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anuary 2007

东西方的”君子”再谈

东西方的"君子"再谈。 上次谈了东西方的君子和士,涉及了地位方面的关系。并没有涉及具体的君子身上的所具备的品质。 孔子前前后后讲过很多关于君子的标准,包括我们说过的’君子不器‘。 下面再举一些例子。子罕第九2:达巷党人曰,"大哉孔子,搏学而无所成名。"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吾何执?执御乎,执射乎?吾执御矣。"当别人说孔子博学但没有一样是成名的,老人家问弟子:"我老人家是练飙车呢,还是练射击?"当时古人讲究联系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这里孔老用玩笑再一次强调了"君子不器"。 对于"搏学而无所成名",西门是这样译的:With his vast learning, he has still not managed to excel in any particular field. 注解选译西门:孔子的教育并不在于对某一个技术的熟练,而是开发一个人的仁德(humanity)。即:不是追求"拥有"(having)之技,而是追求"立命"(being)之才。 不光:这就是所谓的"授以渔,而不是给以鱼" 西门: 在广义的人道主义方面孔夫子笔下的君子就等同于传统法国的honnete homme。(参阅,例如。帕斯卡的许多论述 Les Pensées de Pascal F.Kaplan [Paris, Cerf 1982] 543-45 ) 不光:他还列了许多其它书目,恕不一一抄录。 不需要教导一个人如何成为绅士,教给他所有的其他东西;这样他们以成为绅士的自豪感比他们知道任何其他东西都要强。这样,这个唯一的让他们为之自豪的东西恰恰是他们从来不需要学习的。 不光:我们中国叫什么来着,欲擒故纵。 ** 博学高于精学。不器为冠。 不光:这段太意译了。原文如下:it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外国:关于孔子 | Leave a comment

早期基督教的两条路线斗争史

<这个话题的由来很有意思 起源于牛顿和哈雷。 然后谈到莱布尼兹同牛顿的是是非非。 随后就是莱布尼兹对中国孔孟哲学的敬仰。 再往后就是西方与中国通过基督教的交往。 > On 1/14/07, Other <xxx@yahoo.com> wrote:> 早期传教士代表的耶稣会在欧洲宗教斗争中遭> 到失败,利玛窦开创的融合精神开始划上句号。> 1704年11月20日罗马教庭发布禁令,禁止使用> "上帝","天"这些字眼,赞成使用"天主";> 禁止教堂挂"敬天"字样的匾额;禁止教徒在> 祭祖的仪式中担任职事;甚至禁止书写某某> "神位"的祖宗牌位。 其实这是天主教非常非常早期时候就斗争过的问题。当时对于这个ICON的问题斗争非常激烈。几个教派因此而被迫害,流亡。 从人类自然的天性来说,ICONIZE是一个很自然过程。佛教和中国的崇拜都是基于形形色色的ICON。但是基督教的早期就杜绝了这种"恶习"。大概从圣奥古斯丁就开始,到大格里高里基本平定。如果信上帝,一定要按这些规矩信。奉圣父圣子圣灵。你不能说你信上帝,但是往里面搀私货(象洪秀全那样)。 除了宗教上的理念之争以外,很实际的结果就是防止教内另外一股势力强大。同时也防止了“个人崇拜”。 这时一个很大的题目。至今依然影响着社会生活的某些层面。 –BG 1/15/07 On 1/15/07, Someone else <yyy@yahoo.com> wrote:> 只有一个上帝,不拜偶像是犹太教纲领之一,到了基督教已经不重要了。> 耶稣就是第二个上帝–他宣导的与犹太上帝不同。十字架什么的已成为被敬拜的偶像。> 宗教信仰,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也是最争论不清,甚至无法争论的,毋须争论,谁也说服不了谁的问题。古代的结果就是,战争,强制改宗,迫害,流亡异地。现代文明了,纯费吐沫星子,谁也摆不平谁。 类似于宗教信仰的争论中国也存在过。当年胡适说老子早于孔子。挑起了一场大论战。后来胡适认为冯友兰将老子推后三百年是宗教信仰问题。胡适说:"二三十年过去,我多吃了几担米,长了一点经验。有一天我忽然大觉大悟了!我忽然明白,这个老子的年代问题原来不是一个考证方法的问题,原来只是一个宗教信仰的问题!像冯友兰一类的学者,他们诚信相信中国哲学史,当然要认为孔子是"万事师表"。在这个诚心的宗教信仰里,孔子之前当然不应该有一个老子。在这种诚心的信仰里,当然不能承认有一个跟着老子学礼助葬的孔子。" 我一直在考虑该不该淌这个宗教信仰的浑水。罢了,伸头一刀,缩头一刀。 下面一段纯粹是历史。 ————– 早期基督教的两条路线斗争史 大凡革命成功之后,革命者内部都要有一段清理门户,保持革命队伍纯洁性的阶段;都会有几次斗争。当然这些斗争的激烈性会有所不同。原因就是在革命时期,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鱼龙混杂。革命成功后,要保持纯洁性。例如抗战胜利,国共要打几年。全国解放后,也要运动几次。 话说当年基督徒艰苦奋斗,不屈不挠,前赴后继,流血牺牲。终于迎来了康斯坦丁皇帝的"米兰昭书"。这是公元313年。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谈 | Leave a comment

