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November 2006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有了美感你就喊

欣赏美女–务实篇 "有了美感你就喊" 这是上回引的李笠翁描述美女品萧的优美之处。 或箫或笛,如使二女并吹,其为声也倍清,其为态也更显 ,焚香啜茗而领略之,皆能使身不在人间世也。 人说,这老家伙,净吊人胃口。这等神仙般的美景,何处得见?别说,这世界上风雅之士还是有的。懂得品赏女人的人大有人在。 话说香港有一个玩电影的叫王晶。王晶1996年监制了一个电影叫<玉蒲团II之玉女心经>。1997年版该电影的的VCD封面就是一幅美女笛萧图。李丽珍吹笛,舒淇品萧。舒淇的秀发红衫,李丽珍的玉手白裙。两位一等一的美女,在笛萧的配衬下,别具一番风韵。美不胜收,呼之欲出。 香港,真实藏龙卧虎之地!只有香港的咸湿佬,才能对美女解释的如此透彻,才能营造出这种优美的景色。 尽管这个电影是三级的,但是这个封面却是给人脱淫入美的感觉。 电影一般,里面也没有真正的笛萧并吹的场面。但是策划人将这个完全不相干的场面,单独拍摄放到了封面上。这策划人真是知道如何开发美女的价值。对己增值,对外增色。凭现仙界一大美景,顿增人间十分享受。 美,需要你去发现。神仙之所以是神仙是因为他们善于发现。 ——大约十年前,有过这样一条讨论主线就是谈论当红pin-up美女。始作俑者自然就是一帮"不正经"之人(古狗一下就知道了)。对美女,之前有贩辛迪克劳芙的,有贩帕玛拉安德森的。舒淇是那次我们贩的对象。在那之前,传个图片要用uudecode才行。当时一个叫bluebird的人长期不断地扫东方美女传到新闻组里。对于"蓝鸟"的身份,当时就是个迷。蓝鸟的图质量特高。倒不是由于分辨率高。而是他处理的特好。同一幅图,别人扫的就不如他扫的那样吸引眼球。从色调到对比。我是特别佩服他(她)的审美。对于他的持之以恒造福网民的精神,用"他是人民大救星"一点都不过分。言归正传。舒淇图片也是蓝鸟的作品。自然少不了那批有零件的。我们贩的时候舒淇已经入道了但并没有走红。当时这我们一帮人(由于要上博,实在不便提名字)就看出来这女子可是了不得。美得了不得。一个特出色的pin-up美女。尽管大家各自对那一张最有代表性有分歧。美这个东西本来就是可以见仁见智的。但是总体意见并不左。因为是臭味相投的原因吧。谈论延续了大约一个星期。那年她二十岁。她五官的搭配确实非常不错而且可塑性很强。上半身也相当可观。下半身除了有一点"圆规"以外也是很完美。作为泳装pin-up这可能是缺陷,但是作为演员"圆规"就不太重要了。而且她才二十岁,长长就会丰满起来的。作为演员她优势就是可塑强。作为同是"黄埔二期"的"同脱"们,钟真和徐若萱都是娃娃脸,照相可以,显得纯真。但排戏戏路太窄。这是我当时的观点。网上十年,除了图片以外,很多文字资料已经找不到了。这真是很有趣的网络现象。现在还有多少人知道时代周刊亚洲版十年前曾经专文介绍过舒淇,而且是大名鼎鼎的影评家RICHARD CORLISS抬的轿子?这篇文章简单的google已经找不出来了。这是一篇非常有见地的文章,是在她获金马奖提名后写的(当时还没有获奖)。文章讲了一个电影灰姑娘的故事。写的很美,又有点凄凉。 欣赏美女,就要说出来。如果是身边的美女,如果有可能,也告诉她,让她高兴高兴。毕竟是娱人娱己的好事。美女听见了,也别觉着是"臭流氓在耍流氓",像挨了奸似的告警察。