib.uchicago.edu/e/spcl/excat/ideasint.html

学习有几个层次,技能,知识,智慧。

技能层次的学习。现在很多学校的课程 (Curriculum)就是在这个思想下设置的。在全民教育之下,大部份人愿意(也只能够,有能力)接受的就是这样的课程设置。技能的学习,如同古代学的铁匠,裁缝一样,能够使人"安身"。同古代的铁匠裁缝不一样的是,由于现代社会的变化节奏,这门手艺在学生的1/N个有生之年内将会被淘汰。所以,现代的技能教育,可至"安身",不至"立命"

知识层次的学习。文理教育会更注重一些。结果是学生会有许多知识(假如他愿意学),很多与现实并不相关的(或称为无用的)知识。知识是死的,人是活的。如果没有行动,没有运用,知识永远只是知识,无法使你"安身",更谈不上"立命"。如果运用了,就能做出来"缝纫机"来给裁缝用,做出"气锤"来给铁匠用。从而有了一个新的产业。知识就是大杂烩,运用就是联系起来。

回到最初的问题,现有技术框架下的技能,一定都是用成本最低的技能者。但是新的产业,新的技术将产生于知识之中。

智慧。智慧是知识的升华。对智慧的追求与学习是毕生的。追求智慧需要不断思考,需要好奇心,需要寻求探索,提问,寻根。如果幸运,有个好师傅,自己有悟性。就会得到智慧。有了智慧的人生,夫所求。

八卦:
苏格拉底被陪审团赐死,他可以选择流放,但是他选择了poiso
n hemlock,而且要把这个死亡过程记录下来。

http://www.lib.uchicago.edu/e/spcl/excat/ideasint.html书的编辑说:
"杜威?他连亚里士多德都没读过,他妄称哲学家"

–BG 3/5/06


Advertisements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歪脖镇大字报. Bookmark the permalink.

Leave a Reply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