牛顿,哈雷,冷门科学,及其他

<对加利略的随感,有“靠天吃饭”的高手评论道> 有了加利略的惯性理论,开普勒三大定律,牛顿力学水到渠成。牛顿本人的贡献是用微积分从一个更基本的平方反比推出所有这些规律。 牛顿,哈雷,冷门科学,及其他 牛顿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的数学非常好,结果他占了很大的便宜。他一生涉及过许多领域。 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如果不是哈雷老弟,可能整个牛顿力学就不会面世。那么……不要再想下去了。 再想一想,说不定我们现在思考的许多问题,其实牛顿已经算出来了。只是他觉得很没有意思,他就没有写成书籍发表告诉大家。就如同费马大定理一样,就是因为纸边不够大,让大家多忙活了这么多年。 好啦,看看哈雷老弟的历史性贡献。 哈雷和牛顿是很不同的人。 哈雷的父亲是一个制皂商。当时制皂是一个非常富有的行业,也是当时的"高科技"。所以哈雷家很富有。岔开一下话题,非常巧合的是,本杰明富兰克林家也是制皂商。富兰克林也是科学家。富兰克林也是充满冒险精神。 哈雷大学毕业以后的第一个项目就是去南半球观天象,画南半球的星图。这够冒险刺激的。全是凭兴趣。几年之后,画完了星图。获得硕士,并当上皇家院士。 然后他就去研究季风和信风。从天上转战到地上。然后又去观月相。然后又对天体运行感兴趣,对开普勒三大定律有兴趣。这时,历史上两个人物将相遇。这时,已经是1684。这时,牛顿在干什么呢? 不好意思,嘿嘿,牛顿在"炼金"。 牛顿是个遗腹子。母亲也很快地改嫁。牛顿跟随外祖母长大。开始大家都认为他长不大。从家境来看,他家从前最多算是下中农。 牛顿很聪明。他1661年进剑桥。思想很快从亚里士多德转向笛卡儿。1665年开始发展微积分。随后又开始研究光学(1670),练金术(1675)。 当哈雷见到牛顿,向牛顿说了他对开普勒三大定律的困惑。牛顿说"小菜一碟,不就是象鸡蛋那样的椭圆吗?"然后随手就扯了一张废纸,给哈雷讲起他的万有引力定理,牛顿三大定律。喳喳喳几下子,什么开普勒一二三,什么椭圆轨道,全都出来了。听了一天,哈雷说:"大佬,你这些东西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太TM的重要了。你要赶紧发表。我出钱给你印"。赶紧发表,谈何容易!牛顿当年的手稿都丢的丢,残的残,被老鼠吃了不少。反正是残缺不全。 下面是一大堆问题: 牛顿是在什么时候就完成了他的万有引力定律和牛顿三大定律呢? 他为什么不着急发表这些结果呢? 他为什么从不声张他开始或曾经计算了天体运行? 我认为原因有 这是一个冷门学科。 更重要的是,这个学科不能赚钱。 聪明人需要有挑战性,一个人研究一个冷门,多没劲。即使研究出来了,也没有挑战性。牛顿小时候穷怕了,所以一心想研究能赚钱的学问。 看看牛顿轰轰烈烈公开研究过的领域。 微积分。热门学科,万人瞩目。牛顿要跟莱布尼茨决一高下。 光学。赚钱的学问。(见后) 炼金术。更是赚钱的勾当。 为什么光学是赚钱的行业呢? 想得更远一些,为什么加利略能够如此衣食无忧地研究问题,挑战权威?因为加利略的望远镜给他带来了很好的经济收益。 历史上,加利略的望远镜的技术转让,使威尼斯市长每年给他一大堆银子(数目不详,反正足够可观,我可以查查)。威尼斯,作为一个新兴的商业城市,望远镜给它的好处也是巨大的。 及时看见海盗船来袭。 商人能提前知道商船的到来(据说能提前两个小时)。时间就是金钱。提前看见了运橄榄的船来了,这里库存的橄榄赶紧清仓大甩卖,抢个时间差。这就跟如今股票市场上,你提前拿到上市公司的报表一样。这也是马可尼发明电报的动力。 当然还有军事上的原因。 所以,望远镜也是牛顿的一大发明。 按理说,牛顿已经是皇家科学家,衣食无忧。为什么老想着赚钱呢?从心理上来说,小时候的心理创伤,穷怕了。 所以没有挑战性的问题,不能赚钱的问题,牛顿是不屑公开的。这恰恰是"名利"二字。 现在再来考证他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出这些来的。 "牛顿的苹果"!牛顿的苹果是1665年砸到他脑袋上的。那年,流行黑死病。三一学院关门。他也去乡下躲避。在他妈妈的果园里,一个苹果砸到了他的脑袋。也是由于学校关门,他有整段的时间思考,推导他的想法。他的三大定律,万有引力定律就是那时完成的。离哈雷找他,将近20年。离书发表,20多年。 回校之后,这些结果就束之高阁。后来,有人更加准确的测量的地球的尺寸,他还拿这个数据跟他的计算核对了一下,天衣无缝。但是万般没用,所以依然不理不睬。 问题回答完毕。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随笔 | Leave a comment