没人欣赏你,你这美女当得也太浪费了。当然这里有表达的技术问题。技术含量还不低。警告。如果是本单位的美女,如果你在美国这种清教徒地区,最好敬而远之,省得犯错误。 "有了美感你就喊"。这也是李笠翁要告诉我们的。欣赏美人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贩三级星又怎么了。难道她不是美女吗?唯大英雄能本色,是真名士自风流。当正人君子们不齿我们讨论美女的时候,保不准他们回家自己偷偷打开图片喵两眼。如果诚实地作一个统计,没有看过舒淇零件的中国男人有多少?她卖她的零件,并不能说明她不曾美丽。 几年前,有一次,不知为什么说起来,我们一群工程师说起来这样一个话题"如果当老婆,你愿意她是谁,如果当情人,你愿意她是谁"。当时一个年轻人A毫不迟疑地说:情人要舒淇。其他的B,C,D,E起哄笑他。但是B,C,D,E自己又不说他们自己喜欢谁。只是说别人喜欢的的不好。我们后来玩了一个类似于"truth or dare"的游戏。每个人必须说出来喜欢谁,然后让大家分析。当游戏真玩起来,B,C,D憋着,缩着,真替他们难受。当真让他们正当地表达一下他们自己的梦中情人,为什么喜欢时,他们一句成形的话都挤不出来。难道他们没有梦中情人?不是的。他们机器里的美女图片不少,其中露零件的也不少。他们也有自己的性幻想。但是他们不知道如何表达,不知道如何欣赏,说不出美女好在哪里,或心理上压抑不好意思说出来。但这些这并不妨碍他们用尖刻的语言评论别人的梦中情人。尽管这也许就是他自己的梦中情人。换句话说,他们的词汇里没有形容美女的好词。只有坏词。这是典型的中学生现象。把所有女人都贬得一文不值显得自己特男子汉。我想大家都或多或少经历过。但是一旦步入青年,一个男人必须要学会欣赏女人。要能正面地表达出来。将来能获得意中人的欢心。达不到这一点,无论你在QQ上是多么的风趣,尖刻,油滑,深沉。又能与多少女人拉灯上床。现实中,这不会欣赏女人,不知如何表达自己的欣赏,不懂得美。终究是个缺陷。而这个缺陷,会影响男人的婚前婚后,乃至一辈子。同样也会害了女人一辈子。 后来我们就把一个个大众情人列出来。图片放出来。一个个的分析。从各个器官的美丑,到整体搭配。再想象她们的形态(都是公众人物,容易想象出来)。关键是让大家自己从嘴里说出来。一遍,两遍,不同的词汇,不同的表达。要用好词,要幽默,要含蓄。但一定要表达出来。 这是一个很有趣的游戏。 如今这些年轻人可能都结婚生子了。希望他们记住这个游戏,记住那个热闹的不眠之夜。希望他们能讨得女人欢心。希望他们幸福。 –BG 11/30/06 Advertisements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美手经

上文提到了手足篇的赏手之精彩。现在接着就说。 我喜欢赏手这一段,因为李渔的赏手观与我的不谋而合。 因为我喜欢,原文又不长。值得一段段的评论。 开篇就是指出了手的关键性。说手是最要紧的一处。——相女子者,有简便诀云:"上看头,下看脚。"似二语可概通身矣 。予怪其最要一着,全未提起。 评:上看头,没得说。可行。下看脚,悬,一年之内,只有夏天才有可能看出女子之脚是圆润还是纤细,是丰瑞还是弓窄。这考察还是有条件的,需要女子穿凉鞋,无袜。有袜只能看脚形。当然,如果你们是非常要好的朋友,那一年四季白天晚上都能看见了。但是往往到那时候也就晚了。生米熟饭了。再怎么"相"也没用了。所以,学会看手,就像我国研制出了预警飞机一样重要。 —–然后讲了一段相学上的道理。