补丁一下

前面讲的几句话里面内容太多了,这样简单的说会给读者留下很多疑问。 彭桓武当时被采访时,已经不需要借老师来抬高自己了。但他自己不说,节目不应该忽略,从师于大师的人毕竟不多。而且大师对他的影响也是巨大的。他自己就说,从马克斯玻恩的书库使他变成了哥廷根学派的人。哥廷根学派当然崇尚康德。我后面还会谈到物理上的影响。 下面是一些解疑。 关于"他拿了双料——物理的哲学博士与真正的哲学博士"的传奇。 据我所知是这样的。他先拿的是PHD(哲学博士),后拿的是DSc(科学博士)。前一个PHD也不是形而上的哲学博士。为什么会这样呢?这还要从英制的学制谈起。 英制的学制同美制的有些不同。英国的PHD和MPhil是"通才"。所以我们当时很不服气,为什么到英国拿个博士才要三年,然后就跑美国当博士后,开始赚大钱。MPhil我是在香港才第一次知道。英制的MS MA DSc 等等是更高一等的"专才"。同样的差异也体现在教职上,英制是教授,讲读(Reader),高级讲师,讲师。美制是教授,副教授,助理教授。含金量不一样。当时我们一个同学他们学校(MIT)让学生自己可以选PHD或DSc,他选了DSc。当时他女朋友很不乐意,老催他去改。我说,傻了不是,DSc比PhD更有含金量。MIT让人选,也是为了照顾英制国家的学生。你想,人家也是在这里奋斗了六年,拿一个跟三年一样PhD,多亏呀。 言归正传。传说,当时经过三年学习,1940年,彭桓武成绩卓著。拿个PHD理所应当。但是他自己还不满意,跟玻恩说:"我这个问题才研究了一半。还没有全完成。"玻恩当时也是资金有缺口,留不住彭。玻恩跟彭说:"等你全做完这个研究课题就该该给你DSc了,而不是仅仅现在的PHD。"(可见DSc的含金量)。 毕业以后,本来他还有半年的庚子款,彭桓武本想到美国来游学。美国签证官的那付嘴脸大家也都领教过。反正阴错阳差,谢天谢地,苍天有眼,天不灭曹,他没去成。玻恩推荐他到都柏林的高等研究院工作。这是一次历史性的转折。 岔开话题,谈谈爱尔兰都柏林的高等研究院(Dublin Institute of Advanced Studies)。 都柏林的高等研究院是1940年由当时的爱尔兰总理Eamon de Valera提倡建立的。Eamon de Valera曾经是一个数学家。Eamon de Valera亲自邀请薛定谔(Schrödinger)担任高等研究院的院长。当时薛定谔在德国呆着也很不舒服,他觉得爱尔兰象天堂一样(Schrödinger found Ireland "paradise,")。薛定谔在都伯林一呆就是十五年。 言归正传。关于薛定谔和彭桓武的关系。这是一个比较大的题目。因为如今时兴讨近乎,一个八杆子打不到的二野的小战士如今也是"小平同志身边"的了。国内普遍的说法是:薛定谔在给爱因斯坦的一封信夸奖"这个年轻人"。渠道相当官方。我相信这是对的。本着小心求证的原则,我也作了些研究。这是我的结果。彭桓武没有直接跟薛定谔工作。他跟的是W.Heitler工作。这很正常,薛定谔毕竟是院长。而且薛定谔当时考虑的是What Is Life?(1944)这种很超前的问题。(这本What Is Life?也是二十五本书之一。)而且"薛定谔没有学生"是著名的现象。这个W.Heitler也就是HHP里的一个H。这个H是跟薛定谔是很近的一个嫡系。是从德国带过来的助手。1940年成立的研究院,进去的人全都是元老。薛定谔逝世后,这个H写了很重要的一篇纪念文章,可见是一员干将。那么薛定谔对彭桓武是怎么评价的呢?很有意思,是从爱尔兰战时总理Eamon de Valera的纪念文章里找到的。薛定谔的高等研究院里"One of the most beloved members of the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随笔 | Leave a comment

旧石器时代的菜谱。

旧石器时代的菜谱。 (甲)<始流传于8/23/1993>          飯譜                炸醬面(摸索版)原料:肉餡250克(有工夫的切肉丁更好,考慮到工程量太大,不予推荐)          至少須有25%的肥肉,否則,不夠香。          唐人街賣的夠標准,老番店里買的要用最肥的(75%瘦)      食用油100克          最好用豬油,          玉米油也可。      黃醬500克          面醬替代也湊合,但要加鹽          豆瓣醬也成,辣就辣點吧。      青蔥兩根          沒有就算了,千萬別用洋蔥            面條適量          視食量而定,寬窄隨您喜好烹飪:    將食用油加至八成熱(此處不嚴格,從寬掌握)    加入蔥花爆鍋    將肉餡放入熱油鍋中,攪拌,    待肉餡熟(變色)后,加入醬,攪勻,    大約攪拌兩分鐘后,即可(此處不嚴格,一般香味出來就行)    裝碗    水燒開(如下意大利干面條,涼水就下,省時間。           否則,煮半個小時。沒事,泡不坨,要不怎么意大利呢)    下面條    面條熟,撈碗里,加上炸醬一大勺,拌勻。    咪西咪西體會:化工夫!光找替代品就要有神農嘗百草的勁頭子。      有條件要上,沒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 <后来有人指出要配两根脆黄瓜> (乙)<始流传于11/03/1993>               飯譜二                面兒粥 (探索版)炸醬面吃了快倆月了,今天貼一版如何熬稀粥。原料:1.玉米面(曾用名:棒子面兒)二兩        超級市場的品種很多,別買加了糖或鹽。粒度要大的,        太細了不靈,那是做“馬糞”的。多買几次就知道了2.水半鍋        鍋口徑大于八寸,深度大于四寸操作步驟:1.玉米面放碗里調成糊狀2.水燒開3.玉米面糊倒入鍋中,不停的攪拌4.煮……開始越煮越稠,到一定時候不再稠了就算得了一般飯譜到這兒就完了,可面兒粥不行。這喝法有講究,馬虎不得,不能誤人子弟。吃法工具:海碗一個,直徑大于五寸。        千萬別來筷子,叉子,勺子之類的家什,切記!!!!!!!步驟:1.把粥倒入碗中2.涼至碗底不湯手為止        千萬不能急,面上涼了下面燙,要出人命的!!!!!!3.捧(讀旁)這碗把粥嘴里倒,倒完了,那碗才叫一個干淨,保你顆粒歸倉。        一用勺子筷子,那碗里就千溝萬壑了,不舔弄不干淨,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杂谈:饮食男女 | Leave a comment