唯物主义者尽可不信。我信。 两手十指,为一生巧拙之关,百岁荣枯所系,相女者首重在此,何以略而去之?且无论手嫩者必聪,指尖者多慧,臂丰而腕厚者,必享球围翠绕之荣; 评:命相,信则有,不信则无。但是,嫩、柔、尖、细总是给人很愉快的感觉。—-然后就转到了视觉美方面。这一点是实实在在。 即以现在所需而论之,手以挥弦,使其指节累累,几类弯弓之决拾;手以品箫,如其臂形攘攘,几同伐竹之斧斤;抱枕携衾,观之兴索,振卮进酒,受者眉攒,亦大失开门见山之初着矣。 评译:想象一下,粗大的关节弹琴,跟TM拉弓射箭有什么差别?大手品萧,跟TM握斧子有什么两样?粗手整理的床榻,睡上去有TM什么滋味(这里很隐晦)。矬手递酒,能恶心得饭都吃不下去。长这样手的人,初次见面这印象分能高? 李渔这厮也是够损的。让他一形容这女子,我吓得拔腿就跑,如果加上一个距离的话,那就是一万里,还要是英国的。 其实,"相手"在美国也是很重要。喜欢Seinfeld的应该记得这样一集。Jerry跟一个女的拍拖。那个女的样样都很出色,唯一不足就是那双"男人手"。Jerry满脑子都是那双手。注意力完全集中在那手上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那掰面包的特写。最后,Jerry跟她吹了。受不了,神经都快要崩溃了。 —–故相手一节,为观人要着,寻花问柳者不可不知,然此道亦难言之矣。 评:笠翁再次强调重要性。 —-选人选足,每多窄窄金莲; 评:这是古代,裹脚裹得千篇一律。找个小脚太容易了。就如同今天韩国女子整容整得满大街都是金喜善一样。其实,天足之下,寻一个美足也是挺不容易的。 ——观手观人,绝少纤纤玉指。是最易者足,而最难者手,十百之中,不能一二觏也。须知立法不可不严,至于行法,则不容不恕。但于或嫩或柔或尖或细之中,取其一得,即可宽恕其他矣。 评;可见美手之稀少!唉,实在不行,有一两条优点也就过得去了。美中不足也是美嘛! 综述:美女们,好好爱护你们的手吧。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随着李笠翁的思想普及,有品位的男人会越来越多,整容的女子也会越来越多。手的重要性只会与日俱增。 –BG 11/29/06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矛盾的笠翁

李渔的闲情偶记成书与他的耳顺之年。至时,下笔行文更加无所顾忌。率性之笔下,见得笠翁真性情。细读下来,深感笠翁实是参透了儒释道诸家之根本,乃是人道。 他的人道主义有时候跟现实不可避免地冲突。他的书里显现出来他的矛盾。我不觉得他是在玩弄文字,作春秋笔法。这不是本书的风格。在耳顺之年的他也不必要这样作。这是矛盾是他内心矛盾的真实表露。 笠翁的人道之处,可见于他对美人脚的态度。钟情于美人足,这其实是很正常的。女子之足确实是女子之美丽重要的一部分。取决于每个人的特殊癖好,脚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一部分。一双精致的小脚,那是上天给美女的礼物。男人爱之,天经地义。李笠翁虽也是品赏美足的高手。文章中,他讲了一些重要的品赏原则。但他似乎不愿意说的太多。用一些趣事凑满了一页。初读时我不太了解为什么。我认为,李笠翁评手的章节比他评足的章节精彩得多。当时的社会,赏小脚风气盛行。如此时尚之事,凭他的见识,凭他的文采,笠翁为什么不充分展开呢? 直到后来看到鞋袜篇,再翻回去看,我开始明白了。笠翁赏美足,但他不赏造成美足的过程。在他的手足篇里,他欣赏精致的小脚。但又说了小脚的许多不便。他是矛盾的。因为当时玩赏天然的小脚已近不可能。面对这制造出来的美丽小脚,他又能再说什么呢?就像有一件非常中你意的衣服,但是你又知道这是血汗工厂里做出来的,而且只此一家,而你又是很有正义感和原则性的人,你又怎么办?他提出了"小而不累"的原则,但这本身也是矛盾的。总之那半章文字,看着别扭,不爽。 到了鞋袜篇,他用了相当的篇幅歌颂了唐代以前的美足。与手足篇相比,这里的歌颂显得生动多了。最后将近四百年缠足称之为矫揉造作。痛快至极! 行文至此,如果女士们对李笠翁再产生不了一点好感,真该罚你们去受缠足之苦。 参考文——-人造小脚的坏处其累维何?因脚小而难行,动必扶墙靠壁,此累之在己者也;因脚小而致秽,令人掩鼻攒眉,此累之在人者也。——讥讽一味追求小脚的土豪。"宜兴周相国,以千金购一丽人,名为’抱小姐’,因其脚小之至,寸步难移,每行必须人抱,是以得名。"予曰:"果若是,则一泥塑美人而已矣,数钱可买,奚事千金?"——-赏足之趣事。向在都门,以此语人,人多不信。一席间拥二妓,一晋一燕,皆无丽色,而足则甚小。予请不信者即而验之,果觉晋胜于燕,大有刚柔之别。座客无不翻然,而罚不信者以金谷酒数。此言小脚之用之不可无也。————–鞋袜篇。 唐以前未开此风,故词客诗人,歌咏美人好女,容态之殊丽,颜色之天姣,以至面妆首饰、衣褶裙裾之华靡,鬓发、眉眼,唇齿、腰肢、手腕之婀娜秀洁,无不津津乎其言之,而无一语及足之纤小者。即如古乐府之《双行缠》云:"新罗绣白胫,足趺如春妍。"曹子建云:"践远游之文履",李太白诗云:"一双金齿屐,两足白如霜。"韩致光诗云:"六寸肤圆光致致",杜牧之诗云:"钿尺裁量减四分",汉《杂事秘辛》云:"足长八寸,胫跗丰妍。"夫六寸八寸,素白丰妍,可见唐以前妇人之足,无屈上作新月状者也。即东昏潘妃,作金莲花帖地,令妃行其上,曰"此步步生金莲花",非谓足为金莲也。崔豹《古今注》:"东晋有凤头重台之履",不专言妇人也。宋元丰以前,缠足者尚少,自元至今,将四百年,矫揉造作亦泰甚矣。 ——- BG 11/29/06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高罗配的书

高罗配的书还是"内部发行"(90版)。第一次才印了三千本。也不知道有啥可内部的。 这书是学术性的著作。而且是东西合璧的内容,对翻译者的要求比较高。译者在东方那边下了不少功夫。主要是从西文找回原文。这也是力气活。特别是黄书,那时候还要介绍信才能看到。译者后记里些写了不少找黄书的故事。西方那边译者的功力就欠缺一些了。其中之一就是对Jung C G注释不出来。只注成"(人名)"。作性学研究,不知道卡尔荣格,这不太应该。另外,对bar-do而不译也是欠缺。这就是藏密里的"中阴"。那时也应该是一个成熟的译法了。 这书确实让咱开了眼。 书中也通过诗经提到了中国的一夫多妻制。说是新娘出嫁要带侧室陪嫁。高罗配并没有展开。这是中国古代正统的侄娣制度。男人一辈子只娶一次,但是一次娶九个。省得以后纳妾了。这九个人是,正房。正房的侄女或妹妹(两位)。正房的非亲的女性(两位)。这最后两位又要各带两位侄女或妹妹。一共八位偏房。有血缘没血缘关系的都带上。这是公羊传里记载的。 说到元朝,从1284-1313年间废除了科举。读书人没有奋发向上的动力了。就都去思淫欲去了。写写戏,编编曲。其乐无穷。歪打正着。要不咱古代全是圣贤书了。 11/22/06 <评论兄弟共妻> 我国古代没有这样的规定。因为从生理上来讲,人口可持续增长的瓶颈不在男人。 其实,从当时的生产力情况下。一夫多妻是最合理的。从生物进化的角度来看也是这样的。 我们的祖先也朴素地认识到了这一点。所以婚姻法才是那样规定的。 我们先做一下风险分析。然后再看看如何控制风险。如果是一夫一妻,算女人生一个孩子的死亡率是20%生三个孩子(这样才能保持增长 3>2),女人还活着的可能性是多大?已经接近50%男人耕种打猎征战的综合死亡率应该更高。就按毛氏"七八年来一次"的战争频率。在当时的生产力之下一个小孩的存活率又是多少?就平均算50%。当然这同家境有关。贫穷的家境,存活率会更低,就算30%。富人家孩子成活率70%。而当时贫穷的人口比例还是很高的,就算80%。 就按平均50%存活。男人和女人要生六个才能三个活下来。男人和女人在这段可生育时期共同存活下来的可能性是多大? 七七八八一算。如果一夫一妻,如何满足人口可持续增长的?这可是民族存亡的大是大非问题。 风险分析下来一夫一妻,从一而终,根本行不通。 风险管理方案: 如何解决。能者多劳吧。 年轻人。先去打仗(或打猎)。这样淘汰了一批男的。英雄凯旋回来,分封土地。当奴隶主。能养活自己加上九个老婆了。 打下仗来,社会上这女的也过剩了。闲着也是闲着,陪嫁吧。什么从一而终,烈女不改嫁之类的恶习古代当时还没有。大家轰轰烈烈地就嫁过来了。 男的虽然累点。但是为了国家民族大义,忍辱负重吧。 —————— 其实那个婚姻法还有一点细节。就是这九个老婆的年龄会拉得很开。规定如果未成年女子被选上陪嫁,要等长大之后才可加入。这样侄女辈的老婆是期货。 —————— 其实大老婆是不愿意有陪嫁的。这就是为什么诗经里的那诗是陪嫁女写给正配的。恳求正配带上她们。说是大江大河都有之流,加上我们几个算个什么。 诗经,召南,江有汜 11/22/06 <关于高罗配的版本> 我的是90年第二次印刷。3000-10000册。精装 28 RMB。 这本书其实不是以画为买点。很多和画有关的地方他大多引用他的图谱<戏密图考>。 读完到这本书,充分体会到大胆假设,小心求证的妙处。考证得非常细致。 我最喜欢的是附录里对印度和中国的房中术的考证。他提出密宗的房中术实际上是从中国传过去的。这是一个很大胆的见解。 <杂论>能者多劳,最极端的例子就是蜜蜂王国。整个王国只有一个能传播后代的。整天生命不息,繁殖不止,任劳任怨。其他的蜜蜂辛勤劳动,把最好的蜂浆给老大吃。这是蜜蜂效率最高的生存方式。 现代人宣传得特假。搞的的人们都觉的狮子都像<狮子王>一家那样一夫一妻呢。 11/24/06

Posted in 读书:外国 | Leave a comment

由桃花扇说开去

<评论:1699桃花扇演出> 如今有次盛景,可贺,可羡.看来国人真正的实现了"饱暖". 我上次进戏园子听昆曲是`83年的事情.那年纪念程艳秋的什么事情,我在平安里附近的一个戏园子听的.还不全是昆曲.只有余振飞带几个学生唱了一折. 再往前就是看<十五贯>了.娄阿鼠. 戏曲,需要观众,更需要高质量的观众.那就是玩票的.是那些既有闲又有钱的社会人士.就是所谓的"寄生虫"为票友.徽班为什么不流浪了,有人养着谁愿意流浪,有大餐谁啃窝头.当寄生虫的寄生虫多舒服. 现在已经开始形成这个阶级了.戏曲真是很有玩味的东西.什么超女小刚一毛凯歌都没法比. –BG 10/26/06 <评论:思淫欲的悲观情绪> 别急,这事不能等创业的一代。要等败家的。也就是把和平演变的希 望寄托在新资的第二代第三代身上。现在也快了。思淫欲的事业是长期的,但是必然的。 戏曲,还是比电影电视的文化底蕴要深一些。几百年的沉淀,该淘汰的都淘汰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有些生命力的。电影电视,太直观。不够回味。够淫荡,不够淫靡。这种意境不是饿着肚子找快餐的人能够欣赏的。现代生活的快节奏之下尤甚。 有闲,有钱,无聊。三大要素缺一不可。 官本位的提升有效但是有限。这里有钱。但是缺了另外两样。 陈云风光的时候评弹振兴过。江青风光的时候京剧振兴过。周恩来风光的时候昆曲振兴过。 但这些都不是"有闲"人,而且太"有聊"了。国家领导人就应该这样。戏曲可以是工具,不会是追求。如果国家领导人都像尼禄一样追求艺术,那国家也是够倒霉的。 10/28/06 <论述:如何思淫欲>现代来说,其实很简单,说句很直白的话,就是"包养"。在"包养"之下追求精湛的艺术。不要被很多世俗的事情打搅。让他(她)干自己喜欢干的。当然,前提就是这个艺人对艺术真是有所追求。 这种事情在日本韩国还真不少见。最常见的就是日本的国粹"艺伎"。那种极致风韵,需要多年的培养。并不比从小进梨园戏班轻松。挂牌的艺伎,被包养的很多。富豪官宦的一掷千金之下,艺伎只要做到如何精致地表现女人最优美方方面面。这也是一种对"道’的追求。让艺伎穷困潦倒那是一种耻辱。 韩国女星里我最喜欢的就是李英爱。漂亮不漂亮那是见仁见智,主观成分很多。但她的演技真是出色。面部表情之丰富,我真是没有找到第二个可比的。不同场景,不同的气氛,她的表情就是能表现得恰到好处。十足的"实力+偶像派"。这里的韩国女孩说,她也是被包的。我觉得这样也很好。所以她不用忙不迭的接戏拍戏,忙不迭地出绯闻,忙不迭地"上位",忙不迭地提高知名度,忙不迭地走向世界。作为演员,认认真真演几个自己喜欢的戏。表现自己的才能,提高提高自己的演技。多好。 说到演员,我不知道现在的中国演员还训练不训练脸部肌肉(就是对着镜子练那种)。我反正没有见到真正演的好的年轻演员。老电影里头,你还能看见表演艺术(就是赵丹白杨秦怡王丹凤之流)。 算一下,养一个五十人的戏班子二十年需要多少钱?一亿?两亿?这还假设整个二十年戏班是一个纯粹的零收入实体。 随便几栋豪宅就出来了。 10/28/06 <论述:为何昆曲靡靡>昆曲里面有很重的江南丝竹的因素。适合于表现才子佳人。从音律的角度来说比京剧丰富。能将人骨头听酥。 但这也是它的局限。戏曲里帝王将相英雄好汉用昆曲表现就欠缺很多 。造成昆曲的曲目较窄。 京剧的覆盖面要广很多。京剧的中州湖广韵可以气吞山河,可以柔情蜜意。 10/30/06 <进一步论述如何思淫欲> 谈风月,接着谈风月。 > 现代来说,其实很简单,说句很直白的话,就是"包养"。 这一点,我国第三代核心作出了榜样。在三核心的包养下,如今我国的"第一二奶"已经冲出亚洲走向世界。促进我国的唱歌事业。超男超女,人五人六的,轰轰烈烈。不知下一代核心"关心"什么。说不定就是昆曲。一代核心能提携一个项目,也就不错了。政治人物毕竟有政治人物的局限性。 关于"第一XX"。前些天看了个老电影"My fellow American".里面的前总统落难,上厕所。边上站了个红脖子,认出丫了,然后伸脖子看丫老二。前总统说:嘿小子,俺这"第一老二"也是你看得的? 这世界上除了第一夫人,第一家庭,还有第一老二。 11/30/06 <论述思淫欲同NSF的不同> … Continue reading

Posted in 戏曲:杂谈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人欲