关于彭桓武的老文章

既然提到了,就回去考考古。 <10/06期间,有人贴了一个贺贤土写的关于当年原子弹理论计算的回忆文章> <我写于10/8/06> 原先我手上有一本<彭桓武文集>. 那些年的几篇文章是化名发表的(物理学报,中国科学一类).问题也都是同武器无关的.都是热力学问题.解边界问题.可那边界怎么看怎么都不象锅炉.–BG 10/8/06 <嚎写于10/8/06> 鲤鱼给出的这篇文章大概是早两年写的,因为彭桓武的岁数比他说的又大了几岁。 读这篇文章,实在不要什么数理渊源,恕我直言,连史料、趣味都泛泛,我pass。 想不到不光还私藏<彭桓武文集>。彭桓武这样的老一辈倒是一个好话题,去年看电视里见到采访他——老先生据说绝少接受采访。耄耋老人,回忆起中学、研究生生活,仿佛网上闲谈。他说当年找了一个野鸡中学,骗个毕业证好上清华。说起自己功成名就的HHP公式,啊,头一个H是个混混——老家伙如此目中无人,实在厉害得紧。 我不知道彭桓武是不是那代人中的个例。有说他拿了双料——物理的哲学博士与真正的哲学博士(我差点就要用形下的与形上的来作定语)。除了说自己喜欢康德,他还声称自己读历史,却是读到史记就不读下去了,因为中国自那之后就不行了,读来让人生气。 这种风范,于今实在不见第二人。 ——嚎 <我写于10/9/06> For Ref http://www.cctv.com/program/dajia/20040302/100472.shtml –BG <今天的补记> 采访时他自己没说。彭桓武在英伦三岛当过Max Born 的研究生。Erwin Schrödinger的工作助手。 两大重磅级的诺贝尔奖导师。其中马克斯波恩是在他回国后才获奖的。 嚎吊胃口声称,采访节目的书面版本很多有趣的细节被删去了。就是这样也是足够精彩了。–BG 1/13/07

Posted in 读书:随笔 | Leave a comment

珈利略,物理直觉,及其他

<由<发现>杂志的“好科学写作”的单子再次被提起来,随感而发。> 珈利略,物理直觉,及其他 我觉得珈利略的贡献一直被世人小看了。我觉得WIKIPEDIA的评价很公正。三个"之父"! 但是在普通人眼里,珈利略只是一个惹教廷生气,勇敢的支持"日心说"的斗士。 在我的眼里,珈利略是一个直觉非常好的物理学家。举两个例子。 1)大家都知道惯性定律是牛顿第一定律。其实惯性定律早就在100年前就由珈利略提出来了。那时候没有微分的概念,没有加速度的概念。确实,如果没有数学工具,让人脑子直观的想象出一个二阶导数的东西,实在困难。但是珈利略完全是靠逻辑,完全靠思辩,考假想实验,就得出了"动者恒动"的惯性定律。"A body moving on a level surface will continue in the same direction at constant speed unless disturbed." 在珈利略之前,人们普遍承认的是亚里士多德的运动学。运动一定要有力不断地施加上去。这是相当朴素的常识,没有马不断地拉,马车不动。 珈利略是这样想的。一个V形的斜面。从V的一个左顶端放下一个球,这个球会达到V的右顶点(严格说来"几乎达到")。这个能够用实验证实。如果不断地将V的右端变得平缓,高度不变,这个球依然能够达到右端的顶点。这些也能用一系列实验证实。下面有意思啦。好吧,假设这个V的右端是无穷长……。原则上,这个球也会达到右端的(假想的)顶点。只是不同的是,这个右顶端是无穷远,这个行程是无穷长,所以这个球会一直不断地走下去……。直到达到那个无穷远的顶点。这就是那个极限的V字_______________看到这里,我倒吸一口凉气。古人思维之巧妙,不服不行。 2)谁还记得自由落体的"奇数定理"?珈利略对自由落体的贡献,世人宣传的大多是比萨斜塔。其实珈利略有非常定量,非常正确的定理一直被人忽略。这就是"奇数定理"。 奇数定理陈述是这样的。自由落体在第一个单位时间内降落的距离是单位距离1,从这一点算起,下一个单位时间降落的距离是3再下一个单位时间降落的距离是5再下一个单位时间降落的距离是7再下一个单位时间降落的距离是9再下一个单位时间降落的距离是11再下一个单位时间降落的距离是13…….反正都是奇数。非常漂亮的定理。时间和距离的关系列表如下:t S1 12 4 =(1+3)3 9 =(1+3+5)4 16=(1+3+5+7)5 25=(1+3+5+7+9)6 36=(1+3+5+7+9+11) 看见没有,这就是著名的 S=1/2 g t^2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读书:随笔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