从上一篇说下来,李笠翁是个好人。但是别搞错了,他可不是传统理学意义上的好人。在理学卫道士的眼里,他可是十十足足的坏人。 李渔的文章主张的是人道主义。只要是合乎人道的他就宣扬。而程朱理学提倡的是"存天理,灭人欲"。在正统人士眼里,他不是坏人谁是坏人。 闲情偶趣里颐养部有一节是讲节色欲的。李渔,节色欲?开玩笑吧!这正是李渔的高明之处。你想,<肉蒲团>都写了,再写"纵欲"又能多纵出几分几厘来?今天李笠翁改了,写节欲。这市场效应如何?轰动吧! 记住,李笠翁是个人道主义者。活着就是为了过着舒服。纵欲并不是目的。节欲也不是目的。御女行乐才是。节欲的目的也是为了御女。 文中,他老人家又借机挤兑挤兑正统人士。说道德经说"不见可欲,使心不乱"真是太被动了。你不让他看见他就不想了?这根本不符合人道。长期不见欲,一旦见了,他这乱法可就不止是十倍的乱。所以,应该是"多多见欲,才能不乱"。该见得都见过了,你还乱什么呀。这是主动之招数。 原文:则老氏"不见可欲,使心不乱"之说,不几谬乎?予曰:正从此说参来,但为下一转语:不见可欲,使心不乱,常见可欲,亦能使心不乱。何也?人能摒绝嗜欲,使声色货利不至于前,则诱我者不至,我自不为人诱,苟非入山逃俗,能若是乎?使终日不见可欲而遇之一旦,其心之乱也,十倍于常见可欲之人。不如日在可欲之中,与若辈习处,则是"司空见惯浑闲事"矣,心之不乱,不大异于不见可欲而忽见可欲之人哉?老子之学,避世无为之学而忽见可欲之人哉?老子之学,避世无为之学也;笠翁之学,家居有事之学也。二说并存,则游于方之内外,无适不可。 最有趣的一段是新婚节欲。听起来甚是荒唐。但是笠翁有他的道理。新婚那是一件及其重大的事情。马虎不得。匆忙上阵,匆忙下阵,孤注一掷。全军覆没。那是要不得的。要利用正确的战略战术。围而不打,诱敌深入,以逸待劳。从战略上藐视,在战术上重视。打持久战,游击战,运动战。牢牢的掌握主动权。 原文:(我的白话出入甚大,但更军事化一些)。新婚燕尔,不必定在初娶,凡妇人未经御而乍御者,即是新婚。无论是妻是妾,是婢是妓,其为燕尔之情则一也。乐莫乐于新相知,但观此一夕之为欢,可抵寻常之数夕,即知此一夕之所耗,亦可抵寻常之数夕。能保此夕不受燕尔之伤,始可以道新婚之乐。不则开荒辟昧,既以身任奇劳,献媚要功,又复躬承异瘁。终身不二色者,何难作背城一战;后宫多嬖侍者,岂能为不败孤军?危哉!危哉!当筹所以善此矣。善此当用何法?曰:"静之以心,虽曰燕尔新婚,只当行其故事。"说大人,则藐之",御新人,则旧之。仍以寻常女子相视,而大致大动其心。过此一夕二夕之后,反以新人视之,则可谓驾驭有方,而张弛合道者矣。 看见没有。这长者的忠告。开荒不是目的,造人也不是目的,解饥渴也不是目的。目的是男女双方长期的性生活美满幸福。"驾驭有方,而张弛合道"。而且不论妻妾婢妓都是一样。如此美德,李翁,好人啊! –BG 11/28/06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

读闲情偶记偶记偶记:追求精致生活

西方人对李渔的兴趣,这还要归功于中国的有识之士向西方介绍。林语堂早就翻译过<闲情偶记>的声容部为On Charm in Women。高罗配的书上提到过。另外周作人也曾极力宣传过闲情偶趣。只是在现代大陆,李渔被归入了黄色文人的行列。如今研究他的文章,台湾的占了绝大多数。google一下就知道了。不研究他,是文明的巨大损失。 尽管他自己是有钱人,但他的文章中提倡的生活并不是奢侈的生活。相反,文章中,他的许多诀窍完全是针对穷人的,教人家如何用节省的方法享受好生活。与之对对应的是,李渔在他的文章中却不时地嘲讽富贵人家的穷奢极欲,无病呻吟,焚琴煮鹤之行径。 读完李笠翁的书,会让你会感到。享受精致的生活并不需要富有。精致的生活不需要吃珍稀野生动物。精致的生活不是抬上一桌子佳肴,然后扔掉。精致的生活不是一堆人围着你转,你可以像使唤牲口一样对他们吆五喝六。那是富有的生活,但不是精致的生活。在李渔的笔下,节俭,自然,勤快,好学就能过上精致的生活。 在现在中国,由于商业化的原因,奸商们拼命地将精致的生活同大把的人民币挂钩。同时又缺乏了像李渔这样的宣传"大众化高品味生活"的学者替群众疾呼。奸商奸儒们把群众骗得认为有钱就是高品味。没钱就不能享受精致的生活。在此愚民政策之下,使得穷人不知如何主动追求精致的生活,使得全民生活品味下降。 ———–李笠翁介绍穿衣之道开篇 妇人之衣,不贵精而贵洁,不贵丽而贵雅,不贵与家相称,而贵与貌相宜。绮罗文绣之服,被垢蒙尘,反不若布服之鲜美,所谓贵洁不贵精也。 最后说 凡予所言,皆贵贱咸宜之事,既不详绣户而略衡门,亦不私贫家而遗富室。盖美女未尝择地而生,佳人不能选夫而嫁,务使得是编者,人人有裨,则怜香惜玉之念,有同雨露之均施矣。 这段很有意思。说这些诀窍不分贫富。因为美女们并不一定就生在富家,也不能选择富有的婆家。我老人家这一片怜香惜玉之念,就如雨露一样广普众生吧。———–这是一个小小的诀窍让米饭香。 精用何法?曰:使之有香而已矣。予尝授意小妇,预设花露一盏,俟饭之初熟而浇之,浇过稍闭,拌匀而后入腕。食者归功于谷米,诧为异种而讯之,不知其为寻常五谷也。此法秘之已久,今始告人。行此法者,不必满釜浇遍,遍则费露甚多,而此法不行于世矣。止以一盏浇一隅,足供佳客所需而止。露以蔷薇、香橼、桂花三种为上,勿用玫瑰,以玫瑰之香,食者易辨,知非谷性所有。蔷薇、香橼、桂花三种,与谷性之香者相若,使人难辨,故用之。———这是给寒士的山石诀窍。贫穷也可以有追求,贫穷并不可怕,而恶俗却是断断不可有。 贫士之家,有好石之心而无其力者,不必定作假山。一卷特立,安置有情,时时坐卧其旁,即可慰泉石膏盲之癖。王子猷劝人种竹,予复劝人立石;有此君不可无此丈。同一不急之务,而好为是谆谆者,以人之一生,他病可有,俗不可有;得此二物,便可当医,与施药饵济人,同一婆心之自发也。 ———笠翁谈到女子弄琴时。他认为,尽管弄琴是很高雅,很时髦的事情。但是大家别赶时髦。学琴是很难的。让女子学琴之前,男人自己先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不是听琴的人。别人家学会弹出来了,你像牛一样的茫然。何益?讨小老婆,毕竟是让自己过得舒服。让自己难受的事情,不管多时髦,也别去扎堆。累了别人,也累了自己。一个土豪,自己爱听热闹的梆子,却赶时髦让人唱清雅的昆曲。每一曲都是皱着眉头听,别人都替他难受。 原文:然此种声音,学之最难,听之亦最不易。凡令姬妾学此者,当先自问其能弹与否。主人知音,始可令琴瑟在御,不则弹者铿然,听者茫然,强束官骸以俟其阕,是非悦耳之音,乃苦人之具也,习之何为?凡人买姬置妾,总为自娱。己所悦者,导之使习;己所不悦,戒令勿为,是真能自娱者也。尝见富贵之人,听惯弋阳、四平等腔,极嫌昆调之冷,然因世人雅重昆调,强令歌童习之,每听一曲,攒眉许久,座客亦代为苦难,此皆不善自娱者也。 ————-这类文字还有很多很多。 –BG 11/28/06

Posted in 读书:随笔:闲情偶记 | Leave